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二十八章 寺中祈福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253 2016-06-26 14:55:17

    十五那日,李家的女眷早早地收拾了行囊,一群人向寒山寺驶去。  

  下了马车,方丈迎了出来,对着老太君恭恭敬敬地行了礼。李家的各个女眷也纷纷与方丈见了礼。  

  “慧觉大师,劳烦您关照了。”老太君说着,又是对着方丈点了点头,才跟着小和尚向寺庙中走去。  

  李清婉在听到方丈的称号后停住了脚步。  

  当今皇帝信佛,世风也是如此。这个慧觉,极有可能就是她记忆中的那个慧觉。前世,傅承宣的夺位之路上,若没有那个叫做慧觉的和尚处理,怕也不会那么顺畅。依靠着方丈之名,取信于百姓,暗中散布着三皇子才是正主的消息。而那个时候,皇帝也已经开始有些力不从心,已经无法掌控羽翼渐丰的傅承宣。  

  “小姐。”身旁的锦宝轻轻扶了扶她的手,她回过神来,见到慧觉站在自己面前,慧觉长了一副慈眉善目的面孔,光凭外貌,几乎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高僧。他对着自己行了礼,声音恭敬而不乏出家人的慈悲为怀之感,“女施主,请。”  

  李清婉点了点头,唇角略微弯起,淡声道:“多谢方丈。”  

  到了大殿中,巨大的佛像被供奉在殿前,金身在殿中投下了压抑之感。  

  殿中此刻人并不多。老太君上完了香便回到厢房歇息了。老太君一走,几位姨娘也跟着离开了,几个年轻的姑娘耐不住性子,就去庙里四处走走,如此一来,大殿里便没有什么人了。  

  李清婉上了一炷香,便听到身旁传来女子的声音。不得不说,李清乐的声音清脆动人,好像泉水叮咚,清灵而又令人放松,若是温柔的时候,更是让人放下所有戒备,打心底将这人看做温和可人的大家闺秀。  

  “想不到三妹妹还会求神拜佛。”  

  李清婉淡淡一笑,道:“求神拜佛是为了消弭罪恶。坏事做多了,偶尔也要求求佛,省的落得被人关在佛堂忏悔的下场。”  

  李清乐面色不变,藏在袖中的手却是紧了又紧,她温婉地笑了:“三妹妹既然知道如此,何不多多积善?”  

  “姐姐是在与我说笑吗?”李清婉瞥了她一眼,转身就走,到殿门口时,李清婉轻轻一笑,开口说,“呵,行善?难道不是你们教会我,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看着李清婉从容离去的背影,李清乐暗自咬紧了牙。风染走到李清乐身边,小声道:“大小姐,您千万要忍住,不可被她激怒。夫人已经修书给大少爷,召他回京。大小姐如今只需将心思放在二皇子身上即可,切不可轻举妄动。”  

  李清乐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情绪,低声道:“我知道,我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李清婉站在廊前,平静地看着屋檐上的滴水。冷风夹杂着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衫,染下深重的色彩。  

  李清和站在李清婉身后,低声道:“清婉,我检查过了,没有异常。”  

  李清婉沉默了片刻,才低低地应了一声,道:“嗯,看来他们聪明了不少,打算重新制定计划了。”声音中带着些许疲惫,李清和看着她揉着眉心的动作,开口说:“清婉,你若是觉得累了,先回屋休息吧。”  

  “我的身体我清楚。”李清婉依旧是淡淡的模样,“你还是多多注意陈氏的动静。毕竟她还有一个嫡长子,远不到不可翻身的地步。”  

  李清和点了点头,连她自己都未曾注意到,无形之中,她对李清婉变得那么恭敬。  

  雨一直下到傍晚才停歇。李家的几位女眷在大殿中诵了经,便各自回到厢房用晚膳。  

  李清婉叫住了慧觉。慧觉回过头,见她依旧以方才诵经时的动作跪在垫子上,只是,背脊挺得笔直,无形之中透出了威压。  

  慧觉平复了心神,平静地问:“女施主,有何指教?”  

  “一直听闻佛家戒律,敢问方丈,佛家五戒,是哪五条?”李清婉不紧不慢地起身,看向慧觉时,眸底幽凉。  

  “佛家五戒,戒杀、戒盗、戒淫、戒妄、戒酒。”  

  “何为佛家三毒?”  

  “对顺的境界起贪爱,非得到不可,否则,心不甘,情不愿,为贪;对逆的境界生嗔恨,没称心如意就发脾气,不理智,意气用事,为嗔;不明白事理,是非不明,善恶不分,颠倒妄取,起诸邪行,为痴。”  

  李清婉忽地轻轻一笑,低声道:“敢问大师,是否犯了戒,又是否中了毒?”  

  慧觉脸色一变,忙道:“女施主何意?”  

  “五戒之中,大师犯了妄戒,三毒之中,你又中了贪毒。”见慧觉正欲辩解,李清婉接着道,“天下万物,唯权与色为人难舍。大师既为出家人,于色,自然不会多念。只是,大师心中,定是对‘权’极为渴望的。”  

  “施主休要胡说。”  

  “大师敢说不是?”李清婉紧盯着他,见他脸色越来越难看,额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只淡淡一笑,说,“大师也不必惊慌,我今日说的这些,无非是想为大师指一条明路罢了。”  

  慧觉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不知大师是否听闻,西北饥荒,又逢寒雪,想必日子不是太好过。您既为大师,此番不是极好的机会让您普度众生吗?”李清婉看了一眼一旁的锦宝,锦宝立刻上前,从袖中拿出一个锦囊,交给李清婉。李清婉接过,看到慧觉疑惑的眼神,弯起唇角,道:“大师一个人支撑寒山寺也属不易,这里,只是清婉的一番心意,请大师收下。”  

  慧觉脸色一变,脸色带了几分恼怒,他开口说:“女施主这是何意。老衲既身为出家人,怎可为银财所困?”  

  李清婉轻笑出声,斜眼看向他,眸光中带着几分讥讽:“几位凡世俗人,又怎逃得开金银俗物?大师何必这般反应?何况,这里只是两张薄薄的信纸罢了。东西我放在这里,收不收是大师的事。”说完,将锦囊给了锦宝,让她放在了软垫上,然后给了慧觉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便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大殿中,只余下慧觉一人。  

  寂静了许久,他缓步上前,弯腰捡起了那个锦囊。像是怕被人看见,急急地藏入怀中后便快步离开。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殿门后走出一个人,身长玉立,面容隐于黑暗中。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中,藏着几分不屑,以及更深的意味。  

  “哥,你怎么在这里,不是说来找个师傅问问可否留宿吗?怎么这么慢?”少女娇俏的声音传来,灯光下,照清了她的面容,正是苏家小姐苏芙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