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三十八章 父女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3429 2016-07-06 18:37:21

    寒风拂过,在池面留下浅浅的波纹。  

  陈若惜站在李清婉身旁同她一起看着池面的芙蕖,低声道:“李清婉,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讨厌你吗?”  

  李清婉弯了弯唇,声音一如既往的温绵:“大夫人说笑了,这么些年来,你不是一直将我看做亲生女儿般疼爱吗?”  

  “你不必装了。”陈若惜忽然笑了笑,道,“你还不知道吧,你一直以为是病死的娘,实际上是被毒死的。”  

  终于看到李清婉冷静的面孔出现裂痕,陈若惜笑容越发明显,低声叹道:“清婉啊,要恨,你可别恨我,那可是你的亲生父亲默许的。”  

  李清婉有一瞬间的怔愣,陈若惜眸中杀意尽显,下一秒,身子一斜撞上了李清婉。李清婉毫无防备,下意识伸手抓住了看到动静向这边走了几步的李清乐。  

  场内众人只听一声惊呼,便看到了池塘中挣扎的两人。陈若惜看到被牵连落水的李清乐,顿时惊慌失措地高声呼救。  

  太和宫中,英宗放下手中的奏章,身边服侍的桂公公上前,提议道:“贵妃娘娘宫中办着赏花宴,这会儿年轻人们玩得高兴呢,皇上要去看看吗?”  

  英宗整理着袖口,吐出一口气,说:“嗯,也好。”桂公公忙要让人下去准备,却被英宗制止,“朕悄悄过去就是了。”  

  蒋贵妃看到在池塘中挣扎的两人,厉声道:“是怎么回事?”  

  陈若惜立刻跪倒在地,哭道:“是李清婉,推了我女儿落水,请贵妃娘娘做主啊。”  

  蒋贵妃立刻吩咐人救起李清乐,上了岸的李清乐脸色发白,浑身颤抖,更是弱不禁风楚楚动人的模样。  

  楼上的男眷都下来了。  

  傅承禹看向池中的李清婉,见她面色惨白,而蒋贵妃更是没有救她的意思,对訾言说:“去救她。”  

  訾言还未靠近,忽然听到众人齐声喊着皇上,才发现皇帝不知何时到来。  

  “怎么回事?”英宗才走近,便问蒋贵妃,视线瞥过李清乐,稍稍停顿。  

  “皇上,李家庶女妄图谋害嫡女,还请皇上做主。”蒋贵妃忙开口。  

  英宗同她一起看向池中,见到李清婉时,忽的脸色大变:“快救人!”  

  桂公公对英宗的突然脸色大变吃惊,众人更是吃惊。几个侍卫还来不及下水,便看到英宗褪下披着的狐裘,一下子跃入池中。  

  “皇上!”  

  岸上众人都震惊了,一句话不敢多说,纷纷跪下。  

  没多久,英宗带着李清婉回到岸上。李清婉已冷得浑身僵硬,丝毫站不住身子,只能靠英宗扶着。她没有料到英宗会出现,却不愿放过这个机会:“你是皇上……”她声音绵软,如今虚弱之感更加明显。  

  英宗从桂公公手中一把拽过披风,亲手为李清婉披上,看得众人愕然。  

  李清婉忙要给他行礼,被英宗制止,当着众嫔妃的面高声道:“你不必行礼,今后见到朕都不必行礼。”  

  李清婉摇了摇头,想要拒绝,却被英宗打断:“小桂子,带她去承德宫,找萧御医。用朕的步撵。”  

  最后一句话,惊得众人回不过神。皇帝的步撵,自打英宗登基以来,便没有哪个女子坐过,便是连这些日子来被宠上天的庄妃也没有,更何况李清婉还不是他的妃嫔。  

  “贵妃,不辨是非,不明黑白,你好好想清楚吧。”  

  “皇上,这件事……”  

  “住口!”  

  蒋贵妃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他连事情的经过都不问便决定了相信那李家庶女。  

  英宗又冷冷地看向跪在地上的陈若惜,道:“给李彦传旨,朕不想让这个女人出现在李家。”  

  陈若惜瘫倒在地。  

  英宗拂袖离去,众人依旧处于震惊状态。  

  承德宫中,李清婉围在炉边,依旧止不住地发抖。神志也渐渐清晰,想到方才英宗的态度,眉微微皱起。  

  “皇上驾到。”桂公公尖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李清婉起身行了礼,英宗已快步上前扶住了她,低声道:“朕说了,你不必行礼。”  

  “皇上……”李清婉抿了抿唇,说,“清婉不过一个庶女,皇上不该为了清婉降罪贵妃娘娘。”  

  英宗揉了揉她的头顶,说:“你不懂这些,不必多想。对了,你上次是如何逃脱的,朕后来派人去找,在河中捞到一具女尸,旁边还是朕的披风,朕还以为……幸好你没事。”  

  李清婉微垂着头,低声道:“那日,清婉离开皇上不久,那些逆贼追了上来,清婉躲了起来,幸好官兵及时赶到,清婉才得以逃脱,后来,是舅舅送清婉回家的。”  

  “舅舅?”  

  “嗯,清婉的母亲,是卫国侯薛成毅的女儿。”李清婉微微抬眸,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英宗,哀求道,“皇上,清婉方才失足落水,皇上不要怪罪大夫人,可以吗?”  

  “她方才说的什么朕听得清楚,你何必为这种恶毒妇人求情?”提起陈若惜,英宗神色厌恶。  

  “父亲那么在乎大夫人,若是大夫人因为清婉出事,父亲……”  

  “李彦真是好大的胆子,为了个毒妇还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手吗?”  

  李清婉连忙停下,惊慌失措地解释,“不是的,皇上,父亲对清婉很好……”好到要将她许配给孙显耀,好到毒害她的生母。  

  英宗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李清婉的长发。  

  夜色正凉,碎雨轩中灯火通明,锦宝端来姜汤,李清婉皱着眉轻抿了一口,随后眉间的褶皱更深。锦宝忍不住笑了笑,也就这种时候,李清婉看起来才像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小姐,就算不喜欢也得喝,这么冷的天在水里泡了这么久,对身子定是不好的。”  

  李清婉皱着眉,好一会儿才将碗中的姜汤喝完。  

  锦宝正想再调笑几句,南枝走了进来,低声道:“平添方才来报,相爷一回府就向这边来了。”  

  李清婉裹紧身上的披风,一碗姜汤下去,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低声道:“他要来便来吧。锦宝,我想吃酒酿圆子。”  

  锦宝点头应下:“我这就让嬷嬷去准备。”  

  李彦进入碎雨轩时,李清婉平静地将棋子放在棋局中,口中平淡地说:“父亲,今日怎么有空?”  

  “李清婉,你究竟要做什么?她是你的嫡母,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毒害她!”李彦气急,冲到李清婉面前,厉声道。  

  “我害她……呵,落水的是我,她陈氏好好的,我如何害她?”  

  “清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她毕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非得逼死她?”李彦放缓了语气,看着李清婉的反应。  

  李清婉捏着一颗棋子,用指腹摩挲着,微微抬眸,看向李彦,笑了笑,道:“路是她自己选的,再说,圣旨已下,丞相是想抗旨吗?”  

  “李清婉!”  

  李清婉霍然起身,挥手将眼前的棋盘打落在地。李彦抬眸,愕然地看着她。  

  屋外的人听到这般动静连忙冲进屋,却听李清婉冷冷地开口:“都给我滚出去!”  

  锦宝从未见过李清婉发这么大的脾气,忙带着人退下,来不及收拾一室狼藉。  

  空气中的冷意稍减,李清婉缓缓坐下,随手拿起一颗遗留在桌面上的棋子把玩着,不紧不慢地开口:“丞相,不过失了一个陈家,您便那么沉不住气了?”  

  语气之平淡,仿佛方才冷着声音让人退下的不是她一般。  

  李彦忍不住后退了一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清婉你……”  

  “陈若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出手害我,我怎能容她?”李清婉抬眸看他,眼神中的冰凉令人心颤,“丞相,我给你两个选择,您自己处理,或者,我帮你。”  

  “李清婉,我是你父亲,她是你嫡母!”  

  “我的母亲只有一个,死在我十岁那年!”  

  此话一出,屋内瞬间安静下来。  

  良久,李清婉缓缓地开口:“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没在我羽翼未丰的时候杀了我?”  

  “你变成这样,是我的错,是我这个父亲的错。”  

  “你知道就好。”李清婉淡淡一笑,李彦脸色更加惨白,“其实,我给过你机会的。”  

  李清婉缓缓起身,走到窗边,推开窗户,看着院中那棵被白雪覆盖的桃树,低声道:“那日,我送你离开时,我追上了你,问你,孙家少爷是不是我的良配……”  

  李彦看着她瘦削的背影,只觉得心头颤抖。  

  “我那时候,不知怎的,想起了很小的时候,娘还在,有一年夏天,西水漾里的莲花全开了。我想看荷花,可是被湖边的围栏挡住,什么都看不清,你那时候抱起了我,将我举到肩膀上,围着湖岸一直走。娘在一旁说我不懂事,你说,女儿想看就看,等到湖里的莲花结了莲子,你就带着我和娘一边游湖一边摘莲子吃……”李清婉静静地说着,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所以,那日我问你,我在想,只要你稍有犹豫就行,不必如实回答我,或者只要说一句,孙少爷不够好,但是你心中还是在意我的……只要这般回答,我只要你这般回答……”  

  “只是,你连犹豫都没有,你说,我会过得很好,为了给你铺路,我要嫁给孙显耀这种人!”  

  李清婉转过身,看着李彦,冷笑道:“你我今日这般,都是你一手造就。”  

  “清婉……”李彦向李清婉走了一步,却被李清婉伸手阻止。  

  李清婉收回手,靠着窗,低声道:“丞相,其余的我不想听,也没空听,我只想要你一个回答。”  

  李彦沉默良久,缓缓开口:“我会将陈若惜从族谱中除名,你们之间的恩怨,便到此为止吧。”说完,颓然地转身离去。  

  “我不需要你教我做事。”李清婉不紧不慢地走到榻边坐下,冷声道。  

  李彦顿住,却不转身,又是一阵沉默:“清婉,你说,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像是父女吗?”  

  “你不是有李清乐这个好女儿吗?”李清婉讽刺地勾起唇角,“她不过是到你那儿哭了几句,你不就心疼万分了?”  

  李彦不再说话,缓步离开,他的背影,便是守在院门的丫鬟都能看出,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李清婉靠着床榻,抚摸着床头精致的雕花,一滴泪,毫无预兆地滚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