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第十八章:计谋得逞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神偷T 2395 2016-11-05 18:10:07

    暮芊荨推开门走了进去,奇怪的是:相府里竟出奇的安静,她这么多天没回来他们难道都没有派人来找吗?暮芊荨疑惑的想着。

  缓缓走到正堂门口,环视了一下四周,只见暮董寒坐在主位上,侧位坐着暮芊芸,暮芊玲还有她们俩的娘月舒和月瑞,而紫莱却满身青紫痕迹的跪在地上,身上有好多处都出了血。

  暮芊荨看着紫莱身上的伤,皱紧了眉,向前扶起紫莱,握着她的手关心的问到:“紫莱,你没事吧!疼不疼?”

  紫莱摇摇头,双目含泪:“小姐,紫莱不疼,只要小姐没事就好了。”

  暮芊荨听见紫莱这么说,心中更是自责了,这一切都该她自己承担的:“紫莱,都怪我,我回来晚了,对不起。”

  紫莱回握暮芊荨的手,刚想说话却被暮芊芸说到:“爹爹,你快看,姐姐这么多天没有回来,我们相府里的人为了找她,几乎耗尽了人力,我都担心死了,姐姐如今回来了,眼里却只有那个丫鬟,连句话都不说,不知道她眼里还有没有爹爹。”

  说着,眼泪便如泉水般涌出,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哭着走到暮芊荨身边,推开紫莱,抱住她说到:“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妹妹好担心你。”

  暮芊荨看着被推开的紫莱,皱了皱眉,冷冷的说到:“我给你三秒钟,放开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暮芊荨说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暮芊芸眼睛转了转,突然间身体狠狠的向后摔去,倒在了地上,这下哭的更凶了,回头委屈的望着暮董寒。

  暮董寒看着这一幕很生气,开口到:“荨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芸儿,芸儿这么关心你,你还推她,存的什么心,你到底有没有把她当妹妹?”

  暮芊荨冷哼:“存的什么心,我不需要存心,因为我注定高高在上,不需要像某些人一样。”

  低头看了一眼装模作样的暮芊荨,若有若无的笑挂在嘴边。

  暮芊芸看着暮芊荨嘴角的笑,生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刚要反驳回去。

  这时候,月舒站了起来,伸手拉住暮芊芸。对着她说到:“芸儿不哭,老爷会给你做主的。”

  暮芊芸叫了一声娘,抱住月舒哭了起来,月舒看见坐在主位上的暮董寒,双眼竟也红了起来,

  抽泣到:“老爷,臣妾知道代替不了姐姐在这里的位置,但是臣妾也是你明媒正娶来的,虽然臣妾位置低下,但是芸儿也是你的孩子,如果臣妾哪里做的不好,惹荨儿生气了,但芸儿没有错啊,希望老爷给我们娘俩一个公道。”

  暮芊荨看着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一个特别小的事情,竟然搞的跟多大事情一样,那个人还真信。

  不过,这母女俩的演技还真不错,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可以颁发一个奥斯卡奖了。

  暮董寒伸手指着暮芊荨:“你这个不孝女,给我跪下,像你二娘和妹妹道歉。”

  暮芊荨先撇了一眼旁边的暮芊玲和月瑞,看来这两个人是中立的,又望向暮董寒,开口说到:“我不会给任何人下跪,即使是当今皇上来了,我也不会跪。”

  暮董寒听见暮芊荨这大逆不道的话,更是生气了,因为这话要是传出去了,对皇上就是不敬,是要掉脑袋的。

  着急的竟运用法术,趁暮芊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狠狠地扇了暮芊荨一个耳光,血顺着暮芊荨的嘴角流下,正堂安静的可怕,只能听见血一滴一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暮董寒颤抖着那只手,刚要摸上暮芊荨那边红肿到可怕的脸,却被暮芊荨躲开了。

  暮芊荨笑了,笑的刺眼,刺了暮董寒的眼睛,暮董寒看着这个笑容害怕了,双唇颤抖的开口:“荨儿…爹…爹爹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在场的人听见暮董寒这句话才回过神,谁都没有想到,暮董寒会打暮芊荨,月舒和暮芊芸尽管双眼含泪,但眼中的兴奋不是假的,暮芊玲和月瑞还是常态,一直保持不变。

  紫莱冲上前,替暮芊荨擦试着嘴角的血迹,哭到:“小姐,疼不疼?”

  暮芊荨望着暮董寒失望的说到:“我以为你还顾念我们父女仅有的恩情,没想到你今天竟然打我,那么我也不用报答你那点养育之恩,从此以后,你不在是我暮芊荨的爹,我也不再是你的女儿。”拉着紫莱变走了出去。

  月舒看着火候够了,拉着暮芊芸也走了出去,暮董寒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月瑞见状,连忙扶起他,冲着暮芊玲喊到:“玲儿,快叫大夫。”

  暮芊玲赶紧跑出去叫大夫,暮董寒任由月瑞把他扶回房间,还没有从暮芊荨说的那句话中缓过来。

  “榭亭轩”

  暮芊荨环视着这个简陋的房间,露出一丝苦笑,对着紫莱说到:“紫莱,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上药。”

  紫莱看了一眼暮芊荨越发红肿的脸颊,拒绝到“不行,小姐,你要先处理脸上的伤口。”

  暮芊荨见如此倔强的紫莱,没有办法,只好假装生气的说到:“难道现在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吗?”

  紫莱看暮芊荨生气了,软了下来,开口到:“那好吧,小姐,紫莱听话。”

  等给紫莱清理完伤口,暮芊荨就想了一个借口,对着紫莱说:“你去市集上买一只烧鸡回来,突然间好想吃。”

  紫莱担心的开口:“可是,小姐,你的脸?”

  暮芊荨摇摇头:“没事,我会自己清理的,你快去买吧!”

  “那好吧,不过小姐,你要快点清理脸上的伤,紫莱会很快回来的。”

  “嗯嗯,去吧”暮芊荨点点头。

  暮芊荨看紫莱走远了,坐在铜镜前,望着自己被打伤的脸,没有任何表情,细细的清理着伤口。

  回到房间的暮董寒,流下了眼泪,月瑞替他擦着,柔声说到:“老爷,没事吧?”

   暮董寒摇摇头哽咽的:“我没事…可是荨儿…要和我…和我…”

  “老爷,父女没有隔夜仇,她迟早会明白的,老爷也不要过于伤心。”月瑞说到。

  暮董寒看着月瑞,不相信的问到:“真的吗?荨儿真的不会怪我?”

  月瑞点点头:“当然是真的,臣妾不会骗老爷的,玲儿去请大夫去了,估计一会就回来了。”

  暮董寒听到月瑞的话,心情好了不少,说到:“我没有什么事了,要不让大夫看看荨儿脸上的伤吧!”

  月瑞摇摇头,说到:“老爷,不可,以荨儿的性格只会觉得老爷你是在可怜她。”

  暮董寒想了想,叹了口气:“唉!那好吧!”

  月瑞笑了笑。

  “邱泽阁”

  暮芊芸和月舒回到邱泽阁后,暮芊芸就兴奋的问月舒:“娘,今天我们算是狠狠地教训了暮芊荨那个小贱人,但是娘,我们为什么不把她好几次都偷偷出府的事情说出来。”

  月舒笑到:“芸儿,你只是看到了她出府,但是并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说了也没有用,这件事我们要在暗中观察。”

  暮芊芸点点头:“哦,娘,我懂了。”

  俩人又开始密谋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