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二十五章 皇子承禹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080 2016-06-21 15:10:30

    老太君由下人搀扶着进了屋,看到屋内的阵仗,心中已经明了。  

  李彦行了礼,扶着老太君坐下。老太君不看陈若惜灰败的脸色,而是看向李清婉:“清婉,今日之事,你受委屈了。”  

  李清婉淡淡一笑,看向老太君,说:“清婉受委屈不要紧,只是不希望这些事祸及他人,最终乱了人心。”  

  老太君握着茶盏的手微微一紧,李清婉话语中的警告之意再明显不过,而她,居然无言反驳。的确,陈若惜做事太过,若是过度包庇,定会乱了府里人心。  

  李清婉看着她沉下去的双眸,轻声道:“其实,母亲往日待清婉的好,清婉依旧记得。也请父亲留些情面,毕竟,相府不可无当家主母。”  

  老太君抿了一口茶,沉默良久,缓缓道:“彦儿,清婉懂事。确实,家不可一日无主母。”  

  李彦皱紧了眉,开口:“只是,这陈氏犯下如此大错!”  

  “所以,我决定,留着她主母的身份,至于她手中的权,先拿下吧。”  

  李彦沉默片刻,点了点头,道:“母亲说的是。”又转身吩咐,“将陈氏带下去,幽闭祠堂,任何人不得探视!”说完,对老太君道了句“儿子告退”便离开了。  

  老太君看着陈若惜被人带走的背影,心中叹了一口气。又看向李清婉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心中感叹:“果然差的不是一点。”  

  “清婉,如今府中大事小事都落在我身上,老婆子一人实在忙不过来,不知你是不是愿意……”  

  李清婉微微蜷起手指,笑道:“老太君,清婉不过一介庶女,府中事务未曾了解。老太君若实在繁忙,还有几位姨娘,不然还有姐姐妹妹们。”  

  老太君深深地看向她,道:“几个姨娘,哼,哪个不是心思多的。乐娘和这件事牵连较大,也不适合接手,比你小的,又都不懂事。”  

  李清婉浅浅一笑,道:“老太君忘了,还有二姐姐。二姐姐待人温和,下人也极喜欢她,相信若是让二姐姐接手,再合适不过。”  

  出了门,薛良宇盯着李清婉,笑了一声,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婉妹妹,还真是好手段,连我都骗了。”  

  李清婉低垂了眸,低声道:“兄长也看到了,府中处处有陈氏的眼线,我必须瞒过你,她才会信。”  

  “得了吧,就当我白挨了一耳光。”薛良宇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几步,又停下了脚步,道,“祖母想你了,你有空回去瞧瞧吧。”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两日后,碎雨轩中,李清和急匆匆地进入,李清婉正在更衣,见到李清和进屋,只淡淡道:“二姐姐难道连进屋之前先敲门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李清和抿了抿唇,轻声开口:“对不起,我只是有急事想问。”  

  李清婉穿上外套,瞥了她一眼,说:“急事,不是好事吗?”  

  李清和怔住,动了动嘴唇,还是说不出话。  

  李清婉接过了锦宝递过来的披风,看着李清和反应不过来的模样,低笑了一声,向前走了一步,附在李清和耳边低声道:“二姐姐,既然机会来了,就好好把握啊。还是说,你想一直做一个被大房踩在脚下的庶女?”  

  李清和心中一动,李清婉已从她身边走过,向外走去。  

  “你要出门?”  

  李清婉头也不回,只说:“与其多管闲事,还不如好好掌你的权。”  

  湖心亭——  

  船只在湖面上悠悠地游荡,过了一会儿才在湖心的亭子边停下。船上跳下一个护卫打扮的男人,稳住了船只后,船上走下一个女子。墨紫色的衣裙在湖面上投射下浓重的阴影,见到亭中坐着的年轻男子,她微微屈膝,算作行了礼。  

  等到亭中其他人乘船离开,只剩下方才下船的女子和坐着的男子,还有守在亭角的男子的护卫。  

  沉默片刻,年轻的男人为女子倒了茶。  

  李清婉接过茶杯,淡笑:“殿下肯赏薄面,清婉感激不尽。”  

  六皇子傅承禹看向她,年轻甚至带着几分稚嫩的面容英俊,在湖光的折射下灵动起来。  

  “李三小姐送的礼物不小。”  

  李清婉看着他几乎没有太多表情的面孔,轻轻一笑,道:“清婉只是略尽绵力,也正巧,为自己寻得出路。”  

  “孙家走私极为隐秘,旁人尚且不知,你一个处于深闺中的女子,又如何知晓?并且,知晓得那般详细。”  

  “殿下已得到想要的,又何必知晓得那般清楚?若是清婉和盘托出,岂不是失了价值?”李清婉抿了一口茶,突然微微皱起了眉。  

  傅承禹看向她:“怎了?”  

  李清婉放下茶杯,微弯了弯唇角,道:“无碍,只是喝不惯这茶。”  

  碧螺春……又是她一桩痛苦的回忆。  

  傅承禹收回了视线,看着湖面风拂过荡起的波浪,说:“依靠你的信件,证据已经搜罗了大半,过几日便可以呈上了。”  

  “殿下,此时牵连甚广,还请细细考虑。”  

  “此话何意?”  

  “清婉知道殿下多年来未被皇上重用,如今得此答案定是想要借此事得到皇上信任。只是,皇上生性多疑,再加之,此时牵连到二皇子,一旦涉及储位之争,事情便没那么简单了。”  

  傅承禹低垂下眸,微微吐出一口气,道:“那你说,当如何?”  

  “等。”  

  “等?”傅承禹皱起了眉,但看到李清婉从容依旧的面容,还是压下了心底的躁动。  

  岸边,傅承禹坐在轮椅上,护卫推着他上了马车。李清婉维持着行礼的姿势,直到马车消失在眼前。  

  锦宝上前扶住李清婉,带着她向马车处走去,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三小姐,真的决定是六皇子了?”  

  李清婉点了点头,低声道:“论才干,他不低于其他皇子,且心地宽厚,便是他胜过其他人的地方了。”  

  “可他……是个瘸子。”锦宝压低了声音,缓缓说出了口。  

  李清婉脚步微微一顿,声音带了几分冷厉:“锦宝,如今我已是六皇子的谋士,他的生死,也关系着我的生死。”  

  锦宝看着她幽冷的神情,低下了头,低声道:“是。小姐要追随六皇子,锦宝追随小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