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回信

凤凰逆 莫芙蓉 2012 2014-04-07 20:00:00

    “亏你还想着她,为她着想,她却是如何?不许求情,勾引皇帝可是死罪,朕是看在皇后的面上才饶她一命的。”皇帝也生气了,这付婷真不懂事,还差点害得他和皇后的关系不好,如果不是付芙蓉的亲妹妹,他真想直接杀了。

  “好吧,希望三妹以后会懂事点,明白皇上的苦心。”付芙蓉也不好求情了。

  “蓉儿最好了,不生气了。”皇上趁机抱着皇后,“我们高兴一下吧?”

  “去,你那些奏折还一大堆呢?”付芙蓉推开皇上喊道。

  “皇后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皇帝的兴致一下子全没啦。

  付芙蓉看皇帝如霜打的茄子,不禁好笑:“好了,皇上先去忙,晚上吃饭睡觉我都来陪你,就在御书房睡。”

  “太好了!”皇帝立马来了精神,“皇后可一定要来陪朕,如若不来,朕可派人来抓了。”

  “就了就一定会来,快走吧。”皇后说完将皇帝赶出了凤仪宫。

  皇帝也恋恋不舍的回御书房去面对奏章去了。

  “皇后娘娘,”桃红进来道,“付婷小姐已经回付府了,皇上下旨禁足,直到她出嫁,而且终身不得再入宫门一步,已经派人去守着了。”

  “谢谢你跟我说,本宫知道了。”皇后笑道。心想和皇上说的一样,皇上对不爱的人真狠心啊!一个年轻漂亮的妙龄少女被关禁闭,想想就觉得不忍。虽然皇上说不准说情,不过等皇上气消了,还是让皇上撤了禁足令吧。

  付勋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四女儿被送出了宫,还被关了禁闭。前几天还听付婷说皇上也很喜欢她,还让她经常到宫里玩的吗?现在是什么情况?

  付勋忙派人进宫向皇后打听了情况才惊觉,幸好,如果光是听付婷的一面之词,可是犯了大罪。勾引姐夫还是皇上可是会杀头的,这三妹也太大胆了。皇上没有杀她就算万幸了,定是看在皇后的面上吧?

  于是任付婷在闺房中大喊大闹,付勋也不管她了,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这傻丫头还敢闹。付勋最后还是好好地和付婷说了一通,她才终于明白勾引姐夫是会进猪笼的,而勾引皇上弄不好会满门抄斩的,两者都是死罪!皇帝如此处理,也是看皇后的面子才饶她一命。于是付婷也不叫不闹了,安安静静的受罚,也学着做起女工来。

  ***

  到了年关,京城中更见繁华了,人人脸上都洋溢着要过节的气氛。这一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梁朝的丝绸第一次出口到大漠去了。以前梁朝最好的丝绸可全是大漠产的啊!

  所以民间将皇帝和皇后当做福星来拜的人是越来越多。人人都说,多亏了皇后技术好,皇上也不藏私,梁朝的丝造业才超过大漠了。

  而且皇上和皇后的画像传到民间,人们才发现原来当今皇上和皇后都是国色啊!只要见过的人都赞美喜欢,说皇上和皇后天生一对。说皇上是第一美男子,皇后才是京城第一美女啊。如此种种。皇上和皇后听到传闻却笑不起来,因为以后要微服出巡都必须得化妆了,免得被人认出来。

  “皇后娘娘,这是龙将军派人送来的信。”桃红把信呈给皇后。本来是不送来的,不过皇帝看过后还是让送给皇后,就想看看皇后是怎么回应的。

  “哦,快过年了,龙将军是拜年了吗?”皇后拆开信看了,本来高兴的脸却皱了下眉,这信上全是思念之情,往日之事,看来龙葵还没放下啊。“拿笔来,本宫要写回信。”

  皇后一会儿就写好了,她将信纸放进信封,也没封口,就递给了桃红:“送去给龙将军吧。”

  “是,娘娘。”桃红拿着信下去了。可是出了凤仪宫桃红就将信送去给了皇上。

  “皇后知道我要看。”皇帝接过信封拿出信笺看起来。

  “应该不知道吧?”桃红疑惑,心想她没告诉皇后娘娘什么啊?

  “这信都没封口不怕掉了?”皇帝又道,“把信封好寄给龙将军,亲自让人送到他手里。”皇帝看过后将信纸又放回信封递给桃红。

  “是,皇上。”桃红见皇帝满面含笑,心中一宽,皇后娘娘一定没有让皇上失望吧?

  “朕去看看皇后。”皇帝边说边向凤仪宫的方向走去。皇帝想到信上的内容不禁又笑了。

  皇后在信上说她和龙葵是孽缘,和皇帝才是好姻缘。过去的都让他过去,现在她又有了太子,心中别无他求,但求夫妻和睦,子女平安。皇帝也对她很好,她现在很幸福,还说想当龙葵的义妹,和他结拜兄妹,并且希望义兄可以早日成亲传宗接代。希望来年可以听到他结婚的好消息。还说京城和大漠边界遥远,勿以为念,希望他以国家大事为重,皇上是一代明君,希望龙葵对皇上忠心不二,专心守好国门。最后说有些事她放下了希望他也放下。

  又想到一年之前将龙葵调离京城到和大漠交界的边境上守卫边疆,没事永远不得回京城。付芙蓉还和皇上闹脾气,说什么永不回京做得过分了点,现在又劝龙葵安心守好国门了。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让人弄不懂啊!不过只要她放下了,那他也放心了。这一年来就怕她对龙葵藕断丝连,所以才将龙葵送得远远地。现在只要她忘了他,那他也不必介怀了。

  “蓉儿。”皇帝悄无声息地进了凤仪宫,偷偷地斥退了宫女们,然后走到皇后身后抱住她,“蓉儿又在做什么?”

  “天冷了,我给宜儿做件冬衣。”付芙蓉见是皇帝,也不停手,继续缝着衣服。

  “该休息了。”皇帝一把抓过衣服放到一旁的桌上,阻止了付芙蓉的动作。

  “还这么早呢?”付芙蓉只好放下针线。

  “天冷了,朕也觉得冷,想和皇后取暖,成吗?”皇帝一下抱起皇后。

  “这么早上床不怕别人说?”付芙蓉不好意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