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61】水家叛徒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703 2016-06-26 15:05:14

    翠绿的荷叶丛中,亭亭玉立的荷花,洒满了露水,含苞待放的荷花,露出了尖尖的小角,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又像一个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定睛一看,荷花丛中架起一座王莲之路,大大的王莲之叶,散乱的分布着,只见两位少女围在一具水晶棺椁前,一位黑衣霸气倾城,一位黄裙淡漠殊离。  

  她们似乎对面前的棺椁毫无办法。  

  一旁被当成空气的师傅看到自家徒弟,那投过来的求助的眼神,不由得一阵头疼,但还是得回答。  

  “你后面跟着的水家叛徒对这最熟悉,别问我。”  

  看着自家徒弟那疑惑的眼神,只能扶额叹息。  

  “燃月,原名水镜月。”  

  对于凤幻凰之前经历过的事她都是十分熟悉的,接触过什么人她也都知道。  

  这一世,她的运气太好了,希望能改变那个结局啊!  

  “燃月?”  

  “主子是想问这水晶之棺和这水系灵宫的事吧!”  

  那语气,不是怀疑,而是笃定,从踏入这个宫殿开始,她被尘封的记忆就已经慢慢出现了。  

  没错,她是水家的叛徒,自从叛离水家开始,就一直被追杀,无数次的受伤让她的心麻木了,最后躲到了凡界,认了一个主子。  

  其实她一直都跟着凤幻凰,只是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是她的能力。  

  她一路上见证了凤幻凰所经历的所有事,对她还是十分佩服的。  

  “羽雾有五行灵宫,封印着五种不同的东西,水系灵宫中的水晶之棺里……是光明精灵的力量。如今主人力量太弱,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对于当时出现的,那个魂魄状的东西,突然出现接住凤幻凰,她其实都看在了眼中,主不说,她不问。  

  与此同时,地面上出现了一伙人,一男一女一精灵。  

  “没看错吧!银华,主人当真在这下面?”  

  渐变的紫色波浪卷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虽然看起来只有11、2岁左右,但眼中的桀骜与年龄严重不符合,紫色的华丽裙摆,似乎闪着流光,眼眸中有散落的星辰,整个人像一个妙龄女孩,没有心机,只有单纯与善良。  

  她看向另一个银色短发少年,冷硬的轮廓透露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十分简约的古装,只有两层单衣,肩膀上趴着一只和他有着七分像的娃娃。  

  “你别忘了我的能力是预知与感知。”  

  和他在一起说话简直就是自找没趣,果然只有仙蝶姐才能治她。  

  这里居然有个结界,能力似乎还很强,不知道是谁布下的,反正以她们的力气也打不开,顺其自然吧。  

  “大哥,能不能赶紧找到主人,和这小魔女在一起太煎熬了。”  

  谁料银华手指一弯,把银灵呈抛物线状扔到了小魔女手中,银灵充满怨念的眼神被银华无视,不过现在他应该担心的是他的小命。  

  这几天主人也没管他们,于是他们偷偷溜了出来,把魔兽丛林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到之处,魔兽们都自动上缴宝物,个别不服的揍一顿再拿宝物,顺便还给自家主人物色了好几位品阶不错的神兽。  

  倘若凤幻凰知道她们这几日的所作所为,估计会汗颜许久,一群彪悍的精灵。  

  地下这里,凤幻凰深吸一口气,想试试能不能推开这个棺材盖,因为燃月说了,要出去,只能从这片棺椁入手。  

  “咔嚓――”  

  没想到居然那么容易就推开了,她显然忘记了她手臂上还有伤。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吧。”  

  燃月小巧的玉足踏着水面,脚踝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凤幻凰识趣的让开,对燃月能在水面行走也颇为惊讶,可惜她没看见那水面上并没有涟漪。  

  “其实,我一直想问,燃月,我们是不是有在那里见过?”  

  戚珀终于开口,只是说出的话有些莫名其妙,燃月那张戴着面纱的脸似乎和一个人重合了,她还记得,那人说过“戚儿,不要放弃,你的命还未降临……”  

  飘渺的话语和燃月十分相似,那道声音,陪了她数十年,她再为熟悉不过了。  

  “见过,很久以前我救过的那位小女孩就是你吧。”  

  戚珀眼眶有些湿润,背过身去,好让自己能忍住不落泪。  

  “嘀嗒……嘀嗒……”  

  燃月划破手心,一滴又一滴的滴落在水晶棺椁上,凤幻凰只打开了一层,而另一层需要水家直系的血脉方能开启。  

  这时候,水晶棺椁彻底打开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仿佛发疯一般,直接窜入凤幻凰眼眸深处。  

  银华他们看见这股不属于凡界的力量,心中充满了震惊。  

  而朝着雪禹城赶来的一个人察觉到这股力量,蹙起了眉头,没想到墨家和水家的直系血脉居然在凡间,不知道墨家哪位尊上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凤幻凰只觉得眼眸是一阵刺痛,居然直接蹲到了水中,好在那水是一直镇压这股力量的,她感到了眼眸中的刺痛减少了,可迟迟不敢睁开眼眸,以她的感知力,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她不知道,这是何等珍贵的力量。  

  本来蛰伏在她灵魂深处的轮回玄幽瞳是虚弱的,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可是刚刚的那份力量,让它,提前觉醒了。  

  她的灵魂力量是强大的,所以勉强能与轮回玄幽瞳抗衡,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体力流失的很大,可她不敢松懈,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稍微松懈,就会有性命之危。  

  师傅和燃月以及戚珀只能在一旁看着,她们也都清楚,这见事关系到了什么。  

  过了十几刻钟,凤幻凰睁开双眸,前所未有的深邃。  

  在她们缠斗的过程中,轮回玄幽瞳沾染上了她的灵魂气息,迫不得已只能与她契约,还有另外一股气息,让它十分忌惮,不然她的气息怎么可能会沾到轮回玄幽瞳中。  

  在她的气息沾到轮回玄幽瞳时,由阴阳两气凝成了五个大字,落到了她的脑海中,一双格外幽寂深邃的眼瞳注视着她,那道目光的源头便是这轮回玄幽瞳。  

  当天地契约落下的时候,她方才明白,刚刚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且,这轮回玄幽瞳将是她最大的底牌。  

  凤幻凰定了定心神,走向水晶棺椁,里面还有一件东西,恰巧就是戚珀带来的盒子。  

  一枚水蓝色的家主令,至高无上的荣耀,她体内的另外两块碎片飞了出来,她感觉得到,家主令完整了,璀璨的光辉照亮了整片空间,不过现在可是没有人去欣赏了。  

  “没想到你居然与这东西有缘。”  

  师傅淡淡的瞥向这里,满是不可思议,真是的,她以为冰封之羽早已破碎,没想到她得到了碎片,更得到了整个冰封之羽。  

  “赶紧离开这里!”  

  说话的同时,那座水晶棺已然消失,却出现了一个出口,一股血腥味萦绕其中,凤幻凰定睛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居然有这么多冤魂。  

  说来也奇怪,凤幻凰抬脚走下去的时候,那些鬼魅一个个的都退散开了,犹如见到阎王一样。  

  凤幻凰确认没有危险后,招呼她们走了下来,漆黑的道路中,凤幻凰一双星眸十分耀眼,师傅看见时,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踏、踏――踏……”  

  在寂静的道路上,由于没有灯,一个个的都屏息凝神,生怕再触发什么机关,脚步声显得十分突兀。  

  “小五,你确定这是出去的路?”  

  “走一步算一步了,只有这一个出口不是吗?”  

  她们不知道,在密道门关闭的时候,水系灵宫已经塌陷了,不过她们已经把有价值的东西带走了。  

  燃月在后面跟着,只是无人看见她的身影,但戚珀和凤幻凰都知晓,燃月只是隐去了身形,关于她的事情,她肯定会知道,不过估计不是现在。  

  “水家叛徒吗?这身份有意思。”  

  师傅喃喃自语,凤幻凰听是听到了,不过她是不会在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