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四十二章 选秀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411 2016-07-18 11:38:28

    碎雨轩中,李清婉一手拿着棋谱,一手拿着棋子,注视着棋盘。  

  “放这里。”修长的手指,夹着一颗黑子落在棋盘上。  

  李清婉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早已不像最初一般吃惊了,心里盘算着让周敏成和莫聪在她屋外设几个陷阱。  

  苏风尧自顾自地在她对面坐下,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李清婉才看到里面装着几块精致的糕点。他不紧不慢地捻下一块放入口中,盯着她,说:“我每次见你,你不是发呆就是下棋,便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了?”  

  李清婉站起身,走到衣柜前,打开后拿出一件雪貂裘,向苏风尧走去,问:“这件貂裘是你的?”  

  “嗯。”苏风尧瞥了一眼,又捻起一些糕点,抛到空中张嘴接住,做起这动作十足十的纨绔。  

  “还你。”  

  “我不要了。”  

  李清婉瞥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怀中的貂裘,心想着这种貂裘本就极为珍贵,再加上是雪貂且雪白没有杂色,便是整个燕国都只有一两件,他不过一个世袭的小侯爷竟有这般珍贵之物,且说不要就不要。  

  “那好,我明儿个让人拿去卖了换钱。”  

  苏风尧呛住,好一会儿才顺过气来,好奇地看着李清婉:“你很缺钱?”  

  李清婉承认得干脆:“嗯,穷疯了。”  

  苏风尧又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正要开口,门口传来锦宝的声音:“小姐,老太君请您过去。”  

  李清婉皱了皱眉:“这么晚了,她找我?”  

  “嗯,芳姑姑在门口候着,好像很急。”  

  李清婉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我换身衣裳。”  

  苏风尧看着她,叹道:“你事情真多。”  

  “苏少爷,这里毕竟是李府,你不是无家可归,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李府?”李清婉随手拿起架子上的狐裘披上,又弯腰穿上鞋子。  

  “我喜欢这里的风景。”苏风尧说地理所应当,搓了搓手指,将手指上的碎末擦干净。  

  “呵呵,那你看你的风景吧。”李清婉看也不看他,直接转身出了门。  

  锦宝看着李清婉略微恼怒的神色,还以为是老太君半夜找她让她心生恼怒,就安慰道:“老太君许是有急事才会找您的,别生气。”  

  李清婉顿了顿,扭头看着锦宝,问:“我看起来生气了?”  

  锦宝牵强地弯了弯唇角,尽量讲话说得婉转:“也不是生气,就是,有那么一点恼火,愤怒……”  

  李清婉弯了弯唇角,说:“我没有生气,心情好得很。”说完,立刻向门外走去。  

  锦宝被她的笑容吓了一跳,低声道:“倒有点像恼羞成怒……”  

  李清婉走在前头,心中却有些动荡。连外人都看得出来,她再也不像初时一般平静了。那个苏风尧,轻易地让她心情动摇了。  

  清风堂中,此刻安静得近乎于死寂。屋内只有三人,皆是安静地坐在位置上。  

  良久,李清婉轻笑出声,从容不迫地抚过鬓发,声音柔和:“老太君,是决定将我送入宫?”  

  老太君别开了视线,点了点头,说:“再过不久,就是三年一度的选秀。乐娘和二皇子定下了婚约,现如今,家中没有婚约且适龄的,便只有你了。”  

  李清婉从容地点了点头,侧过脸看向李彦,淡声道:“丞相也是这般想的?”  

  李彦对上李清婉幽冷的视线,心中一紧,却还是开口:“那日赏花宴,皇上于你有意,许多人都看得出来。”  

  李清婉看着指尖的蔻丹,淡粉的颜色在烛火下盈盈动人。不过片刻,她微微弯起唇角,声音温和:“好,既然是父亲与老太君决定的,清婉自然应允。”言罢,从容地站起身,淡笑:“天色已晚,清婉先行告退。”  

  一路的幽冷,锦宝扶着李清婉,许久,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小姐,你真的要入宫?”  

  “……他是皇帝,天底下最有权力的男人,我能如何?”李清婉开口,声音中的寂冷一丝一缕蔓延,“若是别人,我不愿,除了便是……”  

  锦宝扶着李清婉的手紧了紧,担忧地看向她:“小姐……”  

  李清婉看向远方,眸中的冷意一点点凝起:“入宫后,到处都是狼与豺。李家人还是要把我推上这条路,我又何必手下留情……不过是骨子里留着些许李家的血而已……”  

  锦宝为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李清婉说“李家人还是要把我推上这条路”,还是……  

  烨王府,一个身穿便衣的男子快步走入,一路上有不少家仆行礼,他来不及理会,一路直走,直到书房才停止。敲过门,收到回应后,他才推门而入,恭敬地行过礼后才抬头看向正坐在书桌前执笔写着什么的傅承宣。  

  “殿下,经过这段时间的调查,发现李三小姐与六皇子之间确实存在联系。”慕成采微微凝起了眉,声音中多了几分沉重,“李三小姐与孙家订婚约一事还未定下,孙少爷在相府出事,之后孙少爷遇刺,孙家走私被彻查,根据这些线索,查出了月余前李三小姐与御王在南郊见过。”  

  傅承宣轻敲着桌面,沉吟片刻,道:“她与承禹之间虽有联系,却也没有留下十足的证据,况且除去了孙家,也不是坏事。”  

  “殿下是想,算了?”  

  傅承宣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你想怎样?”  

  慕成采勉强地勾了勾唇角,笑呵呵地开口:“属下能怎样?对了,殿下为什么派属下调查李三小姐?”  

  “她三番五次出现在承禹府邸……”傅承宣笑着看向慕成采,“你想告诉我,这是巧合?”  

  慕成采尴尬地捋了捋额前的碎发,说:“属下还以为六皇子看上李三小姐了。”  

  “看上了又如何,你要帮着做媒?”傅承宣站起身,揉了揉额角,低声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再过不久,就是选秀了,父皇又要给各个皇子送女人。六弟那里,估摸着今年也要收到了。”  

  “这不挺好……”慕成采笑着开口,被傅承宣一个冷厉的眼神吓得收住了话,忙是改口,“俗话说,女人多的地儿是非多,还是少些好,呵呵……”  

  “我这几年在外头,今年怕是躲不过。”  

  慕成采着实忍不住,胳膊肘耸了耸傅承宣,笑着低声问:“哥,男人不喜欢女人多是个什么病,你医术好,说说能不能治?”  

  傅承宣瞥了他一眼,声音淡淡:“你说的病能不能治我不清楚,但我能让你女人再多都碰不了你信不信?”  

  慕成采举起双手,忙道:“得得得,您会医了不起,我认输。”边说着,边退出门外。  

  李清婉坐在走廊的围栏上,看着院子里小池塘的一潭死水,偶尔有风吹过,荡起波纹。  

  “小姐,小心着凉了。”南枝将披风披在李清婉身上,细致地打了结。  

  李清婉回了神,看向南枝,问:“锦宝呢?”  

  “小姐在发呆,她给您做酒酿圆子去了。”南枝轻轻一笑,“估计现在快好了,小姐才发现。”  

  “还有半个月……”李清婉低声道,“半个月,来得及。”  

  南枝听不太真切,也不追问,只是静静地候在一旁。  

  月色寂寥,冷了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