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十八章 老太君的思量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176 2016-04-10 15:05:00

    陈若惜在相府失势让王府剩下的既为姨娘有机可乘,其中以二姨娘夏妍丽和五姨娘王氏争夺最烈。王府中掌管后院的权力大半落入了老太君手中。  

  老太君心中也说不出什么滋味,她本是为自己的侄女而来,却不料陈若惜做出这种糊涂事来,且被李清婉反咬一口,如今落得人权两空。从昨日一事来看,她也看清了不少,陈若惜现如今根本不是李清婉这个小小的庶女的对手。等回来坐下之后一番静思,竟隐隐觉出了昨日之事李清婉给自己的下马威。说实话,老太君并不讨厌李清婉,只是觉得李清婉太过强势,这锋芒像是要刺到自家人身上了,而她,最不容许的便是有人对李家不利。  

  等到府中的姨娘小姐齐聚请安之后,李清婉才姗姗来迟。  

  李清乐抿唇一笑,道:“三妹妹怎的如此贪睡,可是昨日的事让妹妹受惊了?”话语中字字都是在提昨日之事,纵然事情是一场陷害又如何,于李清婉的名声终归是有害的。再加之李清婉一个庶女身份,连老太君的请安也迟了,传出去更是让人讽刺。  

  李清婉笑得温婉,恭谨地对老太君行了礼,轻叹:“姐姐不知,昨日妹妹一直挂念着娘亲,如今她被那狂徒污蔑,困在听风轩中无法出来,作为女儿,清婉甚是挂念。”  

  李清乐略微变了脸色,明白人都听得出来,李清婉是在暗指李清乐不孝,自己的亲娘被罚,倒不如一个继女来得关切。  

  李清婉仿若未觉,眉梢轻拢,忧愁道:“我那卧室也是一片污秽,实在是……唉,清婉只能搬去后厢房歇息。”眉目间的嫌恶倒是真真切切的。  

  老太君瞥了她一眼,道:“既然那地被脏人污了,也别住了。改日将你那院子里别处修缮一下,搬去别处。”  

  李清婉从容温和地行了礼,柔声道:“太君您一回来,就麻烦了您,清婉谢过了。”  

  夏妍丽不满地看向李清婉,暗讽道:“大约是清婉那院子容易招些脏东西,换处地方哪够?”  

  李清婉似笑非笑地看向她,目光中的幽凉让站在夏妍丽身旁的李清和有些压抑。李清和下意识地将李清婉归入不能招惹的对象中,连忙道:“娘,三妹妹院子里该教训的人多,如今三妹妹院子了不干净的东西收拾了一番,接下来也定会好好的。”说着,还扯了扯夏妍丽的袖子。  

  等到早安结束后,李清婉走到门口之际,却被人狠狠一撞,幸好守候在一旁的锦宝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南枝也急忙将李清婉护在身后。  

  待到李清婉稳住了身子,抬眸看向一脸得意与嘲讽地看着她的李清平。李清平高傲地一扬下巴,开口:“三姐姐走路还真是不小心。”  

  李清婉静静地看向她,眸底深藏了几丝寒凉,让李清平忽然感到惧怕,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李清乐抓住李清平的手腕,淡笑道:“三妹妹,以后走路定要小心些。我与清平还有些事,就不打扰了。”  

  看着李清乐和李清平离去的背影,锦宝皱紧了眉,看向李清婉的时候有些担忧:“三小姐,你没事吧。”  

  李清婉弯起唇角,道:“无碍,回去吧。”  

  等到众人都散去后,芳姑姑回到老太君身边,将方才在门口的事一一告诉了她。老太君听完后,之叹了一口气,说:“这平丫头是个耐不住性子的,早晚要吃亏。乐丫头倒是有几分智慧,只是毕竟还小,沉不住气,否则方才请安的时候也不会沉不住气出言相激,倒是自己忍了一肚子的火。”  

  芳姑姑提醒她说:“太君,三小姐,她比大小姐小上几岁呢。”  

  老太君想了想,突然问道:“说实话,芳华,你跟了我这么久,识人论事的本领也是不错。你说,这乐娘和婉娘谁的气度更好呢?”  

  芳姑姑想了想,还是说道:“大小姐的姿容无双,三小姐远不及。只是这气度,三小姐略高一筹啊,就像是宫里的贵人一般啊。”  

  老太君无奈地笑了,说:“怕是有些贵人都及不上,只是,终究是个庶的,再好也没用……”  

  芳姑姑也无奈地垂下了眸。  

  卫国侯府中,李清婉坐在杨月霜身旁,温温顺顺的模样。杨月霜看着她脸上未消下的手掌印,心疼不已,轻轻地抚摸着又怕弄疼了她,眼角的皱纹都皱到一起去了:“乖囡,疼不?”  

  囡囡是李清婉的小名,自从薛凝去世后,便没有人再这样叫她了。如今听来,心底还是有几分颤抖。  

  李清婉摇了摇头,温声道:“祖母,清婉不疼了。”  

  薛成毅看着李清婉,说道:“你那日在信中提到的事也不错,那相府脏人乱事太多,我给你挑了几个隐卫,总可以暗中保护你。”  

  “祖父选中的人,清婉相信。只是,清婉要不了太多,两个便够了。”  

  两个护卫分别叫莫聪,周敏成。  

  李清婉回到碎雨轩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李清婉正在泡澡,锦宝便将衣物放在浴桶旁。平添准备了一些舒缓精神的花露,帮着李清婉捏肩。  

  李清婉懒懒地趴在浴桶边缘,水雾扑上她的眼睛,显出了几分迷离。  

  锦宝将李清婉的衣物首饰放在柜子上,道:“小姐,过几日是老爷的寿宴,奴婢先为您准备衣服。那件碧色的百子榴花缎袍,如何?”  

  李清婉软绵绵地趴着,此刻倒是显出了几分绵软可爱,声音也带上了几分温绵:“不要那件,嗯……那件墨紫色的银罗花绡纱长衣。”  

  锦宝愣了一下,下意识问道:“会不会太老气了?”  

  屏风后传来水声。  

  不一会儿,锦宝就看见李清婉披着烟色的浴衣缓步走出,墨色的长发缓慢地滴着水。少女的身体在烛光下犹有为拭干的水珠,竟格外动人。  

  “不必,便听我的。”  

  刘嬷嬷准备好了了干净的棉布,南枝正欲接过,替李清婉擦拭长发,只听她道:“你们先退下,锦宝留下。”  

  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却也放下手中的东西,迅速地退了出去。  

  李清婉在桌前坐下,锦宝熟练地替她擦拭长发。李清婉忽然开口:“那块帕子,你还留着吗?”  

  锦宝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没能想起来,片刻才回过神来,说:“小姐那日挑中奴婢时的帕子,奴婢好好的保管着。”  

  李清婉弯起唇角,道:“很好,过几日,可能要你的帮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