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第六十二章 往事1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浮尘一粒沙 1946 2015-03-04 01:13:43

    “你要找什么?”芈君看着重楼带着自己在壁画前飞快的走过,没有驻足,只是快速的看了一眼壁画,便又走开,于是便好奇的问道,“告诉我,我们一起找,说不定我还知道写什么呢?”

  “嘘......乖。”

  不过很显然,重楼还是不想说,只是带着芈君在壁画墙中穿来穿去,每一富画都必须看过,但是一直找了很久芈君都没发现重楼有停下来的意思,想来是没找到他想要的。就在芈君以为重楼会带着她看完整个大殿和走廊的壁画时,传来了素问的声音。

  “尊主,芈姑娘,神农醒来。”

  听到素问的话,对芈君来说无疑是天籁啊,虽然陪重楼一起看壁画不无聊,但是按照重楼看画的速度就算她很感兴趣,看着也会眼花的,所以在听到神农醒来时,无疑是对她眼睛的解救。

  “走!”

  听到神农醒来,重楼果断的揽着芈君朝着神农休息的房间移去,果然等芈君和从来回到刚刚的房间时,就看到神农精神似乎比刚刚好了很多的坐在床上,脸色也没有刚刚的那么苍白了,看着这样的神农芈君不觉得心中松了一口气,她不想神农出事,说不上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同为盘古族人;也许又是因为他为苍生所做的贡献,又或许是为了别的......

  “神农拜拜,你好点了吧?”芈君开口问道。

  “无碍!丫头不必担心。”神农笑意融融的看着芈君说道,越来越觉得这丫头贴心,也越来越羡慕将臣有这样一位女儿,不过想来现在的将臣应该也是被芈家的那群小心眼的女人列入黑名单了吧,这样想想心里也就平衡了一些。

  “哼!”重楼不悦的打断芈君与神农的对话,更是将芈君紧紧地揽在身边,“神农,别想耍花样,告诉本座!”

  “呵呵......”看着重楼的动作,神农只觉得神情愉悦,爱上芈家的女人本来就很麻烦,现在这个女人又正好是将臣的女儿,那就更加麻烦了,想当以后重楼的日子不是那么的美好,神农也就没计较他的态度,“我想,丫头现在更关心的是相柳和共工的事情吧?”

  神农故意转开话题的问道,而后看着芈君轻轻地点头,便又说道:“那我就从你们刚刚追杀的相柳说起吧。”

  说着便将自己的一点精魂射在那张铜镜中,,不过这样一来,原本不是很好的脸色就又变得更加苍白了,不过芈君这时候分不出神来关心神农了,因为很快,铜镜里便黑云密布,电闪雷鸣!而铜镜里的画面也渐渐地出现在众人面前:那是一片海,真正的海!蔚蓝色的波涛汹涌澎拜,海岸线很长……海天一色,十分壮观!天空中还盘旋着一只一只的黑色大雕!它们成群结队,飞向更高更远的地方!水花四溅,那九头怪,不或是应该说是相柳,此时在湖里冒出头,每一个脖子上都长了一颗头颅,它们东张西望,有的在吞饮海水,有的在追杀鱼群,还有的伸向了蓝蓝的天空……惊得大雕哀鸣不绝!四处逃散!

  “咦,就是那家伙。”景天看着镜中出现的相柳说道。

  “它原来是红色的?”云霆看着铜镜疑惑的轻声道。

  “正确的说法是赤色,你们也可以称之为‘朱’,它是天地间的一抹正色!”芈君在一旁回答道。

  “朱为正,紫为邪!”紫萱不知怎的忽然说出这句话。

  “不过紫萱姐,你既然说它是邪,那还这么喜欢?”听到紫萱突然来的那么一句景天好奇的问道。

  “据说,紫色是由热情的红色与忧郁的蓝色共同调和出来的,它代表了尊贵、冷艳以及神秘!”芈君想起21世纪对紫色的阐释,便继续说道,“所以说紫萱姐姐这一身可是代表着尊贵、冷艳、神秘哦,而且也刚刚好符合紫萱姐姐的气质。”

  “景兄弟,你还是少说两句吧。”一旁的云霆深表同情的拍了拍景天的肩膀说道。

  “本大侠......”

  “何以会变成绿色?”不待景天说完,重楼便质问神农道。

  这个芈君也很好奇,虽然认识相柳,但是她却不知道相柳一开始的颜色,此时看着铜镜的相柳与他们刚刚在湖上交战的相柳颜色相差确实很大,所以芈君也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相柳从之前的朱红色变成了现在的墨绿色,难道是因为当初的一念之差助共工为虐?不过这个可能想来应该也是成立的吧?

  “从女娲手里逃回来以后就成了你们今日所见的模样,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神农氏的回答很意外。

  “女娲?”听到神农的话,芈君也很意外,原本以为他回知道答案的,却没想到原来他也是不知道真相的啊。

  “先祖没有记载此事。”紫萱皱眉细想了一下便答道。

  “那后来怎么样了.....”

  “耐心一点,看下去吧。”神农笑着打断迫不及待的景天说道。

  而此时的镜中,只见相柳仰天长啸,直吼得天地为之色变!好好的蓝天杯染上诡异的深蓝色,飞鸟绝迹,天地间也弥漫着死气……一瞬间便从天堂跌倒了地狱!或许远比地狱更加可怕,因为时间仿佛停止了,静谧!

  看到这样的画面,芈君只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冷凝了,虽说是芈家的传人,但是她确实还没经历过这样的修罗场面,有好几次她都想开口,但是想想还是咬了咬唇瓣忍住了。很难想象,当世间绝对静谧后是怎样的一种景象?恐惧,怨恨……似乎也不存在!天地间似乎没有生命是活着的。而此时相柳的眼睛也出奇的平静......仿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但似乎又更甚,这种平静更让人不寒而栗!看到这里,芈君忍不住的心里打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