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第二十章 巧遇马家人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浮尘一粒沙 2090 2015-01-21 13:39:42

    在与圣姑汇合后,芈君并没有急着赶路而是继续留在了永安,她在等。也许是身上有马叮当心血的关系,芈君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马上就会遇到马家的人,所以芈君一行人就暂时留在了永安。一连几天晚上,芈君都抛下重楼等人,带着玖和拾在永安城外的树林里乱逛,希望能与马家人来个不期而遇,但是一连几天了,芈君每天顶着重楼那越来越冷,越来越黑的脸出来越发觉得有压力,所幸的是白天芈君忙着睡觉,晚上一用完晚膳就开溜,不用一直对着重楼的低气压。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晚上芈君一如既往的带着玖和拾来到了小林里,终于让她等到了。

  看着前方身穿白衣,一身清冷之气的女子,芈君不得不承认马家果然产美女,而且都是冷美女。

  “龙神赦令,诛邪!”看着女子忙碌的身姿,芈君也忍不住的出手。

  很快收服了在林间作怪的鬼怪,白衣女子回首盯着芈君看了一会,走到芈君的跟前道:“你是何人?”

  “马家第四十二代传人芈君。”听着女子清冽的声音,芈君忍不住的笑道,果然马家的人都是一样啊,眼前的女子叫性子都和小玲姐姐一样啊。

  “马家第二十七代传人,马清儿。”

  “你不好奇?”看着马清儿一脸平静的样子,芈君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姑姑曾经以血为媒占卜过马家的未来,知道马家将来的变数,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马清儿抬头看着黑夜叹息道。

  “确实发生了变数,难道你就不好奇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没有看到预见的表情芈君不死心的继续诱惑。

  “噗……小丫头,不是不好奇,而且知道了也无法改变不是?”看着芈君一副问我啊,问我就告诉你的表情,马清儿忍不住的轻笑了,“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

  一说到这个,芈君瞬间就蔫了,然后把事情的始末简单的和马清儿说了一下,这期间玖和体贴的拿出了一块毯子铺在地上,让两人席地而谈。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姜真祖的人?”马清儿迟疑了一下问道。

  “认识认识,清儿姐姐在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听到将臣的名字,芈君瞬间激动了,抓着马清儿的手问道。

  “这是从家姐那里听到的,”马清儿将手覆上了抓着自己的人手上,拍了拍让其冷静,“一个月前,家姐喝醉酒无意间听到的,现在想来她应该是你要找的人了。”

  “一定是的,那肯定就是干娘了。”芈君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马府在幽州,你可以去那里多住一段时间。”马清儿松开了芈君的手,起身站了起来,而后又回身看着同样站起来的芈君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要走了,家姐那里就靠你来解开心结了。”

  “就要走了么?”芈君颇为不舍的道。

  “是啊,最近不知为何停留在人间的饿鬼多了,而且总是少了三魂七魄,这事我得去看看。”马清儿蹙着眉凝重道。

  “少了三魂七魄?”芈君呢喃道,突然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神情颇为凝重的对马清儿说道,“是共工!”

  “共工?”马清儿疑惑的看着芈君。

  芈君沉思了片刻便将共工邪魂之事告诉了马清儿。

  “看来事情有点棘手了。”马清儿低语道,“我即刻与毛家师叔商量此事,芈丫头你一个人也要小心些,这是特制的传音符,有事给我传音,我会即刻赶到。”说着从心中将传音符递给了芈君。

  “放心,我身边除了玖和拾之外还有魔尊,暂时还是安全的。”芈君接过马清儿递过来的传音符,心里充满了感激。

  “不论如何,还是小心为上,事情紧急,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神识受创应该多休息才对。好了,芈丫头告辞了。”说着转身就走向了夜色。

  “唉……说走就走了。”看着远去的身影,芈君不舍的自语道。

  “家主放心,,很快就能和清儿姑娘再见的,只要我们去幽州找到马姑娘,自然就能看到清儿姑娘了。”看着芈君有些失落的表情,玖出声安慰道。

  “对,还是玖玖说的有道理,我们打道回府睡觉吧。”想着今晚不仅见到了马家人还得知了干娘的消息,芈君好心情的赞同道。然后带着玖和拾,三人向着不远的永安走了回去。

  当芈君独自回到房间时,很意外的看到了重楼,拿着酒坛子喝酒的重楼,看到芈君回来眼神都吝啬的给芈君,看到这样的重楼芈君瞬间觉得脑仁更疼了,顶着压力挪到重楼旁边诺诺的问道:“那个……你怎么没休息啊?”

  重楼依然没看芈君一眼,继续灌酒。

  “那个重哥哥?楼哥哥?重楼哥哥?楼哥?”芈君壮着胆凑近试探的叫道。

  “呼!”触不及防的芈君被重楼揽进了怀里,坐到了他的腿上,被搂着的芈君有那么一瞬不安的挣扎了一下。

  “安分点!”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而后低头至芈君的耳边,用他那低沉性感的声音问道:“丫头,刚刚叫本座什么?”

  “嗯?什么?”被问及的芈君立刻放弃了挣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付,想了一下,芈君试探的问道:“重哥哥?”没反应……

  “楼哥哥?”

  “本座允许你这么叫。”

  正当芈君以为不是时,冷不防的听到这么一句,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什么叫允许我这么叫,能不能不要叫啊,楼哥哥什么的很让人想歪的好不好?听着重楼那不可置否的语气芈君瞬间歇了要抗议的心,只能恼怒的将脸埋在重楼的怀里用力的蹭了几下。

  “好了,你该睡觉了,本座稍后在跟你算账。”边说着边抱起芈君往床的方向走去。

  “什么账?”一说到要秋后算账芈君瞬间睡意全无。

  “乖,先睡觉。”

  “不是……”一缕青烟过后,芈君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在重楼的怀里睡着了。

  抱着熟睡的芈君,重楼将人安置于床上后就顺势躺在了芈君身旁,拉起一旁的锦被盖住两人的身体,将人重新搂回怀里后也闭眼休息了。

  一夜无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