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二十四章 陈氏倒台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246 2016-06-21 13:54:55

    南枝重重地跪倒在李清婉面前,哀哀地哭道:“三小姐,求您快去看看锦宝,她,她……”  

  南枝像是说不下去了,李清婉轻轻地抚着她的后背,道:“别慌,慢慢说。”  

  南枝喘息了一声,道:“小姐,你走后不久便有男子闯入了碎雨轩,拿着一方绣帕与一根玉簪,一口咬定是小姐所给的信物,再之后,他瞧见了锦宝,便对锦宝动起了手,说什么‘相府三小姐日后也不过是我的一个妾,你跟了我……’奴婢不敢再说。”  

  李清婉瞥了一眼李彦的脸色,眸中微凉,道:“说下去。”  

  “锦宝一直在反抗,后来,拿簪子划破了脖子,奴婢身上的都是她的血……奴婢气不过,便召了家丁将那男人赶出碎雨轩,哪知那人说他是孙家少爷……奴婢不知是真是假,也不敢再动手,只能来寻小姐了。求小姐为锦宝做主啊!”  

  李清婉沉默地看着指尖,轻声道:“父亲,要随女儿去碎雨轩看看吗?”  

  陈若惜紧张地看着李彦,见他点了点头,心中大骇。看着一行人离去,陈若惜抓紧了李清乐的手,低声道:“是她设的陷阱,乐儿,这次娘算是栽了,但无论如何,都要将你保住。素蓉,快去请老太君。”  

  碎雨轩中,李清婉一进门,便见到几个家丁围着一个男人。男人倒在地上,身上华美的衣服已是破烂不堪,脸上也是青青紫紫的。  

  李清婉没有细看,快步走向卧室。锦宝躺在床上,脸上几乎失了血色,脖子上包扎着白布,隐隐渗出血迹。李清婉抬眸看向站在一旁的男子,低声道:“她如何了?”  

  周敏成行了礼,道:“属下已为她止了血,无性命大碍。”  

  李清婉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南枝这时也进了屋,李清婉淡声吩咐:“你照看好她。”说完,快步向外走去。  

  李彦已经进了院,看到地上痛呼呻吟的男人,皱紧了眉。  

  “我是孙家少爷,你们谁敢动我!”孙显耀见到人来了,连忙高声大呼。  

  李清婉正好走到门口,闻言,冷笑道:“呵,可笑,孙家少爷怎会是这等狂徒,来人,给我继续打!”几个家丁不敢怠慢,连忙挥动手中的棍子来。孙显耀在地上痛苦地打着滚,却逃不开密密麻麻的攻击。  

  孙家老爷从人群中钻出,看到这般现象,忙大呼:“哎哎,住手,住手,这是我儿子!”  

  几个家丁不敢停手,继续打着,孙显耀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眼看就要没气了。  

  李彦咳了咳,道:“住手。”  

  家丁顿了顿,下意识看向李清婉,见她点了点头才真正停下。李彦默默地将这一切看入眼中,微不可见地皱起了眉。  

  “孙老爷,您说这是孙少爷,可有何证据。”李清婉一步一步走下台阶,无形中给了台下的人威压,她面色从容,淡声道,“孙家少爷,怎会私闯未婚女子闺房,又口出狂言?孙家少爷,怎会在未与我订下婚约的情况下,与我嫡姐纠缠不清?孙家少爷,又怎么可以闯入我的卧室,妄图强占我的丫鬟,导致她现在依旧昏迷不醒?”  

  孙家老爷听得心惊不已,半晌说不出话来。  

  李清婉看向李彦,微微扬起下巴,声音清冷:“若这就是孙家少爷,我的父亲,这便是你所说的清婉的良配?”  

  李彦垂了垂眸,看向孙家老爷,道:“孙老,今日之事,于情于理,孙少爷冒犯了本相的女儿,恕相府容不下孙少爷,还请孙老带他离开。”  

  孙家老爷擦了擦额头的汗,忙吩咐下人去扶瘫倒在地的孙显耀。  

  “孙老爷,且等一下。”李清婉静静地看着他,一个丫鬟捡起掉落在地的绣帕与玉簪,小心地呈给李清婉,她看了一眼,却不接,只说,“请孙少爷清醒一下,看看这信物,到底是何人所给?清婉一再被人诬陷,这清白名声,还是要的。”  

  李彦皱紧了眉,沉声道:“清婉,够了。”  

  李清婉斜眼看向李彦,沉默良久,才开口:“既然父亲说够了,那便是够了。还请孙少爷养好身子,以免他日我嫁去时,怨了我。”  

  李彦强忍着怒火,直到将宾客一一送走,才将人汇聚在大堂。  

  陈若惜跪在堂前,一言不发。  

  薛良宇揉着唇角,看着皆是沉默的几人,叹道:“陈夫人好计谋,若不是相爷将囡囡叫去了长乐阁,怕是如今脖子上豁开一道口子的就是囡囡了。又或者,失了清白。”  

  陈若惜紧握着拳,咬牙道:“这话,确实是李清婉所说。”  

  薛良宇不紧不慢地开了口:“既然陈夫人尚在幽闭,又从何得了消息,说我家囡囡要谋害你的女儿呢?”  

  “是素蓉,她路过时恰巧听闻。”陈若惜紧盯着薛良宇,看着他那一脸悠然自得狐狸般的笑容,她便恨不得撕烂他和李清婉伪善的面孔。  

  “恰巧听闻……”薛良宇一声冷笑,道,“我瞧着,怎么像是陈夫人在我家囡囡身边安插了眼线。欺负囡囡不懂你们的阴毒,便一而再再而三地肆意陷害吗?”  

  “我没有。”陈若惜摇头,重复着说,“我没有。”  

  “没有?”李清婉抚上发鬓,淡声道,“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以设计,只为了让我痛苦。敢问母亲,我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让你这般痛恨我?”  

  “我没有!”陈若惜终于克制不住,转身看向李清婉,指着她一字一顿道,“李清婉,你敢发誓吗!你敢说今日之事不是你设计的!”  

  李清婉微微扬起唇角,伸出右手,竖起三指,幽冷的眸盯着她,一字一顿地开口:“我,李氏清婉在此立誓,若今日之事是我谋划,定当不得入李氏族谱,烈火焚身,不得好死。”  

  薛良宇惊愕地看着她。  

  李彦微微皱起了眉,看着李清婉近乎于冷漠的神色,对陈若惜道:“够了,你闹完了没有!”  

  陈若惜呆呆地看着她,忽然无力地跌坐在地,低声笑了起来:“真是可怕,你连死都不怕了……”  

  李清婉唇角微勾,静静地看着她,心底止不住地冷笑。死吗,她早已死过一次。便是她与人为善又如何,便是为李清乐做了垫脚石又如何,李家最后还不是将她这个女儿抛之脑后,她还不是得了个烈焰焚身,痛失骨肉的结局。既是如此,她又何必惧怕这些所谓的毒誓。  

  李彦沉沉地看向陈若惜,缓缓开口:“陈氏,居心恶毒,多次陷害庶女,贬为……”  

  芳姑姑快步走入,扬声道:“相爷且慢,老太君有话要说。”  

  李清婉微不可见地皱起眉,微微蜷起指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