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第十章:舞花宴之震惊全场

暗狱王绝宠倾城妃 神偷T 3635 2016-08-16 10:03:33

         暮芊荨赶忙回头,随即低下头想到:“是不是刚刚她问太急了又或者他不是自己要找的帝寒轩呢?”

  帝寒轩望了望他,把她心里想地都知道一清二楚,哎!谁让他也会读心术呢

  “本王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暮芊荨抬头望向他“可我是你的命定之人,没有我在,这次你可能会死。”

  “死”帝寒轩嘲讽的笑了笑,暮芊荨在旁边看呆了,虽说是嘲讽她的,但是不可否认,那个笑容很美。

  帝寒轩看着她望着自己,并未接着刚刚的话说下去,而是低着头。暮芊荨也感觉到了自己刚刚的失礼,尴尬的笑了笑。

  只见低着头的帝寒轩那双深邃的眼睛微眯着,长长的睫毛一扇一扇的,像蒲扇一样。

  旁边的那些女子个个眼红的看着暮芊荨,可碍于帝寒轩坐在暮芊荨旁边她们才没有破骂。

  暮芊荨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好吧,既然他不需要我,那就等他啥时候需要的时候再说吧。”

  突然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洒家宣布,舞花宴现在开始,现在有请各国王公大臣把这次你们带来的宝物程上来。”

  太监宣布开始,各国就把宝物都程了上来。

  皇上在主位上满意的点点头,看像一旁的太监,示意他继续宣布。太监看见皇上传开的目光继续说到:

  咱们这次和往常一样,还是以花为武,武斗,胜者为王,各国如果其中一国输掉了,便要给获胜国三座城池,

  但是,今年的舞花宴是在我们赤丹国举行的所以为了聊表诚意,我们赤丹国也会多拿出一样奖品,

  相传这是千年前,恶魔和天使相爱的见证〔白恋镯〕好了现在舞花宴正式开始”

  暮芊荨听见这话猛的抬头,看着这个白恋镯越看越喜欢不知道为什么,想拥有它。心想到:“这次她要赢。赢的白恋镯”

  坐在旁边的帝寒轩察觉到暮芊荨的动作,便也抬头向前望去,只可惜,他们看不见里面的白恋镯什么样子,台上的所有宝物都被黑布蒙着。

  第一场:武-诗

  武诗顾名思义一边打斗,一边还要做出关于花的诗句,胜者不仅要赢得武,还要赢得诗。

  赤丹国派出镇国将军,青冥国派出三皇子青杰,无朽国派出无朽第一琴灵念。

  三人个站一方,经过一时间比拼,三方竟然打成平手。只好进行第二轮比拼

  第二场:武-诗-写

  顾名思义既要武斗又要作诗还要写一手漂亮的好字。第二轮,赤丹国派出太子帝涩,而青冥国派出也是太子,皇旷世。无朽国则派出二皇子,灵越。

  比赛激烈进行着,只见帝涩一只手掌发出内力像其他二人打去,而另一只,手握毛笔在纸上写着。皇旷世和灵越灵活的闪躲着,可两人的手也没闲着,一有机会,便会提笔写字。最后结果又是平手。尽管帝涩一直在攻击,但是三人都在同一时间完成。

  第三场:武-诗-写-画

  和前两场一样只是这次四次一起进行。

  暮芊荨看着每一次都打成平手,暗自皱了皱眉

  “她还想要那个白恋镯呢!这是最后一场了,她必须要参加”

  握紧了手,说到:“皇上只要你最后一场叫我参加,我用我的姓名担保,我一定会赢”皇上望向她,眼里带着疑惑“你确定吗?如果你输掉了,孤王就要输掉三座城池。”

  “皇上,只要你相信我,我就会赢。”

  皇上在主位上寻思着“如果这次她输了,以暮老太爷对暮芊荨的宠爱程度来看,暮老太爷一定舍不得暮芊荨死,这样我就可以以命换兵符,如果赢了那当然是最好,真是一举两得”于是开口到:

  “好,那孤王就姑且相信你。”

  暮芊荨点点头,走上台,其实暮芊荨心里是很紧张的。不过,更为之震惊的是,赤丹国皇上竟然派暮芊荨出来迎战,这相府嫡女什么也不会怎么比啊,全场都乱哄哄的

  帝寒轩听着旁边人的议论冷冷的说到:,

  “都闭嘴”

  此时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即使坐在角落里,但那与生俱来强慑的王者气息,却令人都不敢抬与其头看上一眼。

  暮芊荨望向他“他这是在帮她吗?”心里不禁有些高兴。

  青冥国派出神医懂小宇,而无朽国公主早在好久以前就喜欢上了帝寒轩,

  看到帝寒轩刚刚帮暮芊荨心里更是嫉妒,在无朽皇上耳边说着一些话,只看见无朽皇上笑着,连说了好几声“好”

  所以无朽国派出公主灵凝

  三名女子站在同一台上,各国人都在看着热闹,这是第一次女子出站,多多少少引起了人们的兴趣。

  突然,灵凝手里的长剑快速劈像暮芊荨,暮芊荨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突然的出手,翻身一躲,躲了过去,可站在暮芊荨后方那个叫什么懂小宇的就惨了,被剑刺到了肚子,只好下场。

  暮芊荨心里一阵后怕

     “如果刚刚不是她躲的快,说不定她就会被刺到了”

  这时,台上只剩下暮芊荨和无朽国公主灵凝。

  经过刚刚的事情暮芊荨觉得“先发制人比较好,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不能处于被动”

  双手用力发出内力往灵凝身上打去,灵凝本以为可以接住,可没想到她一掌都接不住,身子被弹飞五米远,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这个相府嫡女竟如此厉害。

  坐在角落里的帝寒轩仿佛知道一般,一点都不惊讶。

  其实最为惊讶的人还是属暮芊荨本人,她跟本不知道自己这一掌竟有如此大威力。

  不过也没有忘记正事,提笔就写了一首关于花的诗还在空白处画了一朵花。

  比赛结束,谁输谁赢,一看便知。

  只见暮芊荨拿起手里的画,是一朵莲花,正在开放着,那花瓣如同真的一样。旁边还有一首诗

  “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坐在台下的人们不禁感叹,这首诗写的真妙,还有这幅画,根本就不次于顶级画师。

  皇上看着这一幕,心里很是欣慰,尽管他输掉了奖品,但是这个相府嫡女竟然能帮我赢了三座城池,妙哉妙哉。

  “既然胜负以定,那么青冥国按照规矩,应给我赤丹国三座城池。”青冥国皇上恨的直咬牙但是嘴上却还是说着:“那是那是。”

  赤丹国皇上看那青冥皇上那个恨不得吃了他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坐在角落里的帝寒轩看着这一切,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弧度。

  暮芊荨看着台下,笑了起来。

扶身说到“皇上臣女已经得了第一,那奖品是不是…”暮芊荨故意顿了顿,她觉得皇上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果不其然

  “当然。”转头看向旁边的太监“你去把奖品拿上来。”其他两国看赤丹国拿出奖品,便也纷纷拿出。

  暮芊芸望着手中的白恋镯,真的好美。灵凝看着暮芊荨高兴的样子趴在无朽皇上耳边说着,只见无朽皇上开心的笑了起来

  发生说到“既然大家今天都那么高兴,不如我无朽国和赤丹国联姻吧,把我女人灵凝公主嫁与赤丹国四皇子,大家觉得怎样。”

  暮芊荨听见这话,心里一顿。不知不觉地眼神望向了帝寒轩,只见帝寒轩低垂着头,暮芊荨松了一口气。可赤丹国皇上就不那么镇定了

  “无朽皇,这还要看轩儿的意愿。”无朽国皇上听见这话,有点生气地说到

  “父母之命,煤妁之言,难道这件小事,堂堂赤丹国皇上都做不了主吗?”

  赤丹国皇上嘲讽的笑了笑。并未接话,无朽皇上还以为赤丹皇上妥协了,于是趁热打铁

  “好,那这件事,就这么办了,下月完婚。”

  各国人都没有清楚怎么回事,这婚事说定就定了?暮芊荨看帝寒轩还是低垂着头,什么表情也没有,心里有些急。

  “慢着”一声清冷的声音响起,全场人都寻声望去。灵凝眼看她就要嫁给帝寒轩了,可这个暮芊荨又跑出来捣乱,生气的说到:“暮芊荨,这关你什么事?”

  暮芊荨尴尬的笑了笑,好像这事跟自己是没有什么关系。

  但转念一想,自己本身就喜欢美男,这帝寒轩长得也不差,更何况和自己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就算要成亲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于是开口到“不,他和我有关系。”

  大家都很奇怪着是什么关系,但大家都没问,这毕竟是皇家的事,还是看热闹的好。

  灵凝一听忍不住问到:“你们能有什么关系。要是有关系…”话说到这停顿了一下。

  嘲讽的笑了笑“要是有关系的话也是你暗恋四皇子的关系。”

  台下的王公大臣都忍不住讨论“原来这个相府嫡女那么不自重。”

  “是啊是啊,没想到这个相府嫡女这么样子,啧啧啧,真是太丢暮老太爷的脸了。”台下的人越说越过分。

  暮芊荨吃惊的咧嘴,转头看着皇上,皇上只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看来只能自己帮自己

  “我和帝寒轩早就认识了,我们俩早就决定在这次舞花宴来求皇上赐婚了。”

  说完这句话,暮芊荨浑身冒冷汗,真怕帝寒轩说没有这等事,到时候皇上赐道圣旨在弄一个欺君之罪这是要杀头的。早知道后果这么严重,就不说了。

  皇上看着这一幕,绕有兴趣的说到:“哦?轩儿是这样吗?”

  帝寒轩心里也有点小惊讶,毕竟皇权不可藐视,这暮芊荨竟然不怕。有点意思,于是冷冷的开口:“父皇,却有此事,但现在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儿臣,儿臣先退下了。”

  皇上听着帝寒轩这句话,心里明了“既然如此,那么无朽皇,我皇儿既有人选,那么灵凝公主就不可在嫁我皇儿了。”

  灵凝生气的望着暮芊荨,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她早就是四皇子妃了。

  暮芊荨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的脑袋还可以好好的,抬眼望去,这些目光另暮芊荨发寒,有嫉妒的,有羡慕的,有生气的……好多好多……

  皇上看着暮芊荨难道轩儿对她真有感觉,帮忙开口“好了,既然比赛结束,那么请各位去牡丹江庭吧。”

  灵凝愤愤不平的看着暮芊荨,暮芊荨也只是笑笑。

  各位王公大臣听见皇上都这么说了,即使心中有疑问也只能憋着。

  就这样,所有人都去了牡丹江庭。

  暮芊荨抬脚拦住暮董寒开口说到:“我身子不适先回相府了。”暮董寒关心的问:“没什么事吧,用不用找个太医看看”

  “不用了,我走了”暮芊荨真的一刻也不想与暮董寒说话,暮董寒望着暮芊荨离去的背影,嘴角扯出一丝苦笑,这算不算报应呢。转身像牡丹江庭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