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轮回笔记之双子的咏叹旋律

第三章6 TM还是回忆!

轮回笔记之双子的咏叹旋律 Double&EY; 3170 2015-08-07 17:56:18

    度美丽的紫眸微微泛红,目光冷冽如地狱深渊的厉鬼:“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不是你神界的人吗?要杀!你杀我啊,你杀他算什么……算什么啊!”  

  度说着又想起和赟在一起的那段短暂而快乐的时光,当时的他们那么的幸福,赟会揉着她的头,那张冷峻的脸会露出难得的笑脸。可是现在一切都没了,想到这,度忍不住再次哭泣。她仇视着天神:“我要杀了你为赟报仇!”  

  度展开翅翼,冲向天神。只是天神挥手间便发出一道金光,度毫无悬念地重伤倒地。天神的脸上还是温和的笑容,仿佛刚才出手的不是他一样:“你又是何必呢。赟他苦苦哀求本尊放过你,你却要自寻死路。”  

  度露出凄美的微笑,黑色的鲜血映在她紫色的瞳孔,残酷而绚烂。【由于作者的变态恶趣味,所以魔族的血是黑色滴!】她爬到赟方才消散的地方,躺下轻笑了两声:“我知道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只是我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呢,他那么不爱惜自己,我一定要去好好照顾他。我们说好的要永远在一起。”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度的身旁,紧紧地拥住了度。不错,那是魔界的主人,是度的最敬爱的父亲——夏尔达•利安德鲁•枢。“度儿,我绝不会让你死去的!”枢看着遍体鳞伤的女儿,心中的悲痛全写在了他的脸上,自己最宝贝最宠爱的女儿如今却如此狼藉。看着自己孩子身上的这些伤痕,曾视如珍宝的孩儿现在竟被人这样欺负,身为至亲怎能不感悲苦,心如刀割。  

  “父——亲!请不要救我,是女儿不孝,请容我陪他一起咳咳!去他的世界。”度微微睁开美目,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悲痛欲绝的父亲,父亲他,他哭了。从懂事起,她就唯一一次看见父亲哭过,第一次是因为母亲。因为母亲的死,父亲就犹如换了一个人,他不再是那最高傲的王者,他就只是一个失去心爱妻子的丈夫。那段时间,她白天看到是整天都沉浸在工作之中的父亲,夜里看到的是偷偷抹眼泪的父亲。  

  这一次她却让父亲哭了,这一次又是要过多久呢,她不知道了,因为她要去陪赟,她把最后一件礼物送给了父亲,希望她能过抚慰父亲那看似强大却又脆弱的心。度看着自己的父亲,嘴上抹上了一抹笑颜,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是昏阙还是死去了,恐怕也只有枢知道了。  

  枢看见女儿就此“睡”了过去,身体不禁颤抖,他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消磨,被愤怒取而代之,他双眼怒视着天神,之前的文艺范儿全都烟消云散。他忍着怒气道:“天神,我们约定过,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居然敢杀了我的女儿,你有何资格对她下手。就算她触犯了法则,那也是我魔界的事,不需要你越俎代庖。你是想挑起两族战争吗!”  

  现在事关要紧,是要把度带回去,枢也不再向天神多说,也没等天神开口。展开了自己的黑色羽翼想自己的宫殿飞去  

  六年后的神界,内个殿堂还是美丽如初,只不过物是人非,少了那一位神界的守护神,却多出了一个活泼俏皮的小孩。“爸爸,爸爸,你看这花环戴在辜头上好不好看。你快说嘛,快说嘛!”一个稚嫩的童声回荡在这一副美妙的花海画中。那小孩长得好生可爱,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像载满了世间所有的纯真。一身白裙,就如花海中的白色妖精,她的笑容是妖精给予她的幸福。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爸爸,要叫我瑾哥哥!”一个坐落在喷泉上的男子,勾了勾辜的鼻尖,装作很严肃的对着她说。他是六年前,依旧在这个地方,依旧是那一天的日期,与他大哥分离的——瑾。  

  他基本上就没啥多大的变化,还是很帅,帅的惊天泣鬼神。不过他的怀里却多了个小女孩留着和他同样的发色,银色在空中飘舞,绿光为衬,奏成了一曲美丽的童谣。  

  “瑾!我的父亲和母亲去哪儿了呢?你总说他们会回来接我的,但是我却从来没见过他们,瑾!你骗我!”坐在瑾大腿上的辜,眼神飘渺又想起了她从未见过的父母亲,眼底的哀伤被瑾看的清清楚楚。“不要叫我瑾,要叫我瑾哥哥,放心吧,我不是从没骗过你么,相信哥哥!”瑾温柔的看着辜,嘴中弥喃了几句,辜就在她的怀里安心的睡着了。原来辜就是之前内个小孩。  

  这样安逸幸福的日子,终究在一年后被完完全全的打破了,那一天辜始终都没找到一直呆在自己身边随叫随到的瑾,接踵而至的孤独使她害怕使她沉寂。因为就在那一天她失去的虽然只是瑾,但是瑾对她来讲就是她的全部。  

  不知从什么辜对于一切都开始淡然,她不再爱笑,她也不再活泼可爱,甚至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对于别人,对于自己都是那样冷冷的,小时候原本那丰富的小脸儿,现在却只有这一个色彩,以前的辜有爱心,对于一切受刑的人她都会为他求情,但是现在她却成了那个执法人,对于犯了错的人一点情面都不留,甚至是她从前最好的盆友。什么都变了,但是她的美貌却日渐增长,一个活泼可爱的小萝莉摇身一变却成了一个以冷酷美貌著称的行刑官。  

  神界中无人能与她的美貌并刊。她曾是大家厚爱的萝莉,如今却成了恐惧的梦魇。她是神界的大天使长,天神唯一的羽翼——翛楔尔•洛阎幻栎•辜  

  七年后的魔界,皇城的大街上,一队魔族浩浩荡荡地走着,前列是六个穿着轻便锁子甲的魔族士兵,腰间配着长剑。后列则是六个穿着重铠的守卫,手中紧握红缨枪。十二人保卫着中间的轿子。轿子是炫目的紫金色,面积十分庞大,足以容纳下二三十人,轿面绣着黑色的巨龙,栩栩如生。巨龙边上缀着各色丶魔晶,这种珍贵的修炼资源,谁都是好好宝贝着,轿子的主人居然用来当装饰品,这就是RMB玩家和普通玩家的区别。  

  轿子主人这么豪,却没有一个魔族会嫉妒,他们只会觉得这一切都那么理所当然,不为别的,只因为轿中人是魔界圣子,现任魔王的亲孙女——沙拉曼达•奈莩帝桑•尊。她在魔界地位仅次于魔王大人,在未来也会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成为魔界第一人。  

  与轿子成为鲜明对比的是街边的一个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看不轻脸,银色的长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旁边是几个魔族少年,一边踢打着银发少年,嘴里一边辱骂着:“你们神族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像个丧家犬一样啊!”“呵,不是看不起我们魔族嘛,还堕落来魔界干什么?”“和神界的贱货说什么啊,打死他!”  

  银发少年无喜无悲,眼神没有一丝波动,任凭他们打骂,只是眼眸深处,悲痛和思念两种情绪在不停交替。  

  “等一下。”轿中人缓缓走来,她身着红色长袍,里三层外三层的,十分奢华。头上带着类似斗笠一般的东西,轻纱罩住她的脸和头发。几个魔族少年一惊,连忙行跪礼:“参见圣子殿下。”  

  尊(下面简称圣子大大为尊)没有让几个魔族少年起来,而是向银发少年伸出稚嫩白皙的手,用软糯甜美的声音问道:“你可愿与本殿回去?”  

  银发少年抬起头,那是一张污秽的脸,却依稀可见底下俊美的容颜。他怔怔地看着尊,片刻后伸出脏兮兮的大手握住了尊的小手。  

  回到尊的圣子殿,尊让仆人带银发少年下去梳洗,再出来,已是一个俊美非凡的少年,银发柔柔的散着,一袭紫衣飘逸出尘。尊也摘下头上的斗笠,一头微卷的冰蓝色长发垂到脚踝,白皙的脸上一双紫色透亮的眼睛满是笑意。  

  看着眼前可爱粉嫩的尊,银发少年怔了一下,像是回想起了什么一样,又垂下睫毛,盖住了眼神。只是这也让他没看到,在他垂下眼的瞬间,尊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马上变成了充满邪气的勾唇。  

  “你有名字吗?”“没有。”“那你就随本殿姓吧,就叫沙拉曼达.弗帝络斯.陌,怎么样?”“恩。”“来,亲爱的弟弟,叫一声姐姐给我听听。”“我比你大。”“那有什么关系嘛,来,叫姐姐!”  

  【爱的小剧场】  

  林逸:(委屈脸)枫,夭妖和蛋蛋是不是不爱我了,她们好久没有让我出场了。  

  沐枫:(抱着林逸,揉他的头发)放心吧,你这么可爱,她们怎么舍得呢?  

  蛋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夭妖:可是我们家林逸真的很可耐啊,瞧瞧这小脸美得,再瞧瞧这身段软得,还有这皮肤嫩得呀!  

  妍曦(哭晕在厕所里):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是主角的说吗,为什么沐枫会和林逸在一起啊?!  

  凌兮and瞳汐:谁tm让你想干了我们俩,不知道我们两个是投资商吗!(转向夭妖和蛋蛋)下次找个有眼力的演员,让大爷我不开心了,找陌陌咬死你!  

  陌陌无辜眨眼中。  

  夭妖and蛋蛋:好咧,好咧,两位大爷好走,回去记得打点钱给小的们。卡号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