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其他 转世录,浮世绘

三节 逃亡女孩

转世录,浮世绘 左与右 1380 2015-01-03 15:28:56

  南陆 迪伦索斯国 斯维尔镇

蹭蹭蹭,一阵风刮过,待路人回过神来,罪魁祸首早已跑出老远的距离。

女孩没命的跑着,一只鞋丢了也不顾捡起来,倒是觉得一只脚穿着鞋有些不太方便,索性把另一只鞋也踹了出去。飘扬的黑丝不受束 缚,肆意的散开配合着主人的逃亡。清秀的脸蛋因逆风而泛起痛苦神色,夕阳火红的肆虐苍穹,血般将半壁江山染的像是末日残影倒影 在她碧绿清澈宛如猫眼石的眼瞳中,泛着无尽的森冷寒意。只是倔强地紧抿唇角,尖利的犬牙刺破唇瓣,任血液弥漫在口腔中。身上倒 也是单薄,仅剩的连衣裙都是皱巴巴的,还粘着不明物体。倒是旁边是小兽跑得快些,也是毛乎乎的一团,手掌大小。不看仔细的话, 还以为是发霉的馒头。小兽的身上挂着一串碧绿的吊坠,不规则倒像是天然形成的。

一人一兽,倒是有些亡命天涯的感觉。事实上,她也正跑在最高的港口上。仅限于斯维尔的最高港口,这只是一个边境的邋遢小镇,要说看点的话,也就只有靠海边的一个石雕,雕的也不是什么东西,在索兰汜的眼里,这不是东西。唯一能辨别的是一只眼睛,估计也不是用什么珍贵宝石做的,不然以不信神的斯维尔小镇早就卖掉了好么。女孩跑过石雕的时候,停了下来,这是她最后一次来看它了,“索迪”,这是索兰汜为它取的名字,“索迪”,她在心底默念了一遍,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了索迪一眼,头也不回的继续跑着。而索迪也是眼神复杂,看着索兰汜跑开的方向,又像是看着血染的斜阳。

索兰汜最后停了下来,带着小兽,毫无眷恋的向海扎了下去,随即游向了远方。

要说她为什么要逃离,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索兰汜的家庭本就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是在家族中的一个污点,当然所谓的家族也不是有多大,也就四代五代左右的样子。在家族中也算是另类的存在。索兰汜的父亲,索迪斯,一生出来就克死了母亲,而重病在床的父亲也就顺便去了,由姑姑抚养长大,但姑姑死了之后,索迪斯就活的混混僵僵,娶了索兰汜的母亲的那几年奋发过就再无所建树。后来呢,父亲越来越颓废,酗酒嗜赌造诣颇深。母亲自我意识有些混乱,言行恶毒。在索兰汜六岁起,一个美好的家庭就不复存在,她一度以为这只是个梦。小兽是父亲在她出生是捡来的一物,就当作她的伴生礼物。

不久之后,她脸上涂着脏兮兮的泥土回去,却是站在门口不进。

父亲和母亲正在低语着什么,却争执起来。她扫了眼门内,一切都没变,依旧环堵萧然,不蔽风日。只是桌上多了一叠厚厚的钱,父亲的手不断的在钱上摸来摸去,母亲甚至亲吻着钱,就像亲吻着亲爱的情人。过来许久,她轻轻推开门,父母亲却不像往常一样对她又打又骂,一反往常的拿出一盘盘平日里奢侈的菜来。

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些话,她应该会很高兴的吧。

不知游了多久,想想她也真是傻。不过手脚僵硬,游不动了是事实。一旁的小兽倒是因为身体密度太小而浮在海面上。她听到了一阵号角声,不算悠扬却很明亮。索兰汜卯足力气,抓住小兽的尾巴,尾巴扔了出去。凭借她剩下的力气,是不足以游过去的。况且意识开始涣散,整个人都是处于迷糊状态。

十分钟后,女孩被一只漂亮的手拉了起来,小兽在一旁焦急的呼唤主人,索兰汜像是有感应的,勉强地睁开了眼神,只看到一只漂亮的手....和一个印记,还是昏厥了过去。很快她被抬下去救治了,男子瞥了一眼小兽,倒是发现的小兽脖子上的碧绿吊坠。男子勾了勾唇,笑的像倾世烟火盛开那么美丽,他对兽说,“放心,她会好的。”

只是他眸子里又闪过一抹惆怅,狭长的眼里有着悲伤,“王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