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12】出乎意料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574 2015-08-08 23:09:55

    哪怕是见识广大的逍遥圣医都忍不住惊讶,他曾经听他的师傅说过,这个碎片是冰封之羽的碎片,传说是战神的心脏。  

  但是,倘若冰封之羽的碎片出世,便意味着冰封之羽又会重见天日,那么,或许那个人便会苏醒吧。  

  那个传说在很久以前就开始流传,但迄今为止,即使流传了无数年,但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师傅只告诉他了结局,战神在寂灭神战后,外人谣传他死了,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死去。  

  战神的肉体搁置在了“悬崖峭壁”之中,灵魂镇压于九幽地狱,心却四分五裂,散落各地,不过,到现在,那个“悬崖峭壁”还没被人找到,十大神器也散落各处,还有的“分裂”开来,索性冰封之羽还要和另一件神器配合才能发挥全部力量,不然就惨了。  

  凤幻凰哪知这个碎片是神器碎片,不过想到神器,凤幻凰第一瞬或许就会想到那三件神器,如今她手里有那条从出生就带到现在的项链,灵力波动不是很明显,其余两件即使算不上上古十大神器,但也应该年代久远。  

  她还记着那个盒子里的东西的威亚有多么强大,简直颠覆了她对力量的认识。  

  或许并不比这里的上古十大神器差多少,如果说到神器,珀家的家主令貌似也算神器,毕竟那力量也是很强大的,和现在的这块碎片有着一样的力量,只是这碎片有一些薄弱,可能因为太小了吧。  

  但不知为何,这块碎片在融入她体内的时候,她感觉一股冰凉席卷全身,虽然冰凉,但却很温和,在这个过程中,凤幻凰的眼眸深处闪过一抹银蓝色的光芒,速度极快,快到让凤幻凰都察觉不到。  

  “华琉愿意认输。”  

  华琉也不失落,反倒是宽心接受了,其实,凤幻凰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她可以挑战镇楼人?镇楼人并不是多么随随便便就可以挑战的,如果人人都可以挑战,那镇楼人还活不活了!?  

  凤幻凰倒是听说过一个传闻,传闻第三个镇楼人冷漠无情,如同魔族修罗一样无情,六亲不认都不够形容他的无情,他的名字是影封,但偏偏却有些狂傲,几乎没人想和他对战,和他对战就等死吧!  

  凤幻凰倒是对这个影封有些兴趣,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凤幻凰的这个想法一浮现就立刻被自己打消了,她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世界的人啊,她从小就是在珀家长大的,怎么可能嘛!  

  凤幻凰有些像自嘲般的笑了笑,随即便整理好心情,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她又为什么要去想呢。  

  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何来的熟悉感呢,她的记忆力如果她说是第二,没人说第一的,莫非……凤幻凰在暗中拧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她怎么开始胡思乱想了,改天绝对要开副药吃!  

  一个雅间的窗户缓缓打开,一个身着黑色斗篷,黑色衣袍的男人打开了窗口,斗篷的帽子被拉了下来,那一张脸,凤幻凰见了无数遍。  

  “喂喂,小子,你长的那么娘,为什么还没有被当成女人呢?”  

  “小子,不错啊,居然破了我的记录,那我可要更加努力把你甩在身后了,让你明白什么才是文武双全。”  

  ……小时候一起玩闹的话语在这位奇怪的男人的脑海里响起,不过话说,这男人真的有一些奇怪,温和的面容,却偏偏带有一丝残忍和无情,不过在看到凤幻凰的那一刻就只剩下温和和狡猾,他低低的呢喃了一句。  

  “小五,不知你可否还记得我呢!?”  

  没错,他口中的小五就是冰珀,也就是现在的凤幻凰,名字虽变了,发色和眸色也变了,但轮廓丝毫未变,只是变的稚嫩一些了。  

  而且那种不服输和狂傲、冷酷的个性是深刻于灵魂之中的,哪怕就是遗忘了一切,这个性也是不可能会变的。  

  凤幻凰好像听到有人叫她在家里的名字,转过头去,却根本没有看到任何人在,难道,自己的幻想症转成幻听症了!?  

  凤幻凰抬起玉足,缓缓走下擂台,一步一步走的很轻,要知道她的体重也是很轻的,更别提步伐了。白铃兰迈着优雅的步履缓缓走到凤幻凰的身边。  

  “想必公子还不是很熟悉尘梦楼吧,要不就由玖雪带领公子去二楼吧?”  

  凤幻凰想想也觉得没什么不妥,也就欣然接受了,俗话说,有人欢喜有人忧,但凤幻凰却不欢喜也不忧,因为她现在又回复面瘫状态了。  

  但也有人妒恨的看着凤幻凰,这个人便是准备刺杀凤幻凰的哪位黑袍人,话说到现在凤幻凰都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她好端端的逛着街,被人刺杀不说,还受了伤。  

  而且,现在她好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凤幻凰扭头看着那水晶铺成的地,就连凤幻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莫名其妙。  

  凤幻凰刚想继续走路,她的眼瞳中紫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原本映着她们影子的地板,渐渐扭曲了起来,只见水晶地板上浮现了一些画面。  

  蓝墨冰手中拿着刚刚弄过来的两条项链,那两条项链凤幻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一条是她亲手送给蓝墨冰六岁时的生日礼物,一条则是她用来平衡体内力量的恶魔之眼。  

  而蓝墨冰走到一个小巷时,一阵黑色旋风袭来,蓝墨冰用灵力反抗,但是那阵黑风和有意识一样,蓝墨冰使用的灵力越强,风就越强,最后,蓝墨冰体力渐渐流失,凤幻凰看得是心急如焚  

  但是,她当务之急是找到逍遥圣医,蓝墨冰的身影最后是出现在凤幻凰的家里,估计是蓝墨冰随处寻的一个地方。  

  不过,看样子蓝墨冰受了很重的伤,她身上也有伤口,但蓝墨冰的伤更重,要救也是先救蓝墨冰,可能蓝墨冰在帮助凤幻凰击退黑袍人的时候就已经受了伤,只是一声不吭而已。  

  想到这里,凤幻凰就加快了脚步,蓝墨冰为她而受伤,她还怎能悠闲,凤幻凰属于有恩必抱,有必还,惹恼了她,她不会让你死,而是让你生不如死!  

  这可不是开玩笑,因为没人知道她下一秒会对你做什么,你不会知道,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也不会有机会知道,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笑面虎”。  

  每个人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如果太完美才是有问题,连凤幻凰都有不擅长的,何况其它人呢?也不知怎的,凤幻凰从小就不像女生,女生最厉害的洗衣拖地针线活凤幻凰可谓是一窍不通,应该是能通一窍就不错了。  

  总觉得,这一切,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但她有种忧伤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让她流泪,但她却不能流泪。  

  “幻凰公子怎么了?”  

  玖雪见凤幻凰有些不对劲儿,便停下来转头问凤幻凰,玖雪身上穿的依旧是早上那件青衫,隐隐觉得玖雪的样貌和姓名都有一些假,一袭青衫在她身上居然出现了英气。  

  凤幻凰一不留神就和转过头来的玖雪撞在一起了,可明明凤幻凰是撞得,但被压在下面的亦是她,玖雪也好不到那里去,一下撞到了凤幻凰的额头和下巴。  

  不过还好,两人的初吻都没有失去,而且玖雪的膝盖擦伤了,衣裙也弄脏了,凤幻凰忍着痛将玖雪扶了起来,不要忘记她还受着伤  

  “劳烦玖雪姑娘担心了,在下没事。”  

  幸亏凤幻凰是低着头说的,不然那又青又紫如同调色盘一样的脸晾出来就要出丑了,凤幻凰也并不算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那种人,只是不想别人再伤害而已。

冰封之羽

羽儿居然忘记发文了,对不起,让亲们久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