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轮回笔记之双子的咏叹旋律

第三章5 再回忆

轮回笔记之双子的咏叹旋律 Double&EY; 3692 2015-08-03 21:39:26

    赟死死的咬着泛白的嘴唇,紧握的拳头带动着自己的身躯,又一次转了过来,用那不该出现在他这样男人身上的无尽的爱恋,柔和地看着他的孩子,他和度的孩子,那溢满爱的眼眸,一下又替换上了一阵的严肃。  

  “瑾,请务必好好待她,要不然即使我灰飞烟灭,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这个孩子跟你一样,但是你有我,有我这个大哥,有我陪着你。但是这个孩子从一出身起就没了父亲,也不能,也不允许再见到她的母亲,甚至她的双胞胎姐姐。”赟有些犹豫了,但是最终还是豁出去了,他决定把所有的事情告诉瑾。  

  “她的母亲是魔族的公主——度。我和度用了禁术,因为她们是神魔的禁忌之子,神魔的两种力量分毫不差的融合在她们小小的身躯之中,我和她们的妈妈只能一人用一次这样的禁术把我们所属一方的能力封印。她们两个本为一体的孩子却硬生生的分隔两地。即使不分开,她们所剩的能力也只会互相的牵扯,有着这种强烈的血缘在!封印简直就可算是不堪一击,第二份能力觉醒的越快,就可以说她们就离我的世界不远了。她姐姐可以拥有她的妈妈,但是这孩子不行。如果可以招一个你这样的女婿也不错哟。”【第三个原因当然是剧情需要咯!】  

  赟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笑,这是多久都没有再见到啊!而瑾也是淡然的一笑,眼底已经没了哀伤,因为赟的死已成了事实,也什么好再说一些无用功了,现在还能拥有再见他一次笑颜的美好回忆,已经很是满足。  

  “赟,你说笑了,我不会的,我会当好这个孩子的父亲的,就如小时候你待我一样。你就放心的••去吧•••”瑾还是不自觉的梗咽,赟揉了揉瑾柔顺的长发,笑了笑,转身飞向了天际,那是他的归宿,是他的终点。  

  瑾望着这美景,却没了欣赏的意思,因为陪他的人已经要去了!这美景之中只剩下一个芙蓉出水般的美少年和一个才刚出生不久正在酣睡的小婴孩。  

  望着赟于空中渐行渐远的背影,度侧过身,一滴晶莹的泪水无声地滑落在破旧的木板床上……伤心了许久,度强忍着泪水,抱起身边的一个孩子,展开紫色的华丽骨翼朝着赟的反方向离去。  

  度降落在一座黑色的古堡前,两排穿着暗色锁子甲的魔兵齐齐弯下腰:“公主殿下安好!”度扫过每个魔兵的脸,带着留恋与不舍,她或许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像是赴死一般,度抱着怀着正酣睡的婴儿走进了古堡。在主宫殿的一个类似书房前,度抬着欲敲门的手犹豫不决,踌躇了半天。这时里面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我知道你来了,进来吧。”  

  推开门,正在看书的男子抬起头,摘下了金边眼镜。那是一个俊美的男子,温润的面容让人不禁想起“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话。只是他深邃的紫眸中有着不符外表的沧桑。  

  “父亲。”度冲着男子说道。原来这个男子正是魔界的王———夏尔达.利安德鲁.枢。【夭妖:一直很想写一个斯斯文文带着金边眼睛的暖男,爷爷终于实现我这个愿望了,好开森!】  

  度咬着嘴唇,终于开口了:“父亲,这是,这是我和赟的孩子,她是双胞胎中的的姐姐,另一个孩子被赟带去了神界。父亲,请帮我照顾好她,我不能让赟一个人去面对天神啊,我们说过一辈子在一起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背弃他不管,即使他是为了我着想,为了我们的孩子着想,我也不能抛弃他,我是他的命门,他同样也是我的命门。就如同我之前跟你解释的那样,我们把一半的心给了对方,只有他在了,我的心才是完好的!我的心才会跳动。”说着度的情绪愈发激动,眼泪又淌了出来。  

  魔王欲语还休,最终无力地开口:“度儿,你有想过我么,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么!你母亲离开了,这个伤痕依旧存留在我的心里,想忘记!想磨灭!你告诉我,怎么可能。你如今也要离开吗!?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我把对你母亲所有的爱转换为了对你的溺爱,都放在了你的身上,难道父亲真的比不上你那口中所说的爱人么!你想让父亲的心多么残碎不堪,你才肯罢手!你难道连个给我送终的人都没有吗?”  

  “不是的,父亲,不是的!”度拼命摇头,“父亲,女儿不是存心!女儿是爱你的,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你给了我所有的爱,你对于我就如同我的眼眸,你让我看清了一切,让我在伤心的时候闭上眼睛,忘记一切的痛苦。但是赟他,赟他!他是我的心,心脏没了跳动,眼眸就不会再闪亮了!父亲,请你谅解女儿的不孝,你对于我母亲的无止境的爱恋,就如同我对于赟一样沉重却又十分的甜蜜。我不在了,请你不要伤心!你还有孙女,我相信您一定会把她教成一个乖巧的孩子,她会代替我永远陪伴着你的,而赟他,他现在只有我了,我不会让他孤独地离去的,就是死我也要和他在一起!我已经不是一个好女儿,也不是一个好母亲,我不能再不成为一个好妻子!请原谅我,父亲,能够做您的女儿,我真的十分开心,真的!”度的眼睛已经被泪水侵蚀,眼底的哀伤,不舍被看得一清二楚。  

  听完,魔王的脸惨白,眼角的泪水徘徊,却始终忍住没让它落下终是挥了挥手:“你走吧。”他一瞬间像是老了十岁。“对不起,父亲!请您为这个孩子起个名,这也是我留给您最后的礼物,虽然我很舍不得这个孩子,但是我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替我对这个孩子说一声对不起,是做母亲的对不起她,不能陪伴她左右。”度头也不回地飞走了,像在怕回头了就再也狠不下心离去了。  

  就在在度转身离去的瞬间,被魔王抱在怀中的婴儿睁开了眼眸,紫色透亮的眼瞳正巧看到了度的背影,只是几秒,婴儿又马上睡去,独留悲伤的魔王,或者说一个悲伤的父亲……  

  此时此刻的神界却是硝烟弥漫,一个金发金眸的男人悬浮在半空,他的脸上似是无奈似是怜惜,宛若慈悲的上帝,而他也的确是上帝般的存在——天神。  

  天神是神界的王,与魔王是相同的地位。每一任天神都是从两位大天使长中选出,接任天神之位后,必须舍弃所有的过往,甚至名字,天神便是他们的称谓。  

  而眼前的天神看似与魔王一般温和,实则在他俊美的皮囊下,是令人心悸的阴狠。不过也是,神界不像魔界一样,皇室至上,而是以实力说话,能坐上天神的位置又怎么会简单呢。  

  天神的下方俨然是刚从翛楔尔•凡海殁伊•瑾那出来的赟。他的脸上无喜无悲,仿佛了无牵挂了:“天神,我回来了,尽管……,罢了,我毕竟还是神界中人,我随便你如何处置,只希望你能不再追究度的责任  

  天神叹了叹气:“赟,你原本是最有希望继承我的天神之位的,可是你却枉顾神界法则,与魔界竖子相恋,如果只是普通魔族女子到也罢,又偏偏是个魔界公主,你让本尊说你什么好呢。神魔不两立,我们注定是生生世世的敌人。她是魔界唯一的公主,本尊也要顾及魔王,她,本尊答应你不动.  

  “谢谢。”赟听到后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天神的审判。天神缓缓抬起手掌,一团金色光芒凝聚起来,这是专门处决神界叛徒和罪人的十阶禁术——残耀灭日。在禁术中的等阶虽然不高,但对于神族的伤害却不比魔族法术低。“嘭!”禁术应声打在赟身上,一口血不要钱似的流出来。”  

  “不!!!”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由远及近。来人收起紫色翅膀,紫色的眼眸如同破碎了的宝石,心碎也不过如此。  

  那远处正在飞过来的黑色身影正是焦急赶过来的度,她在空中亲眼目睹了天神的那团金光直接打在了赟的身上,而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什么都做不了,她无能为力!度的世界正在一点一点的崩坏,因为她最爱的人,在她的眼前死了,真的死了,如果没他,那她的世界又怎会完好无缺。骤然展翅着的度突然失去了平衡,跌跌撞撞的落在了地面上,那场面是要让多少人揪心的。  

  她跌落在了离赟不远的地方,但是这几步路就好似用尽了她所有的气力也到达不了的距离。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两瓣嘴唇一张一翕,想说却再也说不出口。她双膝跪着地面,双手赶忙的往赟哪里爬。这几步的距离,就仿佛跨越了整个世界,度颤抖的身体,苍白的神色,这还是那尊贵,傲视群雄的魔界的公主么?  

  度双手颤抖着捧起赟的脑袋,就仿佛捧着珍宝一样,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苦涩的笑:“赟,别开我玩笑了,你一定又在逗我玩吧!这不好玩,快起来,我们下次再玩。你快起来,你,你快起来啊,起来啊••起来啊••••!”度的脸庞已经被泪水铺满,低沉的嗓音仿佛不堪一击,她把赟的头深深的埋在了自己的怀里。度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哭的那么撕心裂肺,仿佛全世界都在离她而去……  

  “赟,你不要死,不要死,你不能丢下我的,你答应我的!”度的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了赟那副帅气的脸上,但是赟却无所动弹。那张脸满溢着的是幸福,他死的时候其实都回想着与度的点点滴滴,他一点儿也不后悔认识度,也不后悔爱上度。因为有了她,他的世界就充满了色彩。  

  度无意间看到赟的手竟在一点一点化为了那空中的金色尘埃。“不!不!不要!不要!”度努力想把那些金色粉末握在自己的手心,但是每当握住,那尘埃却又溜走。“不!”度呆愣住了,泪水在顷刻间止住了。自己怀中的爱人,已化为了尘埃,离开她了。度的两手摊在地上,一切都失去了,一切都不见了。  

  度的眼角流出了那极其罕见的血泪,那双美丽的瞳孔,就在赟死的那一刻变为了最死寂的魔瞳。她看着天神,心底是满满的恨。为什么他就不可以让他们在一起,连她的父亲都同意了,为什么不给他们一次机会。她只想要一个平平凡凡的生活。可以享受那人间所说的天伦之乐,如果他们只是人类,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不,不,是你杀了他,是你!”度用那修长的白玉指指着天神,眼中的怒火简直可以将整个神界点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