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66】失去初吻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956 2016-07-05 18:05:01

    其实凤幻凰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也不喜欢做善事,但更不喜欢做坏事,她喜欢自由自在,没事给自己套枷锁做什么,自讨苦吃。  

  她们的位置不错,二楼第二佳的观赏位置,刚好位于拍卖台的斜上方,如果实在看不清,桌子上的水晶球也可以显示拍卖物品。  

  那个鲛人似乎在哪里见过来的,虽然她记不起来了,但直觉告诉她,救了她或许还有更有趣的事情。  

  “凰儿你想要这个鲛人吗?哥哥/我给你买!”  

  只见凤倾狂和寒醉渊同事开口道,看的凤幻凰着实一阵无语。  

  底下竞争的十分火热,甚至连隔壁雅间的人都出价了。  

  “这个是来自云荒古界的鲛人一族,话不多说,起拍价100万青晶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万青晶币。”  

  “真的是绝迹的鲛人吗?”  

  “你没听错,就是鲛人,剖开鱼尾,还可以与鲛人双修。”  

  婳笙歌说都这里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又火热了三分,这么美的鲛人,不知道谁有幸拍到,到时候还可以共赴巫山云雨,想想都令人激动。  

  “200青晶币。”  

  “就200万你还敢来,本少爷出500万青晶币。”  

  “鲛人身价可不止这点,本公子出2000万青晶币。”  

  “既然知道鲛人身价不止这点,那就应该多带些钱,5000万青晶币。”  

  “都别和我抢,500万蓝晶币。”  

  “为啥是归你,600万蓝晶币,拼了。”  

  “……”  

  婳笙歌看着加价的人越来越多,场下一片混乱,看来压低价格拍卖效果更好啊。  

  “喂,鲛人到底有什么魅力啊!”  

  凤幻凰闲的无聊戳了戳寒醉渊的胳膊,暂时她是不想叫价了。  

  “鲛人活跃的年代是在几千年前,泣泪成珠,价值连城;织水为绡,轻若鸿羽;膏脂燃灯,千年不灭,可惜的是鲛人不会说话。”  

  “是吗?那倒也真是可惜。”  

  这个世界的鲛人和她们哪里的真像啊!她们宛若最精致的工艺品,可惜不能说话。  

  “说好的,去帮我叫价。”  

  “就你精。”  

  寒醉渊哭笑不得的摸了一下她的头,这样对小狗的方式对她行不通,感觉有损尊严,她堂堂长老居然被人摸头了,还不止一次,说出去让她的老脸往那里搁啊!  

  “1000万紫晶币。”  

  淡淡的声音落了下去,不同于对凤幻凰时的温和,现在是夹着寒冰一样的温度。众人惊讶谁能出的起这个钱,但当她们看到那个方向时,心中十分敬仰,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全部沸腾了起来,执法队拦也拦不住那群发情的少女。  

  “1000万紫晶币一次。”  

  “1000万紫晶币两次。”  

  “1000万紫晶币――三次,恭喜这位公子拍下鲛人,稍后送到您的雅间里。”  

  因为一群女生太过疯狂,本来还想叫价的人声音都被掩于这群女人的尖叫声中了。  

  看着别人轻轻松松拍下了鲛人,其他雅间里的人都是一阵郁闷,执法队的人花了好大功夫才平复了这群女人的声音,他们默默的吐血,今天可能是他们最累的一天。  

  当众女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雅间的窗户已经关了,她们默默决定等会儿一定要问到他的姓名。  

  “想不到你魅力这么大啊!”  

  “行了,别埋汰我了,我魅力要是大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寒醉渊捉住她作怪的手指,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脸,似乎觉得手感很好,又忍不住捏了几下,旁边三个单身狗幽怨的目光直直射了过来,可是她俩好像压根就没看见。  

  “谁说我不喜欢你的……不对,我什么时候埋汰你了,我说的明明是实话,看我这多么真诚的眼睛,你好意思我说骗你吗?”  

  凤幻凰才开口便发觉自己说错了,接错话了怪她吗?她没有看到他在她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那一抹喜悦,他一直以为他魅力无人可挡,当碰上这丫头后,他才发现他的魅力对她压根没用,让他挫败了好一阵子,他在想,为什么他就不能再帅一点呢?  

  要不是她从小有个很帅的青梅竹马陪她,要不然她估计就沉沦在这男人的样貌里了,他长的太妖孽了,她想不通,一个男生怎么可以这么妖孽。  

  “你说你,一个男人长这么妖孽做什么?让我的容貌情何以堪。”  

  凤幻凰在不知不觉间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说出来后她十分后悔。三个男生齐齐打了一个机灵,围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原来丫头不喜欢妖孽啊。”  

  他撇了撇嘴,睁着大大的眼睛,一副被虐待的委屈模样,让她心里无端生起几分罪恶感。  

  那个鲛人不知道何时摆了进来,看着这场景,饶是她都一阵错愕,两三成团的,她这算是被晾到一边了吗。  

  “我又没说不喜欢你。”  

  “那丫头就是喜欢我咯。”  

  “你……”  

  看着他嘴角那一抹狡黠的笑容,她才意识到被耍了,想打他吧,下不去手,不打吧,他太欠揍了。  

  “丫头不说就是默认了,丫头这么诚实,就给你个奖励吧!”  

  “唔――”  

  当两片凉凉的东西贴上她的嘴唇时,她的脑子乱的如同毛线团一样,瞬间死机,他的灵舌撬开她的牙关,乘胜追击一般的肆无忌惮的扫荡她的口腔,直到她脸憋的通红时,他才放开了她。  

  她用左手撑着身体,右手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但口腔里都是他的味道,他扳着她的脑袋,摩挲着她红红的唇瓣,笑得格外妖娆。  

  她直接推开他,她的初吻啊,居然被这个男人给夺走了,她恨得咬牙切齿,拿起一个茶杯,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完了茶,茶水顺着嘴角流到了衣襟上,让他呼吸又急促了几分。  

  这何尝不是他的初吻,这小猫儿张牙舞爪的样子倒也真可爱,不过今天占了她的便宜,改日不知道她会怎么报复自己。  

  “哼!”  

  “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  

  “理由。”  

  “丫头太美味了,控制不住。”  

  “……”  

  以后见面最好还是远离他吧,都怪她放松了警惕,居然让这家伙占了便宜,她没有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喝干他的血都是对他的仁慈了。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还想有下次!”  

  “……”  

  “卖萌可耻。”  

  他拉着她的衣袖,活像被抛弃的怨妇,那小媳妇儿模样让刚刚讨论完的凤倾狂三人,都是在不同程度的憋笑,这可苦了鲛人,被晾了半天,一个人都不理她。  

  “诶,鲛人什么时候被搬过来的?”  

  凤幻凰靠近了些打量着鲛人,她的耳朵附近都覆盖着蓝色的泛光鱼鳞,耳朵是类似于小扇子一般的剔透海蓝色,额前佩戴着蓝色棱形宝石,精致无比,阳光让她的鳞片变得更加美丽,鱼尾与身体的转变处也有细小的鱼鳞,她看上去十分虚弱,身上还有绳子的勒痕,念及此,她眼底就划过一抹怜惜。  

  本来应该自有生活在海洋中的鲛人,却在大陆上四处奔波,还被人虐待。  

  “你叫什么?”  

  鲛人手摸着特制的琉璃上,打量了她好一阵,确认她没有危险后才缓缓开口。  

  “我叫云歌。”  

  浅浅的声音,十分柔和,十分清冷。  

  “你是其它种族与鲛人结合的产物吗,真正的纯种鲛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是,我的母亲是鲛人,而我的父亲,却是一个仙。”  

  “难怪呢。”  

  寒醉渊问出来心中的疑问,他在《天地经年史》上看见过有关鲛人的记载,她们可以吟唱出独属于自己的歌谣,但是却是不能说其他族类的语言。  

  “其实鲛人中有两类可以说其他族群的语言,一类就是我这样的混血儿,另一类就是鲛人中的皇族,上天赋予她们了最好的一切,是那般完美无瑕。”  

  云歌笑了笑,差点让几个大男人失了心魂,因为鲛人可勾人魂魄,她们的幻术与妖族皇族的幻术不分伯仲,这是她们至今没有灭族的原因。  

  “可惜,我活不过几日了。”  

  “为什么?”  

  凤幻凰皱着眉头,毕竟她可不想刚救了个鲛人,隔天她就死了,那她就这东西做什么,浪费钱吗?  

  “凡界的空气太过混浊,我的身体受不了,加上这几天一直在奔波,恐怕快要撑不住了。”  

  云歌苦笑着,鲛人是受不了太过混浊的气体,她们生存的环境是极其纯净并且灵力充沛的地方,说实话,凡界她们是受不了的。  

  “不如把她交给我们,我们带她回家族疗养!”  

  “那就谢谢了。”  

  “我们是兄妹,谢什么,要真想写,下回等我们来了就做一桌吃的吧。”  

  “好啊。”  

  凤幻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们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肯定有能力保护云歌,相反,她若是不让他们带她离开,害的是她。  

  “这可是我出的钱……”

冰封之羽

昨天去了山区,空气比城市好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