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63】三位哥哥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4530 2016-07-01 15:14:48

    一棵巨大的古树,盘虬卧龙般扎根于土地,四周都是凤凰树,火红至极,耀眼至极,在夏天徒增一抹暖色。凤凰树花期比樱花要长,长的多。  

  凤凰树,取意于“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看上去极美极美,只是不太适合凤幻凰罢了。  

  凤幻凰站于树下,静静的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只是身边有一个十分聒噪的人,遇上这三个人她觉得她的底线又刷新高,尤其是凤倾夜,她们辩论了十几刻钟,只是奈何三人对一人,打不过。  

  “诶,夜公子,你怎么跑到此处来了,是嫌我哪里环境不好吗?”  

  “对了,另外二位公子呢?”  

  淡淡的话语,带着疑问,在瞥到一抹身影的时候,古井无波的心灵顿时掀起了巨浪,凤幻凰往声音的来源望去,嘴角微微一抽,这家伙,怎么在这儿,原以为弄丢了姐姐已经够倒霉了,没想到还有更倒霉的。  

  话说姐姐这里吧,有点惨。  

  “放开我!”  

  “不放。”  

  “我渴了,给点水。”  

  “等到了目的地再给。”  

  “我饿了,要吃东西。”  

  “车上没吃的。”  

  “那就去买呗。”  

  “主子吩咐你不能出去。”  

  “……”  

  “……”  

  有一种东西叫做充满怨念的看着你,而你视而不见,最后疼得还是自己的眼睛。  

  戚珀对着这个木鱼,软磨硬泡,不让她出去,不给她松绑,连水也不给一口。  

  在马车里当真是无聊透顶,而且她可以感觉的到,驾车的小厮和旁边这位,长的是儒雅公子,脸上却面无表情,手中羽扇摇给谁看啊!奈何她打不过啊,才开始他们还没有绑她,只是因为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想逃,最后直接把她绑了个结结实实。  

  此刻戚珀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马车,并没有在地上跑,而是在天上飞着,能花的起如此大手笔,只有可能是蓝家那群变态。  

  “戚珀姑娘别在唠叨了成吗?你以为我想绑着你啊!主子的命令必须得听。”  

  她才来这里几小时,就碰到这些事情,让她怎么想?  

  她不知道的是,蓝家眼线遍布羽雾,而且,千年前的浩劫将至,她们只能尽快寻找和天命之人有关系的人,以助凡界脱离危难。  

  “好巧啊!凰儿,在这儿也能遇上你。”  

  “真是甚巧,呵呵。”巧你全家。  

  寒醉渊满心欢喜,又带着惊讶,她不是在魔兽丛林吗?天呐,她居然活着回来了!对于一个没有任何灵力的凡人,进去等于找死。  

  她想,她会告诉他只是因为把人家水系灵宫给劫了一遍,还给弄塌了吗?  

  在走的时候她分明感受到了一道十分强大的波动,在魔兽丛林最深处,奈何她实力太弱,无法深入,若不是师傅与紫玥,保护,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原来你叫凤幻凰啊,以后我叫你小凤凰吧!”  

  比起寒醉渊,凤幻凰更想弄死凤倾夜,实在是,神烦,聒噪都不能形容。  

  “夜公子,她不太喜欢和人亲近。”  

  “哦,原来你不是人啊。”  

  寒醉渊的脸瞬间黑了一大半,凤幻凰看见寒醉渊吃瘪,心情莫名好了很多,不由得轻笑出声,但显然,这副身子骨还是太弱,才笑了一下便咳嗽了起来。  

  刚刚赶回来的凤倾烈和凤倾狂,拿着刚买的东西疾步赶了过来,以为是她又出了什么岔子。  

  “幻凰,把手伸出来,我替你瞧瞧。”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只是刚刚太激动了。”  

  “还是让大哥看看吧,不然我们都不放心。”  

  凤幻凰倒是觉得莫名其妙,这种关心的目光让她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在她的生活中,除了她的本家人以外,还有她最好的朋友以外,看她的目光都是鄙夷的,不屑的,敬畏的,恐惧的,都在排挤她,她以为只是她太弱,她终于变强了,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是敬畏,没有任何人愿意与她交朋友,她的下属对她言听计从,她的同学对她敬畏有加,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她已经体验太久了。  

  寒醉渊感受到她身上的,那种忧郁的神情和气质,伸出有力的臂膀,将她圈入怀中,他忽然不愿意放开她了,她的身体那么软,那种淡淡的樱花香环绕于她的身边,那个画面是绝美的。  

  三位大哥齐齐一愣,有些无语的看着寒醉渊,这是什么意思,宣示所有权吗?  

  凤幻凰正在回想往事,忽然被人抱着,后背紧紧贴着那火热的胸膛,她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但却并不排斥他的拥抱,仿佛,这是她们前世的愿望,仿佛,她们本来就是一体。  

  这种想法一出来,她就有些无语了,天呐,最近我要吃药了……  

  “幻凰,你的身体状况……”  

  “我知道。”  

  “……”  

  全场静默,不知何等原因。  

  “要不,你认我们做哥哥吧?”  

  “是啊,小凤凰,我们连个妹妹都没有。”  

  “……”  

  几个男生围绕着凤幻凰“苦口婆心”的絮叨着,看着他们怨念的眼神,露出了一抹好笑的神情。  

  “好啊!狂哥哥,烈哥哥!”  

  “还有我呢!”  

  “就不叫就不叫,你能把我咋?”  

  她傲娇的撇过头去,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但是这个动作让她的半边脸都贴上了寒醉渊的衣服上,来自梅花的冷香,飘入她的鼻尖。  

  “听见没,小妹叫我狂哥哥了!”  

  “也叫我烈哥哥了!”  

  “你俩没义气的,祝你们一路顺风半路失踪。”  

  师傅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想起曾经的生活,她的姐姐待她极好,可是她啊,居然会听信外面谣言,妖星吗?这一世,若寻得你转世,定护你平安,哪怕我魂飞魄散。  

  “狂哥哥,那我这身子可还有救?”  

  会医术的是凤倾狂,她对他们的家底一无所知,却愿意相信他们,三个大男人心中齐齐一暖,不为其他,就为她的这份信任。  

  “走,回客栈说。”  

  “啊――”  

  凤幻凰惊呼一声,她身子还没烂成那样,被别人抱起来,或许是她这辈子最不能接受的事,她从未与任何男人有这么近的接触,才开始那个只是意外,无意识情况下她也不好控制。  

  “放我下来,我还能走。”  

  “我们先回去商量方法了,赶紧过来。”  

  在凤幻凰无语的目光下,凤倾夜拉着两个哥哥先走一步,凤倾夜,你丫肯定是故意的。  

  “我们也走吧。”  

  凤幻凰忽然感觉到一个凉意,不由得缩了一下,她向四周望去,一群女人正用眼刀凌迟着自己,倘若眼刀能杀人,她已经被碎尸万段了,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她也是镇定自若。  

  “哇,好俊的小哥!”  

  “这女人何德何能,居然被这么帅的哥哥抱着。”  

  “为什么被抱着的女人不是我。”  

  “这女人真是好福气!”  

  “……”  

  “让开。”  

  短短两个字,众女觉得一盆冷水破的她们心底发寒,顿时寂静了起来,凤幻凰却没有一点事,确切来说她都不想理这些女人。  

  在众女惊恐的神情中,终于送走了他俩,在寒醉渊宠溺的眼神中,她仿佛看到了那个顶天立地的人,她那里知道,醉渊公子,又称“仙渊公子”,更不会知道,他们曾经有过多么深的羁绊,“即使是放弃天下,我也不会再放开你的手!”  

  “凰儿,你发什么愣呢?”  

  寒醉渊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她这才惊觉,已经到了一个包间,更崩溃的是,她的三位大哥都在看她,她脸红的堪比苹果,感觉头上都可以冒出一缕一缕的白烟了。  

  “咳咳,这里是哪里?”  

  “醉仙楼,原名尘梦楼,以前那个名字不好听,被改了。”  

  “咳咳咳咳!”  

  这么随意,醉仙楼楼主真是够了。  

  她不知道在她进入魔兽丛林的那段时间里,醉仙楼楼主大肆且高调的,把尘梦楼里里外外都翻新了一遍,还改了名字。  

  不过,倘若她知道她身边这位就是醉仙楼楼主,不知道会是何种表情,何种反应。  

  “小凰,我记得魔兽丛林中有一座水系灵宫,而水系灵宫中封印着一种力量,可以帮你脱胎换骨,想要清毒,还是得找到上古至宝,不过我想只要一个灵珠应该能清除,凡间的毒药毒素不是很强,如果你是中了魔界至毒,估计回天乏力。”  

  “灵珠?”  

  “九极灵珠,凡界应该叫玲珑灵珠。”  

  “我记得我好像有一个类似的东西。”  

  凤幻凰喃喃自语道,她思索许久后,想把那东西拿出来。  

  “可惜那是上古至宝,现在应该不可能会被找到吧!”  

  凤倾烈和寒醉渊同事说道,寒醉渊曾经试图找过,结果差点惹上乾坤阁的那个尊上,想想也后怕。  

  “这个是吗?”  

  凤幻凰拿出两个珠子,由内而外发出淡淡的光辉,红绿相间,分外刺眼。  

  “二弟,布结界,三弟,还有那边那个,过来护法。”  

  “小凰,你要忍住,吸毒时可能很痛。”  

  “笑话,我怎会怕这种痛?”  

  凤幻凰的话让凤倾狂有点疑惑,心想她到底受了多少苦,很多人都撑不过这一关。  

  “我要开始了。”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做这种事情,千万不能有半点分神,不然两败俱伤。  

  他口中念着晦涩的咒语,手上也不闲,一笔一画,画着繁复而玄奥的图案,一遍又一遍,仔细倾听,遍会发觉,这咒语和逆颜念的有异曲同工之处。  

  他念的是上古卷轴记载的《玄灵决》仁者篇,世间万物,仿佛都被他控制,灵珠缓缓浮起,不断绕着圈,被一股力量所控制,强行禁锢住它们,绕着凤幻凰一圈又一圈。  

  渐渐的,一丝丝若云烟一般的黑气被吸出,凤幻凰的身上有一层白雾护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毒还有一部分没有清除。  

  “咚咚咚!”  

  敲门声在这时好巧不巧的响起,扰的凤倾狂差点被反噬,灵珠的力量极为彪悍,只受它们主人的控制,他人强行控制,它们自然会反抗。  

  凤倾狂的汗快湿了额前的发丝,他又加强了输出,强大的气浪让护法的两位和加固结界的一位,都齐齐感受到了压迫。  

  凤幻凰只感觉她的身体越来越轻,经脉似乎被一点一点疏通,那一点黑色的,沉淀多年的旧毒变为黑气被吸出体外,若不是雪凤和晓凌及时醒来护着她,她恐怕会被那强大的力量所伤。  

  外面敲门的似乎不耐烦了,准备直接找人把门撞开,门在这时候开了,一名满身是汗的男子斜靠在门框上,妖娆一笑,几个敲门的侍女脸皆是一红。  

  “奴婢们只是来问一下,各位公子要不要参加接下来的拍卖大会。”  

  当她们抬头望见屋内另外三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满身大汗的时候,暧昧一笑,她们以为为什么半天敲不开门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公子在玩一些游戏啊!凤幻凰只道,误会啊误会。  

  “牌子放下,然后出去。”  

  “是!”  

  她们毕恭毕敬的走着小碎步,退出门外,顺便关上门去。  

  “灵珠还你,我们出去换衣服。”  

  “还是我出去吧,你们出去可是便宜了那些饿女。”  

  在灵珠接近凤幻凰的时候,化为一抹流光进入她的眼眸,听着大哥的话,她觉得一阵暖意缠上了她的心。  

  “主人,听的到吗?”  

  她走出包间,关上了门,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他试图与她进行交流,没想到成功了。  

  “你是谁?”  

  她看不见他的实体,差点以为自己幻听,四周一片虚无,黑白两色格外单调。  

  “我叫玄冥,是轮回玄幽瞳的守护兽,同时也是你的灵魂契约幻兽。”  

  他本来应该是沉睡的,可是这女人运气格外的好,才开始因为她体内毒素太多,九极灵珠无法融入她的身体,现在毒素清理的差不多了,终于可以融合了,难得她是九极灵珠的命定主人吗?  

  青鸾山峰的时候,他因为救了她,而且帮她穿越了时空,结果害的自己的力量耗尽又陷入了沉睡,不出半个月,她又去了木系灵宫,还找到了雪凤神殿,雪凤认主,他的实力恢复了一点,但还不足以与她的灵魂力作比较,于是想等他的力量足够脱离她的灵魂力量的禁锢,结果她又跑到了魔兽丛林,他借她身体手撕了魔兽,谁料她竟跑到了水系灵宫,水系灵宫的水源是地老泉最终注入的地方,而不老泉刚好克制他,幸而她寻得战神留下的那份力量,他想借那力量突破,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他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最后,他因为用力过度又沉睡了过去,结果这丫的都不让他歇会儿,又找到了两颗九极灵珠,让他吐血三升,又醒了过来。  

  “哦,你有什么用?”  

  “要不是当初被封印,我何苦沦落至此。”  

  “不还是没用吗。”  

  “等等,丫头,虽然我还未完全解开封印,但是我可以保你在神阶以下的人的攻击下安然无恙,而且轮回玄幽瞳本身就是天地至宝,只要你实力足够,便可以解锁所有功能。”  

  玄冥把所有家底都吐露出来,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话说他不是人吧。  

  “我们换好了,可以进来了。”  

  大哥凤倾狂的声音落下,充满了宠溺,让她不由得一阵哭笑不得。  

  “凰儿想买什么可以尽情买,我们四个都不差钱。”  

  “放心,我不会辜负你们的好心的。”  

  这下轮到寒醉渊哭笑不得了,这丫头还真是,不客气啊,不过他就喜欢这样的丫头。

冰封之羽

下一章拍卖开始,下午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