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三十三章 三皇子归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371 2016-07-01 10:33:43

    老太君得到李清婉闯出暖阁的消息时还有几分不相信,再三确认后才敢确定,立刻找了人去截住李清婉。公然违抗她这个老太君的命令,她怎么能让李清婉出了相府这扇门。  

  快到大门时,涌出了好几个家丁来拦李清婉。  

  李清婉紧皱着眉,一直高烧让她感到晕眩,心中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对付眼前的人。  

  “周敏成!”  

  周敏成的出现让几个家丁吓了一大跳,来不及动手就都被打倒在地。没了阻拦,李清婉快步向门口走去。  

  李彦与傅承明站在门口,看到她走近时,李彦狠狠地皱起了眉。傅承明却是无声地笑了。  

  “你要去哪里?”李彦走向李清婉,看到她身后倒下的一片,声音越发冷厉,“竟还敢公然打伤家仆!”  

  李清婉微微勾了勾唇,道:“这群家仆不分尊卑,我既未犯错,又未被罚,他们竟敢对我动手,女儿只是命人教训了他们而已。”  

  “你!你还有理了!”李彦气得差点又想打上去。  

  “李三小姐为何脚步匆匆,这是要去哪里?”傅承明不紧不慢地走近,问。  

  “女儿家的私事,殿下也想知道吗?”  

  傅承明淡淡一笑,道:“刚巧我的六弟出了事,我过来看看,便见到三小姐如此焦急的模样。”  

  “六皇子出了事,殿下来相府做什么?莫不是觉得是相府的人害了六皇子?”李清婉弯起唇角,说,“至于殿下说我焦急,怎么不是呢?如今民女的祖母受累,做晚辈的想要去看看祖母却被不识好歹的人阻拦,民女怎能不急?”  

  “卫国侯夫人病了?”傅承明挑了挑眉,道,“三小姐,你可不要胡编,夫人病了这么大的事,事先怎会无人通报?”  

  李清婉静静地看着他,语气微凉:“我已说了,这是我的家事,殿下莫不是觉得这天下,事事都要先让你知晓,就是连我祖母身体不适也要经过殿下同意?”  

  “清婉,你怎么和二皇子说话的,简直是不分尊卑!”李彦打断她的话,厉声道。  

  “无碍。”傅承明摆了摆手,看着李清婉,说,“刚刚接到消息,六皇子途中遇害,清婉,你是何想法?”  

  李清婉微微紧了紧藏在袖中的手,面色不变,淡淡道:“殿下是找到六皇子的尸首了吗?还是说猜测?只是无论如何,殿下如今笑脸迎人,不知是殿下太过坚强,还是对你的六弟不够关心?”  

  傅承明脸色微变,笑容也从脸上隐去,盯着李清婉依旧从容平静的面容,缓缓道:“三小姐果然伶牙俐齿。”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李清婉揉了揉额头,道,“还请殿下让让,清婉该去尽孝了。”  

  傅承明微微侧过身,李清婉看也不看他,从他身边走过。忽然,手腕一紧,李清婉下意识甩手,不禁思考便是冷厉地开了口:“放肆!”  

  李彦和傅承明离她最近,闻言都是惊愕地看向她。  

  “逆女,竟敢对二皇子不敬,不要命了吗!”李彦连忙上前,拽着李清婉后退了好几步,怒斥道。  

  李清婉挣开她,踉跄着退了几步,想向门外走去,却忽的浑身一软,倒了下去。  

  周敏成本是站在几步开外,见到李清婉倒下连忙上前。  

  离李清婉最近的傅承明伸手接扶住了她,这才发现她脸色苍白得紧,探了探她的额头,被那烫手的热度吓了一跳,看向李彦:“是高热,快去找个大夫。”  

  御王府的管事接到密信,信上说六皇子有难,速速营救。他将信将疑,却还是调动的一些侍卫准备出发。正准备出动,却看到不远处一行人马向这边过来。  

  管事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队伍前头的兵将高喊:“烨王在此,速速迎驾。”  

  御王府众人来不及反应,便看到一个男子从马上翻身而下,一身银甲尽是血污,连面容也被血迹遮盖,只是一双冷厉的眸子依旧令人心惊:“御王受伤,立刻准备,本王为他疗伤。”  

  管事见到后面几个侍卫扶着满身血污的傅承禹下马,顿时大惊,忙吩咐人准备热水与伤药。  

  等到傅承禹被扶着进了王府,傅承宣才回过头看着另一队人马,道:“此番遇险,多谢薛小少爷相助。”  

  薛良宇擦了擦脸上的血污,答道:“我只是例行巡检,碰巧遇见才出的手。如今,我该回兵部禀告此事了,殿下,臣下告退。”  

  等到走出一段距离后,薛良宇才松下一口气,忆起方才锦宝急急忙忙地捎了口信,说去出城的路上营救六皇子,并派人通知御王府。起先他还不信,只是迫于锦宝的苦苦哀求再加上她是李清婉的贴身之人,才去兵部带人,名曰巡视,实则出城。  

  一个身穿盔甲的将士走到傅承宣身边,问:“殿下,这薛少爷真的是偶然路过吗?”  

  “他是不是偶然路过不要紧,现在更为紧要的是查出那些死士的来处。”傅承宣擦去脸上的血污,沉声道,“承禹在昏迷之前说,信件有假,立刻去查,京中的仿字高手。”说完,向御王府走去。  

  暖阁中,李清婉醒来时,浑身还没有力气,锦宝见她醒来,立刻道:“三小姐,莫聪那边有消息了。”  

  李清婉舒了一口气,问:“怎么说?”  

  “薛少爷及时赶到,不过到时,六皇子已被救下,薛少爷抓了行刺的人。”  

  “已被救下?”李清婉支起身子,轻轻地揉着额头。  

  锦宝顿了顿,说:“是三皇子。”  

  李清婉按在额角的手顿住,神色变化不定,良久,才轻声问:“为什么莫聪不亲自禀告我?”  

  “莫聪受了些伤,怕血味冲撞您,现下周敏成在为他疗伤。”锦宝答完,想了想,还是问,“莫聪说,六皇子也受了伤,失血过多,未到御王府就已经昏迷,会不会……”  

  “不会……”李清婉低下头,看着被子上的绣花,轻声道,“有傅承宣在,他不会死……”  

  傅承宣年少是就已经精通医术,比起宫中的御医,有过之而无不及。  

  锦宝见她情绪不对,想了想,说:“老太君已经撤去了别的丫鬟,三小姐可以随意出入暖阁。”  

  “她自然是怕再闹出些事情。我此番出府与卫国侯府扯上了关系,她又怎敢再软禁我。”李清婉唇角微扬,冷漠而又轻蔑,顿了顿,她问,“对了,李相和二皇子如何了?”  

  “小姐昏迷后,便有人带了消息给二皇子,只说了几句,二皇子就变了脸色,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李相脸色也不好,找了大少爷去书房,到现在还没出来。”  

  “自然,傅承宣一回来,且被他遇到了这等大事,他定会追查下去。二皇子与孙家走私一事还未平息,又被傅承宣盯上了,自然头疼……咳咳!”李清婉难受地皱眉,咳得嗓子发疼。  

  “三小姐,你先歇会,此事不急。”  

  李清婉也不拒绝,揉着额头躺下身。她确实可以轻松些了,二皇子和三皇子斗起来,她和六皇子可以省下不少力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