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二十七章 分歧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724 2016-06-23 17:53:44

    湖心亭,亭中升起了水汽,淡淡的茶香溢了出来。李清婉在傅承禹面前的软垫坐下,嗅了嗅,轻笑道:“殿下,换茶了?”  

  傅承禹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已经备了手炉,披风也加了绒,开口道:“李小姐怕冷?”说着,茶已煮好,便为李清婉倒了茶。  

  李清婉捧着茶杯,感受着热气在手心蔓延,淡笑着答道:“不打紧,清婉习惯了。嗯,是君山银针?”她有些愕然,随后只是浅淡一笑。  

  “年关将近,偏西北地区百姓因今年的旱灾,日子艰苦,我提议今年节省用度,为西北百姓筹钱,被二哥驳了意见,还有,李相……”说到这里,傅承禹微微抬眸,看向李清婉。  

  李清婉想了想,开口道:“殿下不可操之过急。西北百姓受累,宫中不曾了解,每年过年又是大事,皇上也不会允许将年事简而化之。”  

  “那些百姓,多一刻,便会多一人死去,如何能等?”傅承禹握紧了拳,看向李清婉。  

  “殿下心系百姓,清婉知道。只是,现如今,皇上对二皇子及李相的信任远胜过殿下,因此,殿下不可在皇上面前与这二人起冲突。”李清婉抿了抿唇,说,“不过,殿下可从他人入手。孙家,若是让孙家露出马脚,事情,便容易多了。再加之,孙家家财不少,殿下可筹措到银财。”  

  傅承禹盯着她,缓缓说:“不日前,我与你提及孙家之事,你说让我等。为何?”  

  李清婉低垂下双眸,说:“李相执意,并将婚事提前,我不想嫁予孙家,便只能给孙家制些麻烦。”  

  “李相要将你许配给孙显耀?”傅承禹皱了皱眉,低声道,“你是说,二哥与孙家已经有了来往?”  

  “嗯。”李清婉眸子深处微微阴暗,低声道,“确定婚期那日,哦,就是昨日,就确定了往来。”  

  天空中传来挥动翅膀的声音,李清婉抬头望去,见到一直鸽子飞向了守在亭角的护卫訾言。取下鸽子绑在脚上的信件,递给傅承禹。  

  傅承禹看到信上的内容后,神色微凝,看着李清婉,缓缓开口:“你杀了孙显耀?”  

  李清婉正在喝茶,闻言抬眸看他。从傅承禹那个角度看去,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显露出了她比自己还要小的事实。这么清纯无邪的模样,只是……  

  “孙显耀一死,孙家大乱。殿下趁势呈报前些日子收集到的证据,念在孙老爷丧子之痛,皇上定会格外开恩,可免死罪。”李清婉不紧不慢地开口,“殿下素来仁厚,皇上定会派你处理此案。”  

  傅承禹沉默地看着湖面,良久,开口却是对护卫说:“回去吧。”  

  李清婉站起身,随着傅承禹上了船,只低声道:“殿下或许觉得清婉手法狠毒,只是,我若不是如此,死的便会是我了。是孙家派了死士伤我在先。殿下,只希望您莫要心慈手软。”  

  上了岸,訾言推着傅承禹向马车走去,李清婉沉默地看着傅承禹的背影,低叹了一口气,轻声道:“走吧。”  

  锦宝扶着她,看着她微锁着的眉,道:“小姐,可是与六皇子……”  

  “太过仁厚。”李清婉轻声说,“怕是随便杀个人都会让他难受。”  

  “呵,六皇子,也不过十几岁,比起小姐大不了几个月,有些孩子的纯良也正常。”锦宝笑着劝她,“六皇子会明白小姐做的是为他好的。”  

  “你刚刚说……”李清婉忽然顿住脚步,眉目间有些沉重,“快十六岁了?”  

  前世,傅承禹在这个年纪,冬日里,有一天雪停后,去城郊拜访恩师,却失足落水。因为天寒,湖面结冰,多日后才被人寻到。如今想来,实在蹊跷。六皇子身边的护卫通通不见了,而六皇子偏要在雪未化的时候去拜访恩师。  

  “今年的雪,还没下。”李清婉低低地叹了一句。  

  马车回到相府,李清婉才下车,便见到李清乐和李清平迎面走来。  

  李清乐看到她时,淡淡一笑:“三妹妹好啊。”  

  旁边的李清平撅了撅嘴,拉着李清乐的衣袖,道:“大姐,你别和她说话了,她就是个煞星,人还没嫁过去呢,就死了丈夫。”  

  李清乐拍了拍李清平的手,低声斥道:“你这丫头怎么能这么说话。你三姐姐刚死了丈夫,心里自然是不好受,你怎么能给她扣上克夫的罪名。你让你三姐姐以后怎么嫁人?”说着,看向李清婉,一脸心疼,“三妹妹别在意,清平一向没大没小。”  

  “大姐,四妹,慎言。”李清婉眸色浅淡,淡声道,“孙李两家还未交换信物与红帖,清婉现在还是待字闺中,并没有丈夫。”  

  “你还狡辩,你就是个煞星,克母克夫,见谁克谁!”李清平不甘被李清婉反驳,大声嚷了起来。  

  李清乐微微皱起眉,好看的脸上带了几分无奈,拉住了自己愚钝的亲妹,对李清婉道:“三妹,你别和清平计较。”  

  李清婉本不予多言,却忽然弯了弯嘴角,看向李清平,用只有三人听得到的声音说:“四妹,你就不怕惹恼了我,就像你那愚蠢的娘亲一样,在空冷的佛堂夜夜哭泣吗?”  

  李清平一听这话,顿时失了冷静,尖声嚷着:“果然是你这贱人陷害我娘亲!李清婉,我要杀了你!”连李清乐都无法阻拦,她已经抬了手向李清婉的脸上打去。  

  李清婉跌倒在地,李清平惊愕地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她分明还没有打到她啊。  

  “混帐东西!”李清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李彦愤怒的骂声,然后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耳光,就连耳朵都是嗡嗡作响。  

  李清平呆住了,连眼泪都吓得忘了流。  

  “当众辱骂长姐,还打长姐耳光,李清平,这就是你的教养!”李彦恨恨地斥责。  

  李清乐看着跌在地上流泪的李清婉,恨恨地咬了咬牙,看向李彦,解释道:“爹,这件事有误会……”  

  “误会什么!”李彦看着李清乐,眼神中说不出的失望,“你的亲妹这么对清婉,你就不会阻拦!竟在旁边容忍这些事情发生,乐娘,你什么时候竟也如此不分轻重了!”  

  李清乐咬着牙,说不出话来。  

  “父亲,我不要紧。”李清婉缓缓起身,低声说,“是我的错,惹恼了姐姐妹妹,父亲别计较了。”眼角的泪水在眨眼间又滚落了下来。  

  李彦拍了拍她的肩膀,看向李清平,见她一脸不愿认错的模样,心中怒火更旺,喝道:“来人,将四小姐带下去,关禁闭,一个月!”  

  “爹!”  

  李清乐焦急地想要开口,却被李彦打断:“够了,你也给我回去,好好想想。”  

  李清乐看着李彦脸上残留的怒火,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行礼告退了。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李清婉才看到站在不远处了傅承明。  

  傅承明走上前,道:“三小姐是否要紧?”  

  李清婉行了礼,低声道:“臣女无碍,多谢殿下关心。”  

  傅承明点了点头,看着李清婉,不紧不慢地开口:“刚刚在西街发生了一些事情,不知三小姐可有耳闻?”  

  “殿下请说。”  

  “孙少爷在西街遭到歹徒行凶,不幸遇难。”  

  “什么!”李清婉惊愕地抬眸,眼底的震惊丝毫不差地落入傅承明眼中,她焦急地开口,“怎会如此?”  

  傅承明收回视线,开口说:“还在调查中,三小姐,节哀。”说完,和李彦说了几句,便转身上了马车。  

  碎雨轩,锦宝见李清婉仍是一脸凝重,道:“小姐,事情没有破绽,为何还如此担忧?”  

  李清婉揉了揉额头,低声道:“傅承明怀疑我。”  

  “只是怀疑,小姐不必太担忧。”  

  “不,他身边,有风珣。”  

  襄王府——  

  谋士风珣听闻傅承明的猜测,笑道:“那三小姐应该在寿宴之时就知晓孙少爷是何人物,若说是心甘情愿嫁给孙少爷,依我看,不太可能。死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她又怎会吃惊或是表现出难过?”  

  “属下推测,此事,与三小姐脱不了干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