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002】晨水换魂

良缘难弃,绝色风华清冷君 冰封之羽 2745 2015-06-01 17:05:32

    下了许久的雨,芭蕉树的树叶上露珠点点,微风吹掉了一些露珠,吹着芭蕉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在不远处的地方。  

  一名衣着朴素,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粗劣的少女正在蹲在长满青苔的水井边,正在用洗衣板洗着衣服。  

  洗衣板旁,一叠叠衣物高高的堆在旁边,手中艰难搓洗的衣物非常华贵。  

  与少女身上简陋的的,缝缝补补的衣物是天壤之别,与身上的掉了颜色的衣物完全没有可比性。  

  少女约莫十四五岁,巴掌大的瓜子脸小巧精致,蓝紫色的头发在她身上却是一道亮点,头发也只用了一条丝带绑成了一个马尾辫,看起来天真烂漫,一双大大的眼眸,眼眸是同样的蓝紫色,但又有所不同,这双眼眸里融入了璀璨夜空中的万千星辰。  

  那少女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长过腰的秀发飘逸柔顺,随着她的动作飘了起来,那怕看不清面容,却能感受到那儒弱的气质。  

  随着少女的起身,飘逸至极的头发在阳光底下折射出光辉。  

  曼妙的曲线虽然稚嫩青涩,但却还是很迷人,蓝紫色的长发很打得马尾却衬得她更迷人,身上还有忧郁的气质。  

  少女眯了眯眼,看了看还剩下的一大堆衣物,想到那几张恶毒的嘴脸,少女就忍不住瑟瑟发抖。  

  如果完成不了这些必须要洗完的衣物,就有自嘲的笑了笑,看着衣物就深思了起来。  

  一双眼眸中满满的无奈和儒弱。  

  把一双手伸到太阳底下,看着阳光,看着双手,手因为长时间的泡在水里,,所以变得皱皱巴巴。  

  “唉!”  

  这名少女叹了一口气。  

  还有谁知道凤府还有一名三小姐呢?  

  还有谁记得当年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是她的哥哥呢?  

  世界那么大,为什么没有她们的  

  阳光明明那么温暖,为什么照不到我们的身上呢?  

  红的旭日,越来越灼,掠过雅,划过富丽堂皇的大殿,越来越大,越来越红。  

  温暖的照耀着,飞过穷飞过穷及奢华的碧玉楼阁。  

  清新的花园中,千朵万朵的花在争先绽放,每一个家具都在彰显这座府邸有多么有钱这就是凤府。  

  这就是把握了皇朝的经济命脉的凤家,连皇族都忌惮三分,也是四大世家之一。  

  其他三家是:白家、风家、夜家,风家出治国之才。  

  夜家世世代代把握战争命脉,是将门之才。  

  白家每代都入朝为官,乃将臣世家。  

  自从哥哥战死沙场,娘亲白发人送黑发人,最后悲伤成疾,卧不起,人老色衰。  

  而爹爹的视线早已被新欢占取,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她一直期盼爹爹能回心转意,找来医生为娘亲看病。  

  娘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可是,等了这么多年,都未等来过。  

  虽然她已经心灰意冷,但仍有一丝希望,希望爹爹能记起娘  

  娘说过,我不姓凤,也不叫这个名字,娘亲是说过这么一句奇怪的话,但我并没放在心上。  

  自从娘亲不受爹爹的宠爱后,新来的姨娘和庶出小姐一见这劲,就往娘亲和她的头上踩。  

  在这恶狼环伺的凤府中,我们失势了,所有的姨娘都踩上一脚。  

  她这个三小姐在凤府的地位一落千丈,哪怕是地位最卑贱的丫鬟家仆都能往她的头上踩。  

  年纪小小的她,早已尝边世态的炎凉,。  

  所有的脏活累活,姨娘和小姐都交给了小小的她,她叫凤幻凰。  

  姐姐们把她当作奴仆,呼之及来唤之及去。  

  本应该是青春活泼的豆蔻年华,但她的身上更多的是死气沉沉,与她的年龄极不相符。  

  她什么也没做错,她什么也不奢求,只想安安分分的过日子,但为什么总有人不放过她呢?  

  想到此处,凤幻凰就趴到井边,双眼圈通红,好像有什么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  

  她小小的身子颤抖着,吃力的将水拉上来,然后把水放在地上,手心又被磨出几道血痕。  

  她很苦,很伤心,很委屈,很害怕,却始终不敢反抗。  

  如果反抗了,娘亲的药里便会出现不该出现的东西。  

  如果反抗了,自己也会遭受折磨。  

  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什么也不知道。  

  只知道服从和忍耐,她的内心也还在期盼爹能给娘亲找一个医生。  

  只是,这一切都是奢望。  

  如果,爹爹不是恨极了娘亲,便不会对娘亲这么冷淡。  

  如果爹爹不是恨极了娘亲,会放纵姨娘和姐姐欺负她们吗?  

  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平静。每一步都重重地砸在了凤幻凰的心上。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很快,几道身影便从模糊到清晰,先是一袭粉衣千娇百媚的凤青罗。  

  一袭粉衣衬得她愈发千娇百媚,头上插着重重地金步摇,嚣张的走了进来。  

  然后是二小姐凤云韵,一袭绿衣绿衣盎然。  

  衬得她风韵万千,妩媚多姿,妖媚的走进来。还带着一众家奴。  

  大小姐和二小姐穿着华贵,每样饰品皆很贵,穿金带银,绫罗绸缎。  

  两位小姐皆到了出嫁之时,所以腰间配黄金流苏,手腕上戴黄玉手镯,头上的饰品更是刺眼。  

  这两人皆享受荣华富贵,身上随便一件饰品便够普通人生活一辈子。  

  首先,凤青罗高高的扬起下巴,讥讽的看着因为害怕而瑟缩成一团,浑身在发抖。  

  撇过凤幻凰即使被污迹挡住,却依旧能看出精致轮廓的脸旁。  

  心里恨得直痒痒,明明没有小姐的命,却长了一张绝色的脸庞。  

  如果不是爹爹刻意冷淡她们母女俩,她们又怎么能踩在嫡女的头上,若不是她的大哥战死沙场。  

  偏偏这个女人就是身份最高贵的嫡系子女,爹爹刻意的冷漠,才使最尊贵的的嫡女从天上掉下云端。  

  可无论怎么欺负,人家嫡女的身份就摆在这里,无法撼动。  

  羽梦皇朝的最美最有才华的的男子梦王爷居然还和这草包有婚约,这让她如何不恨!?  

  这草包已经十五岁了,马上就到了和梦王爷履行婚约的时候了。  

  梦王爷可是羽梦皇朝女子的梦中人,也是凤府小姐们心仪的人。  

  他的才华,他的能力,他的光辉,生生盖过了才继位不久的帝君。  

  在所有人的心里,都认为梦王爷才是真正的帝君。  

  如果不是先皇下旨,先皇后扶持,恐怕云初帝君早已从皇位上滚了下了。  

  “姐姐——怎么了?”  

  凤幻凰怯怯的问。整个人在晨风中瑟瑟发抖,好像一碰就到。  

  这把她的身子显得更薄弱,凤幻凰的眼睛里满是害怕。  

  就在这时,五小姐凤柔柳走了过来,应了这个名,柔若无骨,弱柳扶风。  

  说了一个好消息。  

  “姐姐们,梦王爷要来了,我还告诉她凰姐姐在这里。”  

  凤柔柳弱弱的说。  

  凤幻凰一听及此,脸上便浮起了淡淡的红晕。  

  凤幻凰是一个不会掩饰自己情绪的人,此时,那因为营养不良的腊黄色的脸也变美了。  

  “你这个贱人,没资格叫我姐姐。”  

  凤青罗气打一出来,原本美丽的脸庞也因为妒恨而变得狰狞起来了。  

  直接甩了凤幻凰一巴掌,眼里浮起了杀意。  

  风云韵和凤柔柳也妒恨得望着凤幻凰。  

  凤青罗觉得不给力,于是,往凤幻凰的小腹上踢了一脚。  

  凤幻凰痛苦的蜷缩着,身体依旧在发抖。  

  “你这个贱人竟敢勾梦王爷,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一番。”  

  凤青罗看着还不解气。  

  “大姐,你不要怪凰妹妹了,毕竟凰妹妹可是梦王爷的未婚妻呢。”  

  这句话看似是在劝凤青罗,实际上是提醒凤青罗,凤幻凰可是梦王爷的未婚妻。  

  这句话无疑是火上加油,凤青罗的妒火又上了一层。  

  “这个贱人她才不配给梦王爷当未婚妻,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凤青罗怒火中烧的说道。  

  要知道,古代女人的伪装技术和情绪化能力很强的。  

  对此,冰珀几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里,知道想通了后,才把自己放出来。  

  毕竟古代女人也很单纯,单纯的隐藏技术太好了至少不是蛇蝎美人就行。  

  因为她从小就没有见过父母,所以情绪还是很多变的,这是情有可原的,可以理解。

冰封之羽

羽儿必须修改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