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痴心妄想

凤凰逆 莫芙蓉 2051 2014-03-31 20:00:00

    “既如此你觉得当什么官才配得上你?”付芙蓉问道。

  “自然是宰相之位。”孔德自豪的道。

  付芙蓉不禁摇头,幸好老天帮她嫁了皇上,不然嫁给这个自私又自大的臭男人那她一辈子都完了。

  “如果你当宰相,那公主的爹又当什么?况且凭你,拿什么和我二哥比,我就觉得你这个京城第一才子也是徒有虚名,我二哥才是真正的雄才大略,最关键的一点是还比你谦虚。你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想当宰相,凭什么?论家世才学,你哪一样数一数二了?”付芙蓉不屑的道。

  “皇后娘娘就是如此看臣的?”孔德心中一沉。

  “是,说文不能安邦,说武不能定国,在本宫心目中,像皇上如此文武俱佳的男子才是真正的英雄,我付芙蓉能成为皇后是天大的福气了。至于你,却是德行很差的人,根本不值一提。皇上是天子尚且还谦虚地礼贤下士。而你一个小小的官员口气还不小,没一点谦虚待人的影子,还见异思迁,朝秦暮楚的。是你当了宰相,对国家君王也是如此狂妄如此摇摆不定,必定是个奸臣。况且你手无缚鸡之力,若国家有难,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还想担当宰相如此重任?简直痴人说梦!”付芙蓉不客气的浇一桶冰水,希望孔德能清醒。

  孔德愣了一下,马上明白过来,以前真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听皇后娘娘一言,让微臣明白自己太不自量力了。我们可以定亲也算是有缘分。”孔德见付芙蓉没有反驳又继续道:“如果当初我不是贪慕宰相的权利和柳若然的美貌,将你接回孔府,那现在我有付府的财力支持,也会有一官半职的了。你也会是我的妻子,说不定也有孩子了。”

  “说你痴人说梦,真是一点没错。”付芙蓉说道,有些话不说清楚他不会死心的,“当初决定嫁入孔府,我就打好了主意绝对不靠娘家了。如果你想借我付家的财力,那我就拒绝,如果你因此对我不好,我一定会和你合离的,不会像柳若然这般纵容你,还好心帮你保住官位。我不是柳若然,我是付芙蓉。所以不会任你对我胡作非为。付家也不会为你出一分钱!况且当初你想接我出宫也是不可能的,当时皇上知道了就决定不放我出宫了,如果若然妹妹回宫了,就她当皇后,再封我为贵妃。只是最后若然妹妹没有进宫,所以是你捡了便宜的。你还后悔,还抱怨什么?”

  “既然如此说来,那皇后当时也是想出宫而皇上不许呢?”孔德问道。

  “是。”付芙蓉也没有否认。

  “那么皇后娘娘对微臣想必还是有余情未了了。既如此,让我做娘娘的情人吧?”孔德拉着皇后的衣袖,“皇后娘娘生产长胖了,皇上必是厌倦娘娘而去找别的妃子的,娘娘深宫一人必是孤独难眠,就让微臣来替娘娘排解寂寞吧?”

  “放手,胡言乱语什么?”付芙蓉气愤地道,看来这几个月皇上找别的妃子都传遍了,都让人误会他厌倦她这个皇后了,这世人的嘴真碎,可也管不了啊!

  “皇后娘娘不必如此不好意思,微臣很理解娘娘的不开心,会对娘娘很好的,臣不嫌娘娘长得胖了,相反,臣还喜欢女子丰满一点。”孔德厚颜无耻的说道。

  “滚远点,别碰我,我是不会和你有任何关系的。”皇后忙挣扎着躲开孔德伸过来的手。

  “皇后不用害羞啊,只要臣不乱说,没人会知道的。”孔德说着又来抓付芙蓉。

  “救命啊!”付芙蓉吓得大喊,这孔德莫非神志不清了,大白天也敢乱来。

  “放开皇后。”皇帝远远看见两个人争执起来,忙跑过来,就见孔德在拉付芙蓉,而付芙蓉在挣扎着,于是上前一掌将孔德打翻在地。然后问道:“怎么了,蓉儿,没事吧,我听到你说救命?”

  “这驸马色胆包天,竟然叫本宫当他的情人,说皇上你嫌弃本宫长胖了,他不嫌弃。”付芙蓉缓了口气才对皇帝笑道。

  “找死!”皇帝一怒道,“来人,拖下去砍了。”

  “皇上请息怒,你杀了驸马,公主怎么办?”付芙蓉劝道。

  “皇上,怎么了?驸马爷做错了什么事要杀头?”柳若然也跑过来了,她听到要砍孔德的头,心中大是疑惑。

  皇帝看到柳若然火气小了,又看了皇后肯定的眼神,罢了,给孔德一次机会:“没什么?朕在开玩笑呢!”

  “对,妹妹不用担心,只是刚才驸马说了几句对公主不敬的话惹皇上发怒而已。”付芙蓉也道,还是瞒着柳若然为好,不然两个人的关系更不可能好了。

  “对,驸马爷从今以后要小心做人,对公主敬爱,不可以惹公主不高兴,也不可以再胡思乱想,痴心妄想再做糊涂事。今日没有铸成大错朕就饶你一命,不过驸马如果再敢对公主或皇后娘娘还有朕说一些大不敬的话,那么刑部大牢的刑罚,驸马爷就等着一一尝个遍吧!”皇帝意有所指的道。

  “是,微臣谨记在心,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会说些大不敬的话了。”孔德此刻早已跪在地上,背上都湿透了。差一点连小命都没了,况且刑部那些大刑岂是他一介文弱书生可以受得的,不过皇上说让他尝遍了才死,那一定是生不如死了,“微臣以后一定会对公主敬爱有加,对皇上和皇后娘娘尊敬有礼,不敢有丝毫忤逆了。”

  “希望真的如此就最好,别让朕再听到你做错事的一点风声,否则后果自负!”皇帝又道,“刚才驸马出言不逊,朕甚不欢喜,就罚驸马在此跪到天全黑才起吧。小顺子,你留在一旁守着,天黑再回宫复命吧。”

  “是,皇上,奴婢一定好好地守着。”小顺子公公立马接下旨意,这驸马一定是惹到皇后娘娘了吧?不然就说公主几句不敬的话至于跪这么久吗?看驸马这么弱的身子跪下来一定得大病一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