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出关

凤凰逆 莫芙蓉 1990 2014-10-23 19:27:59

    那将领看了居民证,叫翠花,十九岁,大漠人士,确实是真的,还有官印,可这女子。他刚要上前,那女子却举起双手到他面前,一股恶臭,看起来又恶心,他差点吐出来:“去,去,去,走吧,麻风病可是会死人的,赶紧带走吧!”说完一脸嫌恶的看了那女子一眼,身材还可以,可惜这么年轻就得了这种病。真是天妒红颜啊。

  付芙蓉也没有办法,现在小命在别人手里,叫她抬起手吓人,她也只好依从了。不过这下是连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妹妹怎么惊扰官爷,官爷实在不好意思,妹妹,我们快走吧。”那男子催促道,却不敢拿手碰她,一来说是有麻风病,二来她可是皇后,不管什么理由都最好别碰为好。

  付芙蓉只好往前走了,不过走得慢了,渐渐落在三个男子后面,付芙蓉赶紧把手中的帕子丢在地上,怕被发现,赶紧又追上三个男子一起走了。

  一个边关士兵捡起那帕子想还给谁,却不知道是谁落下的,现在是关键时期,于是马上把手帕拿给边关将领王广:“王统领,可能是刚才那个女子掉的手帕吧?”

  “那女子得了麻风病的,你也不怕传染?”王广说是这么说,眼光却被手帕吸引了。

  “没看清楚,许不是她的,她一身恶臭,可是这帕子可香了。”小兵不以为然。

  “拿来我看看。”王广一看,这绣工出奇的好,一朵荷花含苞待放,一股浓郁的荷花香,是上好的香料啊,这帕子有一角绣着“芙蓉”两个小字。“芙蓉?”

  “王统领,听说皇后娘娘不就叫付芙蓉吗?当初那孔德的妻子也叫付芙蓉,特意被皇上改成柳若然了,这事可是人人皆知啊!”小兵继续说道。

  “刚才过关的可就只有这一位女子了,可是她得了麻风病啊。”王广也开始怀疑了,“我马上找龙将军说一说。”

  “王广,今天可有女子出关?”刚好龙葵已经走到王广身边,他不放心,还是亲自来看看。

  “只有一位老妇人,刚才还有一位得了麻风病的女子出关。”王广禀道。

  “可看了面容?”龙葵继续问道。

  “那老妇人看了的,可是那麻风病的女子得病戴了帽子看不到,可她的手满是溃烂的脓疮,还全身臭味,末将怕病传染开了不好,所以没有看脸就放行了。不过刚才有士兵捡到了一个女子的手帕。”王广将手帕递给龙葵。

  龙葵接过一看,那熟悉的荷花香依然沁人心扉,还有这刺绣不是付芙蓉的又是谁的?并且还绣着芙蓉二字。更加确定了:“这手帕可是那女子落下的?”

  “大概是吧?因为没有其他女子过去了。”王广也不太确定。

  “什么大概,赶紧追,一定是皇后娘娘。”龙葵忙往前跑,“穿着什么衣服?有几个人?赶紧的都不要守着了,赶紧跟我进城抓人,出了城可就是大漠了。”

  “是,末将马上带将军去抓人。”王广也赶紧跟上。

  “慢着,叫一个人去通知皇上,昨日皇上也到边疆了。”龙葵吩咐道,如果不是皇上梁棣下了死命令,一有消息必须上报,不然他真不想告诉皇上,“再叫人去关城门,任何人不准去大漠了,违令的全部抓起来。”

  “站住,前面的人全部停下来。”龙葵一行人终于追到了那三男一女。

  “干什么?官爷,不是放行了吗?还有什么事?”一男子问道。此刻四个人都停下来了。付芙蓉不能出声,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激动地看着龙葵,终于有救了。

  龙葵听了她的话娶了卫国公的二女儿,可怡郡主。想必过得也不错吧,龙葵还是如当初一样英俊,却多了份沧桑,许是守边关也很寂寞吧。付芙蓉心里想着,希望龙葵可以认出自己。

  “让那女子把帽子去了,看清楚容貌才准离开。”龙葵说道。

  “可是官爷,小妹翠花患了麻风病的,不能见人的,否则这病传播开了,死的人多了,到时候可不能怪我们啊!”那男子继续说道。

  “少废话,把面纱去了。”龙葵不耐烦了。

  “这位官爷,你也看看吧,你看这手都烂成这样了,人也病哑了的,看了也怕吓着官爷啊!”男子继续忽悠,同时让付芙蓉把手抬起来。

  龙葵皱眉,这女子真是付芙蓉吗?付芙蓉怎么可能得麻风病,可是眼前的女子双手都烂了,一身粗布衣服,很远都能闻得到臭味,万一真是得了麻风病的女子,这病传播开了死了百姓士兵,他这个将军也不好交差啊!而且如果真的是皇后的话,为什么一直不说话,皇后不认识自己了吗?为什么不求救?“这位姑娘,你真的是病哑了吗?可否说一句话?”

  付芙蓉有心想开口,可是身边的三个男子将她围在中间,手都按着腰刀,罢了,别指望龙葵了,才两年不见而已,看身形也认出了啊,这还丢了手帕的,太让她失望了。迫于形势,她只好闭口不言,不然小命都不保了。

  龙葵见那女子沉默,心想难道这手帕是别的女子掉的。如此想就一挥手:“罢了,放行吧。”

  “慢着,皇上有令,将三个贼人拿下,这女子就是皇后娘娘。”李暮不知何时已经冲上前来,“全部拿下。”带来的侍卫一拥而上。

  那三个男子也拔出刀与侍卫们斗起来。付芙蓉马上吓得站在一边,却见一个男子追了过来拿刀架在她脖子上喊道:“全部住手,放我们出城,否则我杀了她。”

  “住手。”龙葵马上反应过来,如果真是他妹妹,而且得了麻风病,他会拿刀架着她吗?差点被骗了,该死!

  “龙将军,救我。”付芙蓉也豁出去了,现在刀都架在脖子上了,还不说话就真的死了,曾那男子分神之际取下了帽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