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四十一章 扬州柳家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751 2016-07-09 12:28:57

    京中最大的青楼便是倚红楼,而倚红楼中除了头牌姑娘白风吟之外,最为瞩目的便是只卖艺不卖身的阮莹了。她的风姿引得不少人心驰神往,许多公子哥只为了见她一面而争得头破血流。日子越久,阮莹的名声反而越大,有日渐盖过白风吟的意味。  

  锦宝站在李清婉身旁,略有尴尬地扯了扯她的袖子,问:“小姐,我们真的要进去吗?”  

  李清婉理了理身上的男装,点了点头:“你不想去就在外面等我。”  

  “小姐!”锦宝被吓得不轻,忙道,“小姐,你平时再大胆也不能去这种地方,一个姑娘,到了这里,名声……”  

  “所以我穿了男装,何况……”李清婉平静道,“还有周敏成跟着。”  

  “可是……”  

  锦宝还想说什么,李清婉却不听她说,转身进了门。锦宝又是懊恼又是无奈,只能跟上。  

  一进门,浓重的脂粉味传来,李清婉微微皱起眉。门口的几个姑娘扭着身子迎了上来,妆容浓艳,举手投足都是撩拨着人。  

  李清婉平静地开口:“你们这里的妈妈呢?”  

  面前迎上来的姑娘笑容一僵,李清婉并没有任何刻意的对声音进行改变,那姑娘一下子就知道了她是女子。  

  “这位姑娘,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李清婉丢了一锭黄金给她,神色依旧淡淡:“你们的妈妈呢?”  

  那姑娘一把接住黄金,看了又看,随后又谄媚地笑道:“姑娘等等,奴家这就给你找妈妈。”  

  看到那姑娘急急忙忙地跑开了,锦宝小声道:“小姐,你真的要和那老鸨见面?”  

  “你若是怕,在外头等我便是。”李清婉淡淡道。  

  说话间,方才那个姑娘已带着老鸨急急忙忙地走过来。  

  老鸨风韵犹存,穿着鲜红色衣裙,更衬的她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雪白。那双微微上挑的的桃花眼打量着李清婉,笑得格外灿烂:“这位……公子,不如到客房里好好谈谈。”  

  李清婉勾了勾唇:“正有此意。”  

  熏香浓烈的房间中,锦宝有些坐立难安,本想倒杯茶水压一压心底的慌乱,当看到茶壶上男女交缠的图案时,顿时吓得丢了茶壶,面色通红。  

  老鸨看了她一眼,见怪不怪,看到李清婉时,倒是惊讶于她的平静。  

  锦宝脸涨得通红,局促地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李清婉瞥了她一眼,低叹:“罢了,锦宝,你还是出去等我吧。”  

  锦宝尴尬地看向李清婉,捂了捂脸,扭头就出了门。  

  只剩下两人时,老鸨起身,一边准备干净的茶水,一边道:“这位姑娘,想必还是待字闺中,不是来寻夫的,也不像到此处有所学习。不知姑娘有何指教?”  

  李清婉平静地接过老鸨递过来的茶杯,只是摩挲着杯沿,淡淡道:“这里姑娘们做的生意,无非是为了钱。今日我来,只是为了给你提一个生钱的法子。”  

  老鸨饶有兴致地看她,问:“姑娘说来听听。”  

  “你们这里有位姑娘,名唤阮莹。”李清婉不紧不慢地开口,“听闻阮娘只卖艺不卖身,多年来一直是清白之身。”  

  “阮娘才艺双绝,正是因为是清倌才引得公子哥儿们趋之若鹜呢。”  

  “再好的容貌也会有衰败的一天。”李清婉平静地看向老鸨,说,“我没记错的话,阮娘已二十有一了。再过几年,皮相衰老,还有何人会为了她一掷千金?”  

  “姑娘何意?”老鸨的笑容有些僵硬,浓艳的红唇弧度也不再完美。  

  “一百两,我买了她。”  

  老鸨笑着看向她,说道:“姑娘,这一百两未免太过……”  

  “我说的是黄金。”李清婉不紧不慢地补充。  

  老鸨顿时僵住,愕然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笑了笑,为难地开口:“姑娘,其实也不是银子的问题。毕竟阮娘这些年来一直是卖艺不卖身,我要是就这样把她给了您,未免太过不厚道。”  

  “这你无需多管。”李清婉站起身,俯视着她,道,“阮娘那边,我自有办法。至于你,只需要将阮娘已被卖身的消息传出去就是了。她依旧可以在这里为你卖艺,只是,她只属于我。”说完,转身向屋外走去。  

  老鸨在后头跟着,恭恭敬敬地送李清婉出了门。  

  李清婉看向她,说:“明日我会差人将钱送到,也麻烦你准备好她的卖身契。”  

  第二日,倚红楼阮莹卖身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风珣从倚红楼中走出来的时候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感觉到一道视线投射在自己身上,他微微仰头,看到客来居二楼的窗户微开,容貌清丽的女子看着自己,唇角微微弯起弧度,那双幽深的眸子,半点笑意也没有。  

  风珣坐在李清婉面前,看着女子从容不迫地煮着茶,在充盈着淡淡梅香的屋子里格外赏心悦目。  

  “风珣先生没有见到想见之人?”李清婉倒了茶,端起茶杯,嗅了嗅茶香,微微眯起眸子。  

  风珣不为所动,冷笑着开口:“李三小姐好手段。”  

  “多谢夸奖。”李清婉淡淡一笑,说,“我也是无意发现,风珣先生一向清傲,却对倚红楼中的一个风尘女子格外伤心。于是,我便擅作主张,为阮莹姑娘赎了身。”  

  “你想要什么?”  

  “先生果然是聪明人。”李清婉微笑着叹道,随后从袖子中取出一个卷轴,推到风珣面前。  

  风珣顿了顿,警惕地看着那卷东西,半晌,才拿起。打开后,越往下看,脸色越难看。  

  李清婉吹开水面的茶叶,浑然不顾他浑身的怒火,淡笑道:“天启五年,柳家贪渎一万两白银,并与淮安王暗中勾结,企图谋逆,事发,柳家七十五口人中七十三人被诛,余下二人,便是长子柳珣及幼女柳萱。”  

  “风珣先生,还是,我应该称你为柳先生?”  

  啪!  

  风珣将手中的信件一把拍在桌子上,盯着李清婉,双目猩红,几乎可以杀人。  

  “先生莫急,我这里还有一些消息,关于柳家当年被陷害一事……”李清婉抬眸,眉目间尽是掌握大局的高傲,“先生想听听吗?”  

  “是谁?”风珣急切而又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清婉,他在傅承明身边做谋士,调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消息。而这位李三小姐,柳家一事发生的时候,怕是还未出世呢,怎会知晓?  

  “听闻扬州柳家与洛阳陈家交好……”李清婉弯了弯唇,“两家还曾订下婚约。只是后来,由柳家出面解了婚约。而那时的陈家,仕途也颇为不顺,接连被贬官。与此同时,身处扬州的淮安王也确实经常出入柳家……”  

  “淮安王与父亲志趣相投,他们在一起无非是谈论诗词歌赋,从古论今罢了!”  

  “便是如此,外人不信,又有何用?”李清婉从容地开口,风珣脸上的愤懑一下子黯淡下去,她接着开口,“淮安王被处死,柳家覆灭,事后不过半年,陈家重得圣恩。先生不妨从陈家入手。”  

  风珣沉默良久,抬眸看她:“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条件?”  

  李清婉喝了一口茶,微凉的眸抬起,幽深无比:“我要你成为傅承明身边的眼线。”  

  风珣愕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李清婉,半晌,冷笑着开口:“李三小姐好计谋,不过,你凭什么以为我会放弃襄王这棵大树而追随你?”  

  “在你没有摆脱逆贼二字之前,你没有条件可言。”李清婉勾起唇角,笑着补充道,“哦,对了,先生可能不怕死。但人活着,不就是因为有牵挂着的东西吗?倚红楼里的柳萱,可以忘了以往的一切,但是她依旧是柳家的人啊。”  

  “李清婉!你敢动她!”  

  “你觉得我,有何不敢?”李清婉站起身,俯视着风珣,笑道,“你不妨试试,看我和你们,谁先死?”  

  风珣顿时僵住了身子,紧握着拳一言不发。  

  临出门前,李清婉回头看他,笑容温和:“对了,我已经为阮莹赎身,你要见她,告诉倚红楼的妈妈就是,不会再有人拦你了。”  

  等到李清婉离开后,风珣才颓下身子,沉默地将那卷信纸放到烛火上,看它一点点燃烧成灰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