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三十九章 陈氏,亡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3112 2016-07-07 13:10:17

    丞相府中,李彦下令将陈氏从族谱中除名后便将自己锁在书房内,任凭什么人求见都被拒绝在外。  

  李清乐跪在书房外,什么话也不说,不哭也不闹,只是在屋外候着。  

  接着便是李清平在李清乐身旁跪下,身边带的一种丫鬟都在身后跪着。再之后,便是相府的嫡少爷李成明带着几个弟弟来求见。  

  下人不敢阻拦,只能看着屋外跪得浩浩荡荡的一片干着急。  

  李清和将消息告诉李清婉时,李清婉正在绣制香囊,闻言,笑得讽刺:“真是天真的少爷小姐,他们忘了里面那个,可是当今丞相啊。”  

  “可是,今早老太君便进了宫,身边的芳姑姑被她遣到父亲身边候着。”李清和低声道。  

  李清婉放下针线,淡声道:“老太君还真是顾念着她陈氏一族的血脉啊……不过,皇上金口玉言,又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下的诏,老太君如今入宫,无非是想保陈若惜一命……”  

  “清婉,你决定饶她一命了?”李清和小心翼翼地开口。  

  “无需你多管。”李清婉站起身,沉默片刻,道,“锦宝,取我的衣服来。”  

  李清婉披上了狐裘,李清和跟在她身后出了门,李清婉淡声道:“你去候着丞相那边。”  

  李清和点了点头,看着李清婉的身影逐渐走远,低叹了一口气。  

  听风轩早已没有往日的繁盛,此刻屋内连一个火炉都没有,丫鬟婆子早已走光,只余下陈若惜坐在主座上,发丝凌乱,妆容残破,双目空洞地望着远方。  

  李清婉在一旁的座椅上坐下,唇角含着淡淡地笑容,静静地看着她。锦宝站在李清婉身旁候着。  

  许久之后,陈若惜才将空洞洞的眸子转向李清婉,冷笑道:“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吗?”  

  李清婉轻抚着指上淡色的蔻丹,闻言,弯起唇角,不紧不慢地开口:“看你的笑话,何必要等到现在?在我看来,你每一次对我出手,都是笑话。”  

  陈若惜赫然起身,杏目圆睁,狠厉地盯着李清婉,忽然大笑:“李清婉,我技不如人是我输了,可你以为你赢了吗?担着庶女这个名号,你永远只能是输家!”  

  李清婉淡淡一笑,道:“就算我会输又如何?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恨我之人死在我的前头,那也值了。”  

  陈若惜再也笑不出来了,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声音沙哑:“李清婉,我不明白,你是从何时开始对付我的,明明以前你那么相信我,为什么突然变了?”  

  “你待我不够用心,戏演得也假,我如何能不发现?”李清婉低声道,“陈氏,我也曾将你当作亲人般尊敬着,是你将我对你的敬和爱转变成如今的厌憎。”  

  陈若惜低垂着头,良久,抬起通红的双眸看她:“所以,你今日是来杀我的?”  

  李清婉将手中的匕首丢到陈若惜脚边,淡漠地开口:“不急,我还有话问你。”  

  陈若惜看着脚边的匕首,缓缓弯下腰捡起,手指抖得不停。  

  “我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哈哈,李清婉,你也会有着急的一天?”陈若惜得意地大笑,“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李清婉冷冷地开口,“你是可以不说,可你别忘了你留在世上的三个子女。李清乐,李清平,李成明,我随手就可以让他们永不翻身,下去陪你。”  

  “李清婉!”陈若惜猩红着眼,猛地拔出匕首向李清婉刺去。临近李清婉时,被一个男子踢落了手中的匕首,压制在地上。陈若惜奋力挣扎,却无法摆脱,再看李清婉,她依旧是那副模样,从容不迫。  

  一直,一直,从那日开始,李清婉便一直是这副模样。然后便是她一输再输,直到今天。  

  “周敏成,退下。”李清婉开口,看向颓然地倒在地上陈若惜,淡声道,“陈若惜,我耐心有限,你不愿意说,我不强求。”  

  陈若惜笑了起来,笑声苍凉,绝望无比。她的眼泪,她的血沾满了整张脸。  

  “好,我说……”陈若惜撑起身,缓缓开口,“那时候,薛凝与薛家断了往来,而薛家正是鼎盛,相爷想借薛家之力扩大自己在朝中的势力,也与薛凝提过。不过,薛凝态度坚决,不愿与薛家往来,几次后,相爷对薛凝冷淡下来。过了一年,薛家权力被削弱,薛凝失了靠山,更是人人可欺。我便是那时候想出了下毒除掉薛凝的主意。”  

  李清婉静静地听着,陈若惜停下,她淡淡地开口:“然后呢?”  

  “老太君第一个发现此事,后来也同意了。”  

  “老太君也参与了这件事?”  

  锦宝有些担忧,觉得李清婉此刻过于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一样,看了看她的神色,才发现隐藏在极深处的翻腾的情绪。  

  “是。”陈若惜看着地面,淡淡一笑,像是解脱了一般,“薛凝与相爷之间如何我不清楚,只知道相爷后来也默许了。发现在薛凝汤药中的慢毒后,他什么都没说。而且,李清婉,你知道的,你娘死的时候,你在雪里跪了一夜,好不容易见到他,他就进宫了,不是吗?”  

  像是报复,陈若惜开口:“李清婉,每一次的汤药,都是你亲手喂给薛凝喝下的吧?”  

  李清婉抚着鬓发,沉默地看着窗外的白雪。  

  屋内是死一般的沉寂。  

  “陈氏,自行了断吧。”  

  陈若惜握紧了匕首,颤抖着双手,好一会儿才说:“李清婉,我是罪有应得,我死可以……只是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  

  “孩子……那我的孩子呢?”这一句,像是低叹,旁人听不真切。  

  “李清婉,算是我求你了!”陈若惜重重地磕在地上,几番下来,额头血迹斑斑。  

  “陈氏,若是他们安分一些,我可以让他们多活几日。”李清婉缓缓地起身,锦宝想要扶她,却被她推开了手,一步步向外走去。锦宝看着李清婉的背影,好像随时要倒下一般。  

  陈若惜看着窗外,隐隐能看到李清婉的背影。  

  绯红,蔓延……  

  “娘,娘,我们拿到太后懿旨了!娘,你还是李家的人!”李清乐从未那般失态过,急急忙忙地拿着老太君从宫中求来的懿旨跑向听风轩,当看到满地蔓延的鲜血时,腿下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娘!娘,你别吓我……”李清乐顾不得起身,爬向陈若惜,哭着摇晃着陈若惜,从未有过的失态,哭得连妆容都不顾,“娘,你别吓我,你醒醒啊,女儿给你求来太后懿旨了,你不用离开李家了,娘,不要啊……”  

  李清平与李成明相继跑入屋内,看到哭得不能自已的李清乐,又看向倒在血泊中的陈若惜,相继跪下。  

  听风轩,一室血腥,一室伤泪。  

  “周敏成,小姐去哪儿了?”锦宝找了一圈,却见不到李清婉,心下大乱。  

  周敏成也是皱紧了眉:“小姐方才让我别跟着,然后就走远了。”  

  “她让你别跟着你就真的不跟着了!”锦宝气得跺了跺脚,冷静了些许,道:“你叫上莫聪,和他分头去找。我去问问门卫,小姐有没有出府。”  

  梅园中,酒香四溢,混合着梅香,令人心醉。  

  李清婉枕着梅树,微微斜着身子。树干上,苏风尧瞥了她一眼,道:“酒也喝了,你还想怎样?”  

  天知道这李三小姐方才进了梅园看到他时怎么会说出“你有酒吗?没有就滚”这样的话来,他又是怎么跑出相府特地去了酒楼买了两坛酒。  

  “你走。”李清婉看着他,突然抬手指向门口,“走,别出现在这里。”  

  “呵。”苏风尧也是被她这捉摸不透的性子给惊了一下,随后便心不在焉地问,“你凭什么让我走?”  

  “这是我娘的地方,你算什么,凭什么待在这里!”李清婉站起身,却踉跄了一下,又跌倒在地,看得苏风尧一愣一愣的。  

  李清婉揉着膝盖,声音委屈得让人心颤:“你期负我……”  

  “喂!明明是你自己摔倒的!”苏风尧纵使再纨绔再风流再阅历丰富,也被李清婉这般行为惊到。  

  “娘,总是有人欺负清婉,清婉好累……”李清婉靠着树干,忽然轻声哭泣,“娘,他们都欺负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娘,你别离开我,你别丢下清婉……傅承宣禽兽,李清乐虚伪,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为什么不放过我,为什么连我的孩子都不放过……”  

  苏风尧皱起眉,看着李清婉喃喃低语的模样,上前离她近了些,问:“你在说什么?”  

  李清婉偏过头看他,突然抬手抚上他的脸颊,喃喃道:“你真好看……”  

  苏风尧愣住,脸不可遏制地发红:“你!”  

  “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吃……”李清婉收回手,靠着树干蜷起身子。  

  苏风尧一直处于回不过神的状态,再看她时,见她睫毛微颤,挂着泪珠,脸颊上也是泪水未干,心中升腾起令他觉得怪异的情绪。看了看地上的酒坛,又看了看李清婉,苏风尧解下身上的貂裘,盖在李清婉身上,手指触碰到她的脸颊,柔软微凉。  

  “娘,清婉错了……”  

  苏风尧压下心底的颤抖收回手,听到梅园外接近的脚步声时,捡起地上的酒坛,转身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