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19】开始反击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173 2015-08-18 16:32:19

    “……”  

  不知为何,气氛是死寂的,或者说,是尴尬的,寒醉渊,一个奇怪的人啊,如果是认识,凤幻凰也许不会多么尴尬,但问题是,她根本就不认识寒醉渊。  

  不过说起来,她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叫寒醉渊的人,遇上的事情太惊吓,差点就抛在脑后了。  

  “恳请主人能让我们留下来照顾主人。”  

  夕雾半跪在地恳请道,凤幻凰还是只能扶额看天,不过,这是在屋里,顶多看天花板,或许看到的只是快要掉落的屋梁。  

  清音、浅歌和幽雪也模仿夕雾,凤幻凰只是抿嘴沉默,她也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居然忘记她们了,或许可以暂时试探一下吧,虽说这是第一次和完全不认识的人当主仆。  

  “如果你们想跟着我,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  

  夕雾她们刚刚放下的心,此刻又提起来了。  

  “我要你们绝对服从。”  

  夕雾、清音、浅歌和幽雪终于是把心放肚子里了。  

  “首先要做的就是马上起来,你们的尊严是你们自己的,又不是我的,也没有必要给我跪。”  

  凤幻凰很是无语的看着她们,她可不是她们的师傅或家长,这样会让别人误会的。  

  幽雪早早的就将水烧好了,因为幽雪心思细腻,早就猜到凤幻凰回来时要去沐浴,但也真的被猜中了,凤幻凰回来时身上都好脏,这让有洁癖的她很难受。  

  凤幻凰拉开衣柜,里面的衣服虽然款式简单,但却很精致,凤幻凰细看之下发现,这里没有重复款式的,每一件,都是别出心裁的。  

  随便拉出一件衣服,凤幻凰顿时头大了,她压根不会,那件女装和男装都是银灵用灵力帮她穿的,倘若要她们知道这个秘密的话,那她才丢人了。  

  “小姐不会穿吗?”  

  “……”  

  幽雪看凤幻凰把衣服都快拧成麻花了,不由得关心的问道,可回答她的只有一阵沉默,幽雪抬头去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凤幻凰无颜再面对幽雪了,谁叫她看见她脸红了。  

  幽雪轻笑一声,便帮凤幻凰整理衣裳,连一个细节都不放过,幽雪正准备帮凤幻凰盘发髻,可是凤幻凰不愿意盘那种……古怪的发型,太难看了,根本不对她的胃口。  

  凤幻凰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打死都不会喜欢。  

  就在这时,外边一阵吵闹声,幽雪拿出面纱,给凤幻凰戴上。  

  “小姐,有人在外面说要找您,夕雾姐姐和清音姐姐在外边拦住了她们。”  

  “让她们进来吧。”  

  浅歌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道,凤幻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哼,本小姐还没有找你们的麻烦,没想到你们却自讨苦吃,来找本小姐的麻烦了,看来,应该给你们送上一份大礼才对。  

  银灵偷偷地睁开了眼,看见凤幻凰嘴边若有若无的冷笑,给那个要倒霉的人在心里默哀三秒,忽然,幽雪走过来了,银灵立马装玩偶。  

  “小姐说了,可以让她们进去。”  

  浅歌小跑过来对清音和夕雾说道,她们两个极其不情愿的让开了路。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凤青罗骂骂咧咧的看着清音、夕雾和浅歌,心里想着,怎么凤幻凰那小贱人有了女侍呢?不过可能因为太高兴了,所以压根没有在意这几个女侍,她们能翻出多大的浪啊。  

  夕雾等三人就默默地看着凤青罗,虽然她们现在只是女侍,但不代表她们就真的是人人可欺的女侍。  

  凤青罗搂着寒梦暄,大摇大摆的进了月幽楼。  

  推开陈旧的大门,四周早已换上崭新的银白色的纱幔,就是这一切再好看,也比不上主座上的那位人儿的万分之一。  

  凤幻凰就坐在主座上,一只手拿着茶,另一只手拿着茶盖,脸上印着花纹的面纱很显神秘,银白色的款式简单的衣裙,三千青丝也不梳,就直直的披在肩上。  

  寒梦暄和凤青罗看呆了,跟素颜的凤幻凰一比,浓妆艳抹、打扮华丽的凤青罗,就和凤幻凰有着野鸡与凤凰的夸张差别。  

  寒梦暄心里想,既然信物还没有要回来,那么凤幻凰就还算是他的未婚妻了吧。  

  “凤幻凰……”  

  “妹妹这残花败柳之身,如何能配的上王爷呢。”  

  女人都是极其敏感的动物,凤青罗自然是很眼尖的看出来了寒梦暄的意图,就打断寒梦暄的这句话,然后接下他的话。  

  寒梦暄一听,深感可惜,想不到她居然已经不是处了。  

  “谢谢你抢走了这个渣男,让我知道了他是人模狗样。”  

  凤幻凰一听,不怒反笑,轻轻地摇着手中的茶水。  

  “凤幻凰,你……”  

  寒梦暄一阵气结,但指着凤幻凰却只能不停的重复你,显然是气极。  

  “你什么你,你再重复你,我也不会看上你。”  

  凤幻凰看着寒梦暄的样子,清亮的声音脱口而出,但内容却想让寒梦暄吐血。  

  “凤幻凰,你居然敢下药,卑鄙!”  

  “谢谢,对付你这种小人,我还真的不能不用这种招了。”  

  凤幻凰依旧是笑着的,但眼前的寒梦暄和凤青罗却倒下了。  

  “来人,关门打狗!”  

  凤幻凰将手中的茶水摇了摇,然后泼到了寒梦暄与凤青罗的身上。  

  “是,小姐!”  

  一旁的浅歌和夕雾早就忍不住了,一听凤幻凰说可以动手,马上动手拔剑,幽雪去关上了大门,清音则在外面站岗。  

  剑,虽未出鞘,但是也可以打人,不用担心流血的,更不用担心身上有大的伤痕。  

  “啪——”  

  “啊、啊——”  

  “啪、啪——”  

  “啊、啊、啊——”  

  “……”  

  一声声极富节奏的叫声,让赶往月幽楼的众人加快了步伐。  

  最先推开门的是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身后的便是那些姨娘,一个个交头接耳,看着地上刚刚清醒,才有力气的寒梦暄和凤幻凰。  

  “这也太不检点了吧。”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也敢做这种事情。”  

  “真是不敢相信啊!”  

  “……”  

  寒梦暄身体才有了力气,看着身上被打的又青又紫,很像欢爱过后的痕迹,有些地方还被特别关照过,然而,那个‘罪魁祸首’却不知何时离开大厅。  

  那个戴面具的男人就是凤幻凰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爹’,叫做凤清雾,身形削瘦,青发青眸,眼神里总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忧伤,一袭玄色衣袍,绣着零星的红梅,说不出来的风情。  

  夕雾透过门缝,看着凤清雾,眼里也闪过一抹恨意。

冰封之羽

很是抱歉,允许羽儿休假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