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生死相随

凤凰逆 莫芙蓉 2147 2014-04-03 20:00:00

    “好可爱,太好看了,蓉儿你说会做衣服,我还当你随口说来着,即如此,哪天有空也给为夫做件衣服吧?”皇帝看着小衣服立刻爱不释手。

  “好啊,只要皇上不嫌臣妾做的不好,我就和你做一件衣服。”付芙蓉道。

  “怎么可能不好,蓉儿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看你做的鞋子,朕穿了你的之后,别人做的,朕都不想穿了。给宜儿做的也如此好,朕对皇后有信心。”皇帝指着脚上的鞋子道。

  “好吧,我明天开始就给你做。”皇后又道,“不过要找一架织布机到宫里来,我想亲自给皇上织一匹布。”

  “好,只要皇后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朕都派人去做,无论皇后要什么?”皇帝立马道,付芙蓉还真的亲自织布啊!

  “如果我说要天上的太阳,月亮,皇上也给吗?”皇后笑道。

  “皇后,你这可为难朕了,好了朕改口,只要朕能办到的都答应皇后可好?”皇帝道。

  “这还差不多。”皇后笑着拿回小衣服又缝起来,她还没有缝衣袖呢?

  看到皇后巧手,不一会儿衣袖也缝好了,一件衣服做成了。皇帝不禁叹道:“朕这是要多好的运气才遇到蓉儿这样十全十美的皇后啊。不但美貌无双,琴棋书画精通,下得厨房,出得厅堂,又会织布纺纱做衣服做鞋子,绣工更是出色。幸好蓉儿以前无人知晓,不然不止梁朝,连大漠也会有人慕名来梁朝提亲了。幸而老天爷也厚待于我,才将蓉儿送到我的身边,朕真是有福之人啊!不过蓉儿家里虽然不是官家,可也是富甲京城了,蓉儿为何学的如此多的手艺,而且样样精通。如果是为了当皇后或出名,以前怎么听说你从不出席宴会呢?”

  “皇上有所不知。我其实也是嫁予皇上后父亲母亲才告诉我真相,小时候那算命的说我是天生凤格,一辈子的皇后命,而且富贵非常。可是父亲母亲见我们并非官家之人,梁朝有规矩除非是选美女否则都是官家女子才可以入宫,如此我入宫的机会渺茫。父母又怕我从小心里惦记着能做皇后就自恃美貌,不学无术反而害了我。又怕我长大了万一希望落空一定更为失望。因此从小就骗我说我的命运不好,夫妻不爱,命运多坎坷,只有自力更生,发愤图强,才可以保一世安荣。我心里也不服自己会是这么差的命,于是除了武功,我可不想跑江湖,刀里来雨里去,不保险;也没有学医,女的学医都当了接生婆;也没有学算命,那只是江湖忽悠人的把戏,不过天文地理我也都学了的。除此之外我都去学,父母也支持我,还花重金雇人教我,说要学就学最好的。所以我才学了这么多,心想就算以后嫁的人不好,我随便凭一门技艺也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付芙蓉平静的解释道。

  “你没有想过靠娘家吗?”皇帝问道。

  “富贵如烟云,谁知道今天如此,明天又是如何?还是靠自己稳当。”付芙蓉淡然一笑。

  皇帝听到付芙蓉如此说心中更是庆幸得此佳人真是平生最大的福分。上天真是眷顾他们啊。

  “那如此,如果哪天朕不当这皇帝了,还要靠皇后赚钱来养家了。”皇帝开起了玩笑。

  付芙蓉自豪的说:“好啊,只要你不怕别人叫你小白脸,我养你一辈子也没问题。”

  皇帝抱着皇后笑了:“开玩笑的,为夫也不是吃素的,就是弹琴卖画当杀手也绝对饿不死你和孩子,只要你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

  “只要你不赶我走,天涯海角,富贵与否我都生死相随。”付芙蓉也反抱着皇帝。

  “好,朕也与你生死相随。”皇帝此刻觉得是无比的幸福。

  ***

  第二天,织布机抬来了,皇后特意选好了上等的丝线纺起来。下午皇帝来了,见皇后在织布也安静地在一旁看着也没有打扰她。

  其实皇帝一直在欣赏美人呢,现在的皇后又恢复成以前的样子了,甚至是更好看,带了一种母亲的慈爱的感觉,现在的付芙蓉看上去更慈眉善目,亲切可人了。想到昨夜的温存,皇帝又想吻皇后了。以前他对任何人都没有这种感觉啊,看来皇后真是他的克星。

  “娘娘,太子饿了。”桃红抱着太子走过来。

  “给我吧。”付芙蓉接过孩子就喂起奶,喂完了又将孩子递给桃红,“带他去花园中逛逛吧。”

  “是,皇后娘娘。”桃红抱着太子下去了。

  付芙蓉又坐回织布机前继续织布。皇帝可坐不住了,刚才就想吻她还好一点,可是后来见她喂奶时露出了洁白的***小东西在吃,他忍不住怨道,他也想尝一尝是什么味道啊;看小孩的手抓住付芙蓉的***皇帝的小弟一下就立起来了,他也想抓一下啊!现在小东西终于走了,他是不是也可以感受一下了。

  “皇后。”皇帝甜甜的喊道。

  “皇上怎么了?”付芙蓉很好奇现在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吗?为什么没有喊她蓉儿。

  “皇上有需要,要皇后的配合。”皇帝阻止了皇后织布的动作。

  “别闹了,什么事?皇上快说吧,别耽误了本宫织布。”皇后略微不高兴了。

  “皇后一切可得听皇上的,朕现在命令你停止织布,跟朕到里屋去,朕有话对皇后讲。”皇帝拉起付芙蓉往内室走去。

  “皇上不是说一切都听我的意见吗?说话不算话?”付芙蓉假装生气了。

  “平时听你的,现在是特殊情况,特殊事情。”皇帝不好意思明说。

  “很重要吗?”皇后问道。

  “是。”皇帝说完拉着皇后进了内室,并且朝外大喊一声任何人都不许进来后,就开始不安分起来。付芙蓉这才明白皇上要做什么?

  “皇上,现在可是白天啊?”皇后犹豫着,“万一被人撞见。”

  “看见了又怎样,你是朕的皇后啊,什么人敢说三道四的,不要命了。”皇帝又耍横了。

  “说不过你,这大白天的怎么来了兴致?”皇后问道,她今天可没有引诱他啊。

  “刚才你不是喂奶来着吗?”皇帝厚颜道,“看那小子吃的欢,又抓又捏的,我也想。”

  汗,敢情皇上连儿子的醋也吃啊,以后喂奶再也不让皇上看到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太低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