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凤凰逆

3将错就错

凤凰逆 莫芙蓉 3938 2014-02-16 14:56:49

    “朕需要讲理吗?”皇帝又恢复了一脸肃容,还没人敢当面顶嘴的,这丫头真不怕死,“不想死就认命吧,既然上天将你送到宫里来,那你就是朕的人了。”见她有一点怕他的表情,他神色又缓和起来。“如果柳若然不回来,以后你就是柳若然,就是朕的皇后。朕不会亏待你的,你只要做好皇后的位置就行,我喜欢男人,对女人没兴趣,对你也没兴趣。”说完匆匆走出了喜房。皇帝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说,只是看着她的脸突然一阵心跳加速,不会,他不会对这女人感兴趣的,可是走出房间只要想到她的样子那清澈如水的眼睛又是一阵心慌意乱。梁棣忙摇摇头,还是先办正事为好。

  芙蓉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紧捏在一起的双手也放下来。还好,对她不感兴趣。不过这么帅一个男人却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真是可惜了。不管了,他喜欢谁和她没一文钱关系。她祈祷着柳若然快点传消息过来,如果柳若然回来了,希望让她帮忙求一求皇上让她出宫,即便不嫁去孔府,只要能出宫就好。虽然四周的陈色很豪华,可是她家里也是京城首富,她爹可是做珠宝生意的,所以这屋里的东西并不能引起她的兴趣。好累啊,先睡觉吧,反正皇帝也出去了,他说他对她没兴趣,那一定不会再回来了。

  她取下凤冠,揉了揉肩和脖子,放下一头青丝。一想又不对,万一柳若然来了消息她又要起来,说不定就可以回家了,她又将头发挽起来盘在头上。

  “不用盘头了。”一个男声响起,让芙蓉的手一抖,梳子掉在了地上。皇帝将梳子捡起来放到芙蓉手中笑着“柳若然不会回来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她好奇他才出去一刻钟啊,这么快就知道消息了吗?

  “孔府内有我的人”皇帝也不瞒她,“朕在京城的大官家里都有眼线。他们说孔德和新娘在一个时辰前就已经洞房了。”

  “怎么可能,孔德不知道,难道柳妹妹也会搞错吗?”付芙蓉不信。

  “由不得你不信,朕的人都不敢乱说的,恐怕他们都将错就错了吧?”皇帝不以为然地笑道。

  “将错就错。”芙蓉不信,但又不得不信,皇帝的人是不敢对皇帝说谎的,还有,如果是假的,为什么柳若然不来报信呢?“看来皇上不受欢迎啊!”

  “什么?”芙蓉这句话虽然说得小声可是皇帝还是听到了,他就这么惹人讨厌吗?怎么一个两个都不想嫁给他,而想着嫁入孔府,那第一才子之名就那么好吗?比皇帝更好?“敢说朕,你以为你很行吗?怎么那孔德一下就变心了,也不派人来问问到底哪里出了错,不怕你出事,也没人来寻,还心安理得的占了朕的女人,可见你也不怎么受欢迎啊!”皇帝不服气,这孔德胆子也大啊!

  “我倒是无所谓啊。”芙蓉很平静地道:“本来那孔德就是看上我家的钱,和我又不认识,谈不上有感情,更说不上变不变心,现在有宰相的女儿嫁给他,一样的有利他的仕途。他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可是,对你才是,明明柳若然妹妹知道你是皇帝却不回宫,甘愿嫁给别人。可见这才子的名气比皇帝更大啊!”

  “你!”皇帝真生气了,这女人怎么喜欢和他抬杠呢?是挺有趣的,不过他会让她得意不起来的。“不管怎么说,既然他们都圆房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是不是也该洞房了啊?”

  “不行,不可以。”芙蓉此刻才害怕起来“我是付芙蓉,不是柳若然,凭什么要嫁给你,我要出宫,我要回家。”

  “你这个女人真是,你是不是没听懂我刚才说过的话,朕是皇上,这天下的女子只要朕愿意都是朕的,包括你在内,管你是谁?”皇帝气结,这女人绝对是故意气他的。

  “你不是说对我没兴趣吗?你只对男人感兴趣。”芙蓉理直气壮的说道。

  “开头是没有兴趣,不过现在有了。”皇帝也不生气了,逗逗美女也不错。

  要不要这么无赖啊,付芙蓉对皇帝无语了。

  “为朕宽衣。”梁棣站直了身子,他倒想看她如何沉得住气。

  “不会”芙蓉是真的不会,长这么大什么都学,也努力去学,可就没有学习怎么侍候人过。

  “不会可以学,快点过来。”皇帝怒道。不对她发脾气就以为他好欺负吗?

  孔府

  柳若然坐在床沿,心里想着婚礼怎么这么简单,她知道的就不只是拜天地这么简单啊。难道是皇帝不喜欢娶她所以将程序简化了。幸许如此吧,看来以后的日子更说不清楚了。

  “公子”众侍女行礼,待孔德也在床边坐下,忙拿着花生枣子撒向新娘新郎。

  “下去吧。”孔德喝退侍女,至此喜房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了,“小姐,哦,不,夫人”

  柳若然回过神,刚才侍女叫公子她也没有听见。现在听到一个男子这样叫她,她不禁一笑,几时这皇帝还这么讲理了,她也回道:“夫君。”

  “我们先喝交杯酒吧?”孔德说着伸手拉着柳若然的手,柳若然本想拒绝又想到既然是夫妻了,也没有什么禁忌了,于是就任他牵着手走到桌旁坐下。孔德又举起酒杯递给柳若然“拿着这杯酒。”然后他自己又倒了一杯酒拿着,两个人配合着喝了交杯酒。柳若然喝得有点急了,呛了一下。“夫人没事吧?”孔德忙伸出手在柳若然背后轻轻拍着帮她顺气。

  柳若然觉得好多了“臣妾没事。”

  “臣妾,夫人不必如此客气。”孔德惊讶不已,这付芙蓉太讲理了点吧。他们现在是夫妻啊。又不是君臣。

  “好的,那我就不拘礼了。”柳若然暗自高兴,原来皇帝是不拘于礼数的人,开头她还担心婚礼过于简单,看来是她多想了。

  “我们回床边吧?”孔德又牵起柳若然的手走回床边坐下,“夫君看看娘子长得如何?”说罢伸手将盖头揭去。那一种如白梨花淡雅的肤色,衬着红红的胭脂如宣纸上晕开了那一江春色,让人怦然心动。孔德看得喜不自禁,“芙蓉,你长得如此国色,为何外面却从未听说过啊!”

  “芙蓉,皇上,我是柳若然啊!”柳若然不禁心里一沉,眼前的男子也是一身喜服,看不出身份,但是自己嫁的人是当今皇上啊。

  “皇上?你不是付芙蓉吗?我是孔德啊。怎么不是吗?”孔德也吃了一惊。

  “我是柳若然,这里不是皇宫吗?”柳若然晕了,怎么皇帝成了孔德了,她只是祈祷来着,真的成真了,还是她在做梦?

  “这里是孔府啊,我是孔德。柳若然,慢着,你就是那个京城第一美女柳若然吗?你不是嫁给当今皇上吗?怎么到孔府来了?”孔德心里一下凉了,怪不得这么美,原来不是付芙蓉,是柳若然啊。但是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

  “我真的是柳若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到孔府来了”柳若然回忆着婚礼之前在路上的事情,哪里出了错?等等,是不是上了茅厕过后哪里弄错了,上错了花轿了吗?“把媒婆找来问一下就知道了。”

  “媒婆?她知道什么?怎么会接错新娘呢?”孔德还是不相信,别是她是付芙蓉,故意骗他的吧,又不像啊,他听说的付芙蓉可没多少姿色啊。

  “麻烦孔公子将今天送婚礼队伍的媒婆叫进来问问?”柳若然还是想先确定自己的猜想。

  “好吧。”孔德心想如果真是柳若然,那她就是皇后娘娘了,她的话一定要听的。“来人,叫刘媒婆进来。”

  “刘媒婆,果然错了,我的媒婆是宫中的李嬷嬷。”柳若然道。现在是确定了,但是她还是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

  “刘媒婆,少夫人有话要问你。”孔德看了眼柳若然,他只能这么说,这是皇后弄错了啊,又不是普通女子,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柳若然听到孔德如此称呼也知道是情势所迫,也没反对。她又看了眼媒婆问道:“刘媒婆,你可认识我?”

  刘媒婆奇怪了,这少夫人怎么这么问?“回夫人的话,你不是付芙蓉么?”

  柳若然了然,果然“刘媒婆,你以前见过我吗?”

  “这倒没有?”刘媒婆好奇了。

  “你是从付府接的新娘吧?”柳若然道。

  “是的,这所有人都可以作证的。怎么公子怀疑吗?”刘媒婆看着这少夫人也是一惊,几时这付芙蓉如此美貌,恐怕和那柳若然也有一拼了,“公子是说少夫人太美貌了,难以置信吧。”

  “咳”孔德差点呛到,可是新娘在问,他巴不得自己娶得老婆漂亮好吧?

  刘媒婆见公子没回话就一笑打开了话夹子:“这少夫人长得如此国色了,恐怕真和那京城第一的柳若然有一拼吧?说来也巧,刚才在路上那柳皇后还和少夫人一起在郊外用了茅厕来着,这衣服身材可都一样啊。我和那李嬷嬷还笑来着。两位姑娘的眼光可是一样的啊!”

  “那你们是如何分辨我们两的?”柳若然问道。

  “这简单啊,把喜帕拿来我说与少夫人听。”刘媒婆拿过盖头:“少夫人请看,你的是个喜字,那皇后的绣的是一只凤凰啊。夫人你先出来盖了这喜字的盖头,所以我就先接走了你。”

  “明白了。”孔德也听明白了,“刘媒婆,麻烦你了,下去领赏吧。”

  “谢谢公子,少夫人,祝二位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刘媒婆喜滋滋的下去了。

  “柳姑娘,还有一事我不明白,这盖头是怎么换的。”孔德问道。

  “我们解手自然要除去盖头,开头她帮我拿着,后来我帮她拿着,后来媒婆催促我就随意拿了一块递给芙蓉,我先出去了,本想着衣服一样,这喜帕也一样吧。谁想不是。”柳若然叹口气。

  “哦,那如此说来只是无心之失,那我马上派人去宫里传话,并且将娘娘送回宫中再将付芙蓉接回来。”孔德道

  “慢着,孔公子,其实我不想入宫。”柳若然说道,“我不喜欢皇上。我喜欢公子你。”

  “什么,你喜欢我?”孔德一阵惊喜,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

  “我一直仰慕公子的才华,我又听说皇帝对女子从不专情而薄幸。所以我不想回宫了。请公子收留我。”柳若然说道。

  “可是。”孔德嘴上说可是,心中却欢喜,这宰相之女比起付芙蓉可是好到哪里去了,以后仕途无忧了,而且还得了京城第一美女“好吧,其实我也仰慕姑娘的美貌啊,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认识。只要你不嫌弃我没有皇上的权势和财力。”

  “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我从不介意的。”柳若然又道“不过公子,那芙蓉妹妹可比我更美貌,公子还是将她接回府吧。”

  “若然这是过谦了。想你是京城第一了,谁还比得过你!况且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孔德笑着说道,看不出柳若然如此谦虚,可是美德啊。

  “我说的是实话”柳若然道

  “就算是吧,我也不是那种只贪慕美色的无耻之徒。”孔德可不愿意去接回付芙蓉,那样做,必然要送回柳若然,他可不愿意把这个美人放走。

  柳若然心里放下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如此,我就安心留下来了。”

  “好吧,我们就将错就错,生米煮成熟饭,那皇帝也没有办法反悔了。”孔德抱住了柳若然,他还是先下手为强为好,免得皇帝找来了。却没想过这后悔的人最后只是他一人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