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第十九章 再见景天雪见

穿越仙三那些事儿 浮尘一粒沙 2155 2015-01-20 14:02:58

    在永安当再见到景天时,芈君发现他一点也没变,依然是大大咧咧,无拘无束,看到重楼依然死性不改的叫“红毛”,不过芈君倒是觉得这个称呼很贴切,跃跃欲试的样子,很想叫一叫,不过看到重楼那不善的眼神还是掐灭了。

  “红毛,你们不会是专程来看我的吧?”酒足饭饱之后,景天突然想起了从见面就被他忽略的问题。

  “对呀,君妹妹找到人了?”雪见也问出了疑惑。

  “哪有那么容易,这次就是来找人的,顺便过来看看你们,不过我们应该会在这歇歇脚。”一说到这个芈君就有点泄气,不过瞬间又满血复活道,“雪见姐姐,这几天带我们好好玩玩呗,好吃的好玩的带我们又一遍,也不枉来这一遭。”就算回到现代也会有个不错的回忆。当然这句话芈君没说出来。

  “那我们明天就开始,紫萱姐也一起来?”雪见两眼发亮的提议道,这娃估计是闷坏了,难得有人来陪着出去玩自然是很高兴的。

  被提及的紫萱在一旁也不反对,只是微笑着点头答应了。

  “要是好玩,君妹妹找到人后再来多住几天,就当陪陪我,怎么样君妹妹?”

  “嗯。”对于雪见的邀请芈君欣然接受了,不过心里却在哀叹还不知道几时才能找到干娘呢,找到之后不立刻回去估计干爹会亲自来逮人的吧?或者是老宅的那群闲的发慌的老祖们也不会放任她这么逍遥吧,想想芈君都觉得头疼。

  晚上一行人并不住在景天的住处,所以大家早早的回到了素问安排的住处,而芈君在紫萱和徐长卿各自回房后便独自撇下玖和拾一个人外出了。为什么呢,因为今天是十五,所以芈君要独自去找处子之血,虽然身边的人都知道芈君每月十五必须喝处子之血,但是芈君还是不想让他们看到,总觉得怪怪的,所以在现代的时候虽然每次都是干爹陪着去,但是芈君还是尽量的不当他的面喝,虽然知道他肯定会看到,但是芈君还是因为心理作怪每次都这么故意的避开。当然每次取完血之后,芈君都会给她们喂一颗生血丹,这样她们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在这个时空的处子之血还是比较容易找的,毕竟这里不像现代那么开放,对于未出嫁女子的贞洁还是很看重,所以芈君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回到房内一如既往的看到了重楼坐在房里边喝酒边等着她回来,而芈君也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方式,所以看到重楼时也只是挑了挑眉便洗漱去了。

  “为何?”当芈君洗漱好刚走出来便被重楼伸手抱进怀里,边运功烘干芈君被打湿的头发边问道。

  芈君顺手抓起自己的一缕发丝把玩,芈君知道他问的是每月十五喝血的事儿,于是便漫不经心的说道:“因为我是僵尸啊,为了活命当然要喝血啊。”说着还冲着重楼晾了晾自己的两颗僵尸牙。

  看着芈君嘴里的两颗僵尸牙,重楼不自觉的想到了凡人常说的“可爱”两字,于是手不受控制的摸上了其中一颗,觉得手感还不错,于是加重了手中的力气掰了掰那颗可爱的小牙。

  “你干嘛?”被掰的有点疼的芈君有点恼怒的拍掉了那只作怪的手,顺道收回了僵尸牙,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

  “将臣的血?”收回了被拍掉的手,某魔也不恼,只是淡定的放回到某人的腰上。

  “嗯,据说当年我妈还没来得及生我就走了,我在她肚子里还受了伤,要不是干爹的精血我估计也活不成了。”芈君语气平静的继续说道,“虽然每月十五都要喝处子之血有点特别,但是总归捡回了一条命,而且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要是哪天不用喝了才觉得奇怪吧。”想想也是,都喝了二十三年了,要是哪天真的突然不用再喝了肯定会觉得怪异的吧。

  “马叮当的心血为何会让你心痛?”

  说道这个芈君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但还是老实回答了,“干娘当初教会了干爹爱人,但是干爹却把他的爱给了女娲,而干娘最后还是因为女娲死了,干娘心里肯定会有恨、会心痛的。所以后来干爹虽然在女娲灭世后接回了干娘,但是干娘却一直不愿意醒来,然后还为了躲着干爹就穿到这里了。可能是因为你和干爹很像吧。一样孤独,一样站在巅峰的高位!王气,霸气,邪气,通通集于一身......总之就是你和干爹太像了,而且你对女娲后人紫萱的感情还不一般,所以在激活心血之后看到你们两个,心血上残留着的记忆估计就想到了干爹和女娲,所以才会心痛的。”

  “哼……胡说八道,本座何时对紫萱不一般了。”听完之后重楼黑着脸冷哼的说道。

  “所以你不能乱来,也不能将心血从我心里除掉,要不然就找到的干娘了。”芈君往重楼怀里缩了缩避开重楼那似乎要将她吃了的眼神。谁让他当初趁着她昏迷时差点将干娘的心血除了,所以芈君不得不再一次的打预防。

  “哼……该休息了。”说着抱着芈君就往床的方向走去,不在于芈君争论。

  “总之,今后要是要和紫萱相处不能揽着我出去玩。”芈君趁机提条件。

  “哼!胡说八道!”

  说话间重楼已经将芈君放置在了床上,自己也跟着躺在了旁边,伸手将芈君禁锢在怀里。

  “你勒的我快要不能呼吸了。”芈君被勒的有些不舒服的扭动着说道。

  “哼!”许是也感觉出了芈君的不适,重楼将手上的力道放松了许多,微微低首看着怀里的芈君说道:“小君儿,没有本座的允许,千万不要离开本座,否则本座很会生气的,到时候本座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你要乖乖的听话。”

  “知道了。”逐渐迷糊的芈君颇为无语的翻了翻白眼道,所以没能明白重楼的话里的意思,毕竟在她的潜意识里,现在就是叫她离开重楼的身边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呆在他的身边才是目前最安全的方法,所以芈君只认为重楼这话说的有些多余了倒也没深想。

  “你记住就好。”

  重楼不管芈君有没有听到,现在只当她答应了,所以也不过多的计较,而是轻抚着芈君也渐渐入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