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2芙蓉

凤凰逆 莫芙蓉 3282 2014-02-16 14:21:26

    “皇上”芙蓉听得这一声喊,心道幻听了吗?是否听错了,她嫁的人可是孔德啊,下人也该叫公子或者少爷才对啊?不过只一声过后就安静了,下人都退下了吧?她想揭开盖头看一下周围的环境,但是又怕进来的人看到。万一真是嫁错了,怎么可能,刚才那媒婆不会认错啊,再等等看,许是听错了,对,一定是的。

  “你叫若然,柳若然是吧?”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芙蓉的脑子轰一下,天啊!真的错了,是哪个环节出的错,明明她上的是孔府的轿子啊!怎么会,不会是刚才上茅厕的时候,出来后上错了轿子吧。不会啊,她看不到,媒婆不会弄错啊,这怎么回事?

  见那人不回答,装矜持吗?梁棣笑了笑,伸手摸她的盖头。那人却如触电一般的忙移到另一边,梁棣笑得更欢了。“怎么,当我的皇后不高兴吗?”他本来以为她是很乐意当皇后的吧,看来只是那柳如仕一个人的意思了吧?

  “不是,我只是”芙蓉不知道如何开口。说实话吗?这可是欺君之罪啊,可不说这婚姻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啊!这一错就是一生了。趁现在还没怎么,说吧?不行,另一个声音说到,芙蓉你可蠢啊,如果一说可是全家杀头的罪啊,皇帝会相信你的说辞吗?会不计较吗?可是又不是她故意的,凡事都讲一个理吧。可是听说这皇帝性喜无常,暴虐成性啊,万一他一怒之下乱杀无辜,算了。反正皇帝也没有看过人,先碰碰运气吧。而且若然妹妹只要知道嫁错了也一定会叫人来说的,她先等等吧。柳若然说还好一点,比她说强,她爹又不是朝中大臣,这个险还是不冒为好。

  “只是什么”皇帝玩味的想这美人还真有趣。

  “没什么。”芙蓉忙道。还是别惹事为好,也许等不了多久柳若然就会来消息了。

  “真没什么?”皇帝端起酒“那就过来先喝交杯酒。”

  “可是”芙蓉急了,柳若然还没来消息,她这儿喝了酒可就是铁板定钉了。

  “怎么,嫁给朕做皇后,真的很委屈你吗?”皇上发怒了

  “不是,我觉没有那个意思”芙蓉听皇帝发怒了,果然是个暴君,惹不得“皇上请息怒。”芙蓉一下跪在地上。

  叫他皇上又叫我,真搞笑,这称谓乱的,不过见她定是吓着了。今天是新婚之夜就陪她玩玩吧。也许她会给他惊喜呢?他上前扶着她的手臂将她扶起来“来喝酒吧。”

  “好的,皇上”芙蓉任由他拿着手臂走到桌前坐下,她还盖着盖头,在他的示意下配合的喝了交杯酒。

  “好了吧。”芙蓉又摸回床边坐下。

  “怎么,这么快就急着上床了?”皇帝调笑道。

  “说什么呢?谁愿意和你上床了,我才不稀罕你呢!”芙蓉反驳道。

  “那说说你稀罕谁呢?”皇帝也不禁跟着她忘了称谓“我倒想知道。”

  “没有谁呢?”芙蓉小声道,这个皇帝真气人,幸好她不是嫁给他,但是现在必须先稳着他,不然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就晚了。

  “那我呢?”皇帝觉得眼前的人儿真不一样。他以前见过的女人都怕他,这个若然果然人如其名,一点惧意也无,连臣女的称呼也无,不是知书达理吗?

  “你又不是我什么人。”芙蓉急道,出口才反应过来,暂时还不能这么说。

  “不是你什么人?”皇帝又怒了“我是皇上,你是皇后,竟然说不是朕什么人,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你不怕死,难道就不怕我治你柳家的罪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芙蓉急了,怎么说呢?若然还没有消息来,幸许是宫里大,传消息也慢吧?“我只是”还是不知道怎么解释,直接说你不是我要嫁的人,所以不是吗?

  “算了,朕也不同你计较了。”皇帝见她着急解释又放下心防“听说你是京城第一美女,那长得也很好看吧?”

  “那是别人乱说的,我才不是呢?”因为她不是柳若然。

  “哦,那待朕仔细看来。”说完他揭下她的盖头。只见那青丝之上戴着凤冠,眉若远山含黛,不涂则黑,眼若星辰,唇若樱桃,让人想一亲芳泽,肤若凝脂,两颊绯红,好一个倾国倾城,比记忆中画上的女子岂止多了三分姿色。“果然是美”,可惜不是已经知道的那个人“不过你是谁?”

  “...”芙蓉不知道该怎么说起,说实话吗?

  “你不是柳若然,你是谁?”皇帝笑着说道。这柳如仕不是想让自己女儿当皇后吗?怎么送个美女来,还是比柳若然更美的美女,找得真好,他是挺满意的。瞧眼前的这个人儿,此时没有一点惊慌,就这份定力就可以了,犯了欺君之罪还如此从容不迫。

  “是,我不是柳若然,我叫付芙蓉。”芙蓉一咬牙,算了先全说了吧,反正皇帝也认出了她,再瞒也瞒不下去了。反正她也不是故意欺君的,幸许他不会怪罪她也不一定啊。“我不是故意来顶替的,一切都是误会,只是上错了花轿,我本来应该去孔府的。”

  “哦,是嫁给孔德吗?”皇帝觉得好奇了,怎么可能连新娘都弄错了。

  “是啊,恐怕这会儿若然妹妹已经在孔府了。”芙蓉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一定是刚才我们俩在路上一起用了茅厕之后,出来后就上错了花轿吧。柳若然也许也发现了,会派人过来说的吧。”

  “有这种事?”皇帝觉得这女人说谎也不找个好点的理由。

  “皇上若是不信,你把今天护送婚礼队伍的媒婆叫来问问就知道我说的话是真是假了。送我的是刘媒婆,就不知道柳若然的是谁了?”芙蓉认真的道。

  “传李嬷嬷。”皇帝半信半疑的道。

  “老身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不一会儿李嬷嬷进来了。

  “平身,起来吧,朕有事要问你。”皇帝看了看付芙蓉又看了看李嬷嬷问道:“今天你可是到柳府接的小姐?”

  “是啊!”李嬷嬷好奇了“皇后娘娘是在柳府接的啊,这是所有人都看到的啊!”

  “在路上可发生了什么事吗?”皇帝问道。

  “在路上没发生什么事?”李嬷嬷更奇怪了,难道出什么事了?“娘娘只上了一次茅厕,其他什么事都没有。”

  “你可认识皇后娘娘?”皇帝问。

  “不认识,老身未见过皇后娘娘的面,皇后一直盖着盖头。”嬷嬷回道。

  “那你凭什么知道你接的是皇后娘娘,朕可是听说有两位新娘一起入厕。”皇帝又问。

  “哦,老身认得盖头啊,虽然皇后娘娘和那位付小姐身形很像,衣服也一样,可是盖头不同,皇后娘娘的是绣的凤凰,付家小姐绣的喜字。只是这不同,我还同刘媒婆说皇后娘娘和付小姐嫁衣都挑选得一样的,真是太巧合了,可见二位小姐的眼光也一样。是付小姐先出来盖了喜字的盖头被刘媒婆先接走了,皇后娘娘解大手,所以后出来,盖了凤凰的喜帕。”李嬷嬷自然地回道。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皇上悠然的道。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也不会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

  “是,老奴告退。”见皇上叫她下去,李嬷嬷想看来是自己多心了,这一定没什么事吧?这皇后娘娘长得天姿国色的,果然名不虚传。

  “皇上”见没外人在了,芙蓉跪下“小女已经说清楚了,不管皇上相不相信,小女却是无心之失,真的无心欺君罔上,还望皇上你大人有大量,可以从轻发落,将臣女送到孔府,将柳若然接回宫中。”

  “你以为这是儿戏吗?”皇帝笑道。虽然送错了,不过他对眼前的人儿甚是满意,既然上天给他送来一位绝世佳人他岂有不收的道理,他也庆幸上天开了个玩笑,还送来了好事。不然他还不知道这京城之中还有比柳若然更美的女子。

  芙蓉心里一下冷静下来,对啊,这么多人看到,怎么还可以明目张胆的换回来?是皇后娘娘弄错了,又不是一般的婚嫁女子。“皇上,那你偷偷地将我送到孔府,再将柳若然接回来,皇上一国之君,区区小事肯定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定没人知道的。”

  “你就那么想去孔府吗?”皇帝有些生气了,虽然他对女人不感兴趣。但是听到她这么想和他撇清关系,他还是很不爽的。以前的那些女人哪个不是见了他就取悦他迎合他,不管是否虚情假意。可现在她在他的面前,一点不像那些女人一样扑向他,反而一点也不感冒,是今天的他看起来不帅吗?他看向一旁的镜子,铜镜之中的他丰神俊朗,英气逼人,一身喜服更衬得他挺拔宜人,和一边跪着的美女,真称得上一对璧人。

  “起来吧。”皇上扶起芙蓉“我会派人去接柳若然回宫,不过你不用去孔府了,永远都别想离开宫里!你以为我这皇宫里这么好进,这里只可以进人不可以出人。如果柳若然接回来了,我也会封你为贵妃,如果她回不来,那么以后你就是柳若然了。”

  “什么,你不可以这么霸道。”芙蓉心想这是进了狼窝了,只能进不能出。她可不想嫁给皇帝,一如侯门深似海,深宫更可怕,她可不想一生都完了。何况这皇帝惹不起,伴君如伴虎,而且听说他对女人一向只有两三天的热情,热情一过不理她了,那她一辈子都完了。可是她要嫁去孔府也是没有希望了,怎么办?“你都不问我愿不愿意就一意孤行,我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