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第五十三章 圣湖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浮尘一粒沙 1952 2015-02-19 20:40:12

    “紫萱姐姐圣湖发生了什么?”见紫萱不愿提及被围之事,芈君也不在追问,而是将话题转到了此行的目的之上。

  “我也说不好,”紫萱起身看着女娲祠中的女娲雕像,一副忧心忡忡的说道,“前段时间为了找到能让青儿恢复的方法,我与长卿几乎寻遍了名医,但是还未找到就总觉得心神不安,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圣姑和青儿先行回南诏探个究竟。在经过圣湖之时,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圣湖给我一种危险的气息,原本以为只是错觉,但是第二次经过之时这种感觉更为强烈了,而且有那么一刹那圣湖还飘起了粉红色的雪花......”

  “红色的雪花?”听到这里,芈君忍不住惊讶的打断了紫萱,“紫萱姐姐,你没看错?真的是飘着粉红色的雪?”

  “嗯,”紫萱的表情似乎更为凝重的确定道,“原本我也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那些雪花只是出现了一瞬,但是最近几日以来却频频的出现,而且持续的时间也比之前长了很多,所以我可以肯定那不是错觉,而是真真正正的雪花。”

  “怎么会这样......”芈君颇为受打击的喃喃自语道,“难道共工真的在圣湖底下?”

  “共工?”紫萱听着芈君的自语,皱着眉问道,“君妹妹为何这么说?”

  “我猜当初助共工的相柳就躲在圣湖底下,而共工想必是察觉到了相柳的气息,所以才会选择躲藏在这里。”但是最令芈君想不通的是,当初相柳是被神农从女娲的手下救出来的,按理说相柳藏身在此,那么是不是说神农也藏身在此,但是现在共工又藏身在此处,这神农却不见动作?这又是为哪般,难道说神农根本没在湖底,还是神农也起了包庇共工的心?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岂不是大条了?而且那些雪花分明是带着血色与怨气的,难道这段时间共工又跑去祸害人间无辜的百姓了?可是要是真的作怪了,自己和马家毛家的人不可能毫无察觉,而且就算他们察觉不到,重楼不可能也察觉不出异样来,难道是哪里出了岔子?

  “相柳?”紫萱不确定的问道,“那不是被先祖击杀了?怎么可能还会存活在世?”

  “当初神农求情救下了。”

  这些秘史可能紫萱不是很清楚,但是芈君确实知道的非常清楚,于是便直截了当的说出了紫萱的疑惑,她相信以紫萱女娲后人的身份,点到这里不会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但是正想事情的芈君没发现,当她说到神农时,她身后的重楼浑身的气压瞬间下降,一股萧杀之气瞬间爆发,红眸也充满了嗜杀的红光。

  “尊主。”

  芈君是被溪风等人的惊呼声惊醒回身的,此时的她也感受到了重楼的不寻常之气,心里也莫名的起来,同时也被重楼身上所爆发的萧杀之气吓到心不由的抖了抖,但是最终还是因为担心重楼,所以努力的克服心中的不安,回身紧紧的抱住重楼,嘴里还不停的叫唤着:“楼哥哥......楼哥哥,醒醒......”

  “乖,别怕!”

  不知过了多久重楼在芈君的呼唤中终于恢复了过来,看着怀中似乎被自己吓坏了的小人儿,重楼的红眸瞬间充满了柔情的回抱紧芈君,边柔声的安慰着。而一旁的众人见重楼将一身的气势收回,瞬间松了一口气,一些魔将更是瘫软在地,而更软一点的则是早早的就在重楼的威压之下晕倒了。

  “我们去圣湖看看?”好不容易缓过来的芈君,窝在重楼的怀里提议道。

  “好,只要丫头喜欢就好。”重楼充满柔情的应声道,随后神情一冷,冲着还在呆愣的溪风说道,“传令下去,驻扎圣湖。”

  “是!”感受到从自家尊主身上传来的不悦,溪风打了个激灵的马上回神领命道。

  很快,一行人便往圣湖出发了,而紫萱毫无意外的跟随着众人一起。白日里的圣湖,景色更加美丽!成群结队的龙鱼在清澈的湖水里自在游戏!龙鱼只有金、银两色:金色的身形较短,肥胖可爱;银色的身形细长,灵动矫健!抬头一望,蓝天白云飘逸着,青山小溪惬意着,雾气里蕴含着不竭的七彩灵光,好舒服!这股灵气纯正圣洁,或许这就是神界救世的新举动吧!

  “真美!”看到这样的圣湖,芈君不得不再次由衷的赞叹道,但是谁会相当在这样美丽的圣湖底下藏着祸世的妖孽呢?

  与重楼下了焚天,芈君径直的坐在湖边的大石上。别说,这里的景色正好!四周是青山,湖水就如一枚镶嵌其中的碧玉,晶莹剔透,波光粼粼!夜虽然黑了,但湖边却立了好多的白塔(只有七层,每层高三尺左右)散发着五彩光芒。

  “这里被称为圣湖之前的名字叫做——西洱河。”身后响起的女声温柔可亲,是紫萱,她慢慢走来。“西洱河者,西河如耳,即大海之耳也!”过了一会儿,紫萱又笑道

  。她今日依旧身着南诏民服,身穿黑色的斜襟环扣束身短衣,袖口狭窄,衣襟、领口、袖口都绣上了娇艳的花蔓图案,还披着白狐领、红色为底、蓝花布锁边的长褂。下身着黑色的百褶长裙,黑色绣花鞋。一身的银饰璀璨无比,随着脚步发出动人的声响。

  “紫萱姐姐还是最合适穿紫色的罗裙。”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紫萱,芈君就会想到一身紫纱裙的紫萱,虽然现在穿着南诏民服的她也很美,但是芈君还是觉得紫纱裙最合适紫萱。

  听到芈君的话,紫萱只是微微一下,并不否认,其实在她的心里还是偏爱紫纱裙的,至于为什么,想到这个原因,紫萱的双眼瞬间充满了柔情的望着远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