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劫爱 情非得已

第八章 彻夜照顾

劫爱 情非得已 潇亦歆 2169 2016-02-18 00:19:41

    阎筠溪躺在床上,全身酸软,慢慢坐起身,顿时感到一阵晕眩,远处,景焱彬坐在沙发上,手撑着头,想起昨晚,看看棉被下的自己的旗袍已被换了下来,变成了干净的睡衣,昨晚肯定他在照顾她吧。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苦笑,他肯定看到了吧。  

  阎筠溪赶忙把头发遮好,慢慢下床,却在刚刚站起来后狠狠摔在了地上,幸亏地毯很厚,虽没有摔疼,但却惊动了景焱彬。  

  “你怎么起来了”景焱彬走过来把她抱上床  

  “我没事了”阎筠溪垂着头嗓子哑哑的地说着  

  “昨天医生来过了,说你中了轻微的迷药,但你为什么会吐血?“景焱彬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昨晚谢谢你,我没什么事,只是身体本来就不好罢了。”  

  “你昨晚的表情可不是只是身体不好而已。”说实话昨晚的阎筠溪真的惊到他了。  

  两人沉默着,房间内一片沉寂,谁也没有说话,悦耳的电话铃声响了,阎筠溪刚想下床,景焱彬摆了摆手示意她别动,把她的拿了过来。  

  “妈!”嗓子似乎更加沙哑了  

  “朵朵,你没事吧!”姚佳婕急切的问道。阎筠溪听到倒有点失神,已经好久了,她没有听到这样急切的声音。  

  “似乎,那不是你真的员工。”  

  “怎么说?”  

  “首先他的中文非常流利,第二他与我参加宴会之前提到你提醒我,并且,我进入宴会有人对我行亲吻礼,他却什么都没有做,这更证明进会场前他说的你提醒我是假的,还有我不小心听到他和一些人说话,这个人貌似和君瑞有关。”  

  “你既知道了,为什么不离开。”姚佳婕还没说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的男人问道。阎筠溪,只是轻轻的瞟了一眼景焱彬继续对电话里说  

  “既然和君瑞有关,我就想知道下一步他们想做什么。”  

  “我知道了,你把电话给焱彬吧。”阎筠溪很是迟疑地把电话交给了景焱彬,两人不知说了什么,好像成心不让她听到似的,阎筠溪孩子气的撇了撇嘴。  

  挂了电话,景焱彬倒了一杯水温水给她又要了一碗粥,便坐在床边。  

  “你的房间你是不可能回去住了,阿姨交代我寸步不离的照顾你,所以你就住我的房间先养养身子,一会我把你的东西拿过来,你的房间离我的房间也不远,你就喝了粥好好休息吧。”  

  景焱彬一字一顿的对他说着,脸上没有平常文质彬彬的笑容,而是从黑眸透出的绝对和认真。  

  阎筠溪看着他心中蹙起一股暖意,垂下眸,很少有人这么照顾她,也许是她总是习惯性拒绝别人,可是现在……“景焱彬,昨晚,谢谢你!”  

  景焱彬只是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女孩的脸有着病态的孱弱,也许是因为救了他,所以在不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  

  喝了粥,阎筠溪又迷迷糊糊都睡着了,景焱彬坐在床边轻柔的拨开被头发挡住的小脸,看着她思绪却不禁想起昨晚……  

  **************************************************************************  

  景焱彬抱着阎筠溪走出了宴会,将他放在了车里,司机很快开车,这时的阎筠溪已经没有了意识嘴中一直喃喃道:“救我,救救我……  

  景焱彬以为阎筠溪只是单纯的醉了,坐在车的另一边并没有理会他,可是渐渐的听到阎筠溪的口中从喃喃自语开始抽提,景焱彬用手推了推她,发现怎么也推不醒,想了想整件事情,阎筠溪是阎家的大小姐,虽然从不露面,但是进门便表明了身份,而那些人竟敢如此明目张胆灌阎家大小姐的酒,并且阎氏集团的的人就在身边?景焱彬觉得有些不对,便给宇文泽阳打了电话,让他带医生和护士到酒店等他,宇文泽阳是T帮的二少爷,从T帮分舵找医生自然难不倒他。  

  景焱彬抱着阎筠溪到酒店时,宇文泽阳带着医生和护士已经到了。  

  让护士为她洗了澡,换了睡裙,医生便为阎筠溪检查身体。两位少爷在外室等  

  “景大少爷,怎么管起闲事了!”宇文泽阳的递了一支烟戏虐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与我家的关系”这话说的倒是理所应当。  

  “恩恩……”宇文泽阳边笑着点着头,表示非常相信他的话。  

  “这位小姐饮入些迷药,只是身体底子非常不好,又喝了许多酒,咽喉轻微灼伤,胃应该也是不好,因为现在没有仪器,到底有什么毛病也不知道,醒后不能吃油腻,尽量喝一些流食。得知没什么事,看了看表,夜已深了,便赶走了其他人,没办法床被人占了,无奈的景少爷只好洗了澡,在沙发上休息呢,心中想着明天和那丫头算这笔账!只是眼镜刚闭上,就听到内室传来声音。  

  阎筠溪是被胃振振灼痛感惊醒,这种感觉非常熟悉,连忙赤着脚拖着有些晕眩的身子跑进了卫生间,因为没吃什么东西,喝的酒几乎全部吐了出来,景焱彬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在吐,身子半坐在地上,景焱彬顾不得别的,连忙给他拿了一杯温水,狭小的空间弥漫的酒味,景焱彬嫌弃的瞥了阎筠溪一眼,却发现竟然已吐出了殷红的血,阎筠溪迷迷糊糊的漱了漱口,便摇摇晃晃站起身,景焱彬一把扶住她,看到脖子与锁骨处的疤痕,皱了皱眉,是谁,对一个女孩子下这样的狠手。  

  阎筠溪胃很痛,很冷,精神也是迷迷糊糊的直接扑到了景焱彬的怀中不情不愿的折腾,景焱彬无奈的扶着阎筠溪的腰  

  “要不是我妈说让我好好照顾你,别有什么差池,真想把你扔出去!”一手就将阎筠溪抱了起来,拿了条毛巾给他擦了擦脸,也不知怎的阎筠溪安静了,可没一会好像不满她弄着她的脸湿湿的,像一只小猫蹭着景焱彬的胸口。双手还环上人家的腰。景焱彬低下头,看着她清丽的小脸,纤弱的身子靠着他,没来由的性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心不停的跳。脸慢慢的靠近,直到快碰上她的唇,景焱彬马上清醒,马上把她想抱孩子一般抱到了床上,给她盖好被子。  

  竟这样静静的看着她,这样美的女孩子,想着想着便逃似的回到沙发上,明明已经很累了,却怎么都睡不着。开始质疑自己真的是因为自己妈妈说的照顾好她?  

  怎么也睡不着,景焱彬直接坐起来,走进内室,于是就这么鬼使神差的看了床上的女孩一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