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第二十一章:元旦夜(一)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神偷T 2273 2017-07-26 12:24:22

  主仆二人一路嬉戏打闹到了市集,都惊呆了:这也太美了吧!

  每一个小店的门口都贴着对联,家家户户的门口一边一个挂着红灯笼,小贩的摊子前都围着一闪一闪的东西,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彩灯一样。黑夜被灯光照的火红火红的。仿佛全世界都笼罩在红光当中。

  暮芊荨没想到,这里的人过节日原来比二十一世纪过节日还要壮观宏伟的多,真是要感谢上苍,死后给了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还有一个爱了自己千年的恶魔男人。

  “糖人,糖人,好吃的糖人哎。”老伯苍老的声音打断了暮芊荨的思路,暮芊荨不由自主地拉着紫莱走到卖糖人摊子的面前。

  卖糖人的老伯看见来客人了,便问:“两位姑娘,来尝尝么?很好吃的。”

  暮芊荨看着眼前一片形态各异的糖人,想着:在二十一世纪可吃不到这么正宗的糖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说到:“好啊!”

  于是,老伯递给她们一人一个糖人。

  拿着手里的糖人,暮芊荨仔细的观察起来,看着看着就被手中的糖人吸引了,这是一只棕色的蝴蝶,张开翅膀翩翩飞舞着,蝴蝶的一周被红光镶嵌着,栩栩如生。

  不禁开口:“老伯,这做糖人的方法你可以教我们吗?”

  老伯看着暮芊荨,说到:“当然可以啊!”

  暮芊荨笑了笑:“谢谢老伯。”

  只见老伯熟练的用勺子舀出一点融化的蔗糖。

  老伯说着:“把勺子微微倾斜,然后快速的把糖倒在石头上,之后再非常平坦的白色石头上画图案,当然了,喜欢什么图案就画什么,画好之后用竹签压在画上。

  然后把勺子中的糖稀慢慢浇到竹签上,等到微干的时候用钢尺把糖和白色石头分离,这样糖人就做好了。”

  老伯把做好的糖人放到暮芊荨手中,暮芊荨看着老伯做好的糖人,心里很是激动,开口到:“谢谢老伯,”

  老伯笑了笑:“姑娘,不必言谢。”

  “老伯,我可以试试么?”

  老伯走出几步,让出位置,示意暮芊荨过去。

  暮芊荨走到老伯身旁,学着老伯的样子,一点一点认真的做了起来,不同于老伯的动作那般炉火纯青,但也可以称得上是行云流水。

  没多长时间,暮芊荨的糖人就做好了,看着手里的糖人,心想:虽没有老伯做的那样活灵活现,但对于一个初学者,应该可以算得上好了吧。

  “不错,不错,看来姑娘的作画水平很高,老头子我做了十几年的糖人,,跟姑娘做的这个糖人凤凰相比都有些自愧不如。”

  暮芊荨听到这话,连忙开口:“哪里,小女只不过模仿老伯的样子,并没有老伯说的那么好,老伯谬赞了。”

  转头,给紫莱使了个眼色,紫莱马上会意,从腰带间的布兜里拿出几两银子,放到老伯面前。

  老伯看着这些够他生活下辈子的银两,连忙上前,把多余的银子放回紫莱手中,对着暮芊荨着急的说到:“姑娘,不用这么多银子。”

  暮芊荨摇了摇头:“老伯,你我也算有缘,这些银两你就拿着吧!不要再推脱了。”

  老伯见暮芊荨都这么说了,心里多少有些不得劲,说到:“姑娘,无功不受禄,老头子我也不能白白收了你的银两,那不如这样,如果姑娘再来,糖人免费请姑娘吃。”

  “好,老伯说话算话。”

  主仆二人和老伯道了别,继续向中心走去。

  主仆二人都没有发现身后的黑影。

  紫莱崇拜的看着暮芊荨:“小姐不愧是小姐,做的糖人还真是好看呢!”

  “既然紫莱喜欢,那就把这个糖人送给你好不好,但是要保证都吃光。”暮芊荨把糖人递到紫莱手中。

  紫莱有些受宠若惊,小心翼翼地接过糖人:“谢谢小姐,紫莱一定会把它吃光。”

  突然紫莱像是想到了什么,心情不定的走着。

  暮芊荨看着紫莱这个样子,开口问到:“紫莱,怎么了?你有事?”

  紫莱点点头,有些为难的开口:“小姐,是这样的,今天元旦,紫莱的家人要来看望紫莱,想必现在已经在客栈等待了。”

  “哦,这样啊!那你就先去客栈吧!”

  “可是,小姐你怎么办?紫莱怎么可以把小姐一个人丢到这里,自己先走呢?”紫莱还是有些犹豫。

  “紫莱,你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你就别啰嗦了,让你去就去那么多废话,难道你家小姐那么废物,正好啊,没有你,我可以尽兴一点。”

  见暮芊荨这么说,紫莱拿着糖人,跟暮芊荨道了别,临走之前还不忘嘱咐几句:“小姐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啊!”

  暮芊荨知道紫莱都是为她好,点了点头,目送紫莱一步步走远。

  突然身边少了紫莱,这周围就算在热闹也感觉缺少了兴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一阵熟悉又陌生的歌声飘进了暮芊荨的耳朵。

  听着歌声,暮芊荨有些激动,这是二十一世纪的歌曲,心中不由得想:“难道有人和她一样,也穿越了?”

  歌声越来越远,暮芊荨难掩心里的激动,跟着歌声的方向追了过去。

  暮芊荨越跑越远,越跑越远,不知不觉已经出了市集,在眼前的只有一片竹林。

  暮芊荨皱了皱眉:“难道是有人设故意陷阱,引我进去?可是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首歌?不论如何自己都要进去看看。看看到底是谁竟如此厉害,又如此卑鄙。”

  暮芊荨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意外的是,竹林的小道很短,不出一会儿,就走到了正中心。

  跟踪暮芊荨的黑影,看暮芊荨走了进去,并没有继续跟着,而是往返的方向飞身离开。

  歌声还在继续,但是并没看到有人,而歌声就是在中心。

  暮芊荨有些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暮芊荨有些摸不到头脑,除了爷爷和帝寒轩应该不会有人知道了?

  大喊一声:“到底是谁,别鬼鬼祟祟的躲着了,赶快出来。”

  一阵一阵回声穿过来,歌声骤然停下。

  没有回应,我在明,敌在暗。暮芊荨只好站在原地观察着。

  另一边。

  黑影一个闪身跪在地上,恭敬的顺着:“爷,暮小姐听到一首奇怪的歌声进了一片竹林,属下怕有诈,就赶忙回来报备。”

  躺在贵妃椅上的男子,眼睛似眯非眯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慵懒的起身,邪肆的一笑:“没想到这么快就忍不住出手了。”

  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仅不到一秒,黑影便消失于黑暗。

  不用猜帝寒轩就知道那人是谁,一定是当初下药的那个人,看来这场仗不会好打。

  闪身便往市集的方向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