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三十一章 计划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109 2016-06-30 15:35:42

    屋里众人看着李清婉离去的背影,皆是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  

  傅承泽良久才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问傅承禹:“她走了?”  

  见傅承禹点了点头,他才崩溃地嚷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在?”  

  傅承禹低下头:“我提醒过……”  

  傅承泽一拍脑门,欲哭无泪:“你看到她走之前的眼神了吗?”  

  傅承禹想了一下方才李清婉离去时的脸色,咽了口水,提议道:“要不,趁她没走远……”  

  傅承泽笑:“你觉得她温柔还是善解人意?”  

  傅承禹沉默了。  

  “算了。”  

  傅承禹只听傅承泽似叹息一般叹了一声,然后就是快步跑了出去。  

  李清婉从御王府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得锦宝和周敏成一阵心惊肉跳,一言不发地跟着李清婉,然后就见到五皇子傅承泽追了上来。  

  “李三小姐。”傅承泽拦在李清婉面前,只是说了这几个字,就略有尴尬地说不出话了。  

  李清婉平静地看着他,声音温和从容:“殿下有何指教?”说着,给锦宝使了个眼色,让她和周敏成退出了一段距离。  

  “我方才只是与六弟说着玩的,你别介意。”  

  “民女不敢。”  

  李清婉答得这么温婉大方无可挑剔,倒是让傅承泽说不出话来了。本来他一个皇子能给一个庶女道歉,已经是屈尊降贵,由不得她小小一个庶女使性子。而这李清婉,回答起来明明是谦卑有礼的,他却能知道,这个姑娘还在生气。  

  “这是周记的糕点,你尝尝?”  

  李清婉正欲从他身边走过,却听他突然开口,顿时停住了脚步,有些愕然地看着他。傅承泽将周记的糕点递到她面前,隔着油纸,依旧有点心的淡淡香气飘出。  

  李清婉忽然就想起,那时候她不得宠,嫁给傅承宣之后连烨王府都没有出过。而傅承泽,既无心争夺皇位,与诸皇子的关系都相当不错,与傅承宣的关系更是亲密,经常出入烨王府。她在后花园中偶遇了傅承泽,她不常出现在傅承宣身边,傅承泽不认得她,便语言戏弄了她几句。那时她容易哭得很,傅承泽见她哭,慌了手脚,便将本要带回皇宫给长公主傅瑶的糕点给了她,又是好一番哄劝才让她停了眼泪。  

  之后,傅承泽与她在烨王府见面,每每都是带了周记的莲心糖糕,开口时,边说:“丫头,周记的莲心糖糕,排了好久的队呢。”  

  不得不说,那时她在烨王府唯一的温暖,便是傅承泽给的。只是,不知为何,傅承宣与傅承泽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嫌隙,到最后,竟是将傅承泽囚禁至死。  

  “发什么呆,你尝尝吧,女孩子都很喜欢周记的糕点。”  

  李清婉回过神,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眸底的情绪翻腾,良久才平复下来:“谢殿下美意,只是,清婉不喜欢甜点。”  

  傅承泽盯着她看,一脸不信的模样:“你不过是个小丫头,不喜欢甜点喜欢什么?”  

  李清婉淡淡一笑,说:“天下的姑娘如此之多,又岂是每个姑娘的心思都能被猜透?天色已晚,清婉告退。”  

  “小丫头。”傅承泽叫了她一声,李清婉却没有回头,眼底是不可见的幽深。  

  前世的情,前世的债,前世的仇……她可以恨,可以毒辣,可以无情,却独独不可以心软。  

  转眼已是过了多日,老太君一直不曾决定如何处理在寒山寺一事,碎雨轩中也迟迟没有动静,李清乐开始沉不住气,听闻兄长李成明回到相府之后,便命人收拾了衣着去见李成明。  

  在书房见到李彦和李成明父子时,两人脸色都不太好。李清乐恭恭敬敬地行了礼,小心地问:“父亲,兄长,何事动怒?”  

  李彦看了她一眼,坐在太师椅上不发一言。李成明看向她,脸色阴霾,道:“孙家倒台了,孙家数百口人尽数被流放。”  

  “怎会?”李清乐吃了一惊,孙家虽无大权,只是论起钱财也是数一数二的商业大家,怎会说倒就倒?  

  “六皇子不知何时收集了孙家走私的证据,条条框框,竟相当详细。皇上大怒,却又念在孙家丧子的份上格外开恩,让六皇子审讯了案件,从宽处理。”  

  “既然从宽处理,又为何……”  

  “从宽处理,只是不取孙氏性命,六皇子用了刑,孙氏招供了一些不利于二皇子的事情。”  

  一时间,房中一片沉寂。好一会儿,才听到李彦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说:“幸好,二皇子与孙氏往来不多,可销毁的证据也已经销毁。今日一早,皇上召了二皇子进宫,说明还愿意相信二皇子。经此一事,虽然二皇子地位不会有太大的动荡,只是,原本只是太子与二皇子之间的斗争,现下,多了一个六皇子。”  

  “这个六皇子突然大放光彩,怕会影响大局,父亲,是否……”李成明没有说下去,只是话中的意思,房内之人都已明白。  

  “毕竟他是皇子,又常年在京中,从何下手?”李清乐皱着眉提醒。  

  李彦沉默片刻,沉沉地开口:“六皇子师承赤虚道人,远在鸾山。如今也已是花甲之年,体弱多病也并不是怪事。”  

  李成明点了点头:“儿子明白。”  

  李清乐微垂着头,一言不发。  

  碎雨轩,李清婉站在门前,微微仰着头,看着阴沉的天色,眉心微蹙。  

  “三小姐不必担心,您不是已经派了莫聪去六皇子身边观察吗?一有消息,莫聪定会立刻通知您的。”南枝安抚,见李清婉无动于衷,打趣道,“便是亲娘也未像您一般操心,三小姐还比六皇子小上一些呢。”  

  李清婉吐出一口气,看着它在空气中凝成白雾,叹道:“至少,他现在不能出事。若是少了他,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麻烦……”  

  “三小姐便只想到了这些?若是六皇子出了事,你一点都不担心他?”锦宝拿来披风,一边替她披上,一边问。  

  李清婉紧了紧披风,平静道:“死者若逝,何必让活着的人伤心。”  

  锦宝不说话了。  

  南枝看了李清婉一眼,随她一起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这些日子,她看得出来,这个主子啊,根本不在乎生死,不在乎自己的,更不在乎对她无用之人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