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十六章 再使毒计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481 2016-04-09 15:49:36

    相府东南角的长乐阁是相府中地带最好的去处。此刻,李清乐拨动着香炉中的香料,举止文雅,从容安然。  

  陈若惜和李清平坐在桌前看着李清乐。  

  李清平终归年纪尚小,沉不住气,才一会儿,稚嫩的脸颊上便有些焦躁浮现出来。她不满地撅着嘴,问:“大姐,娘,你们说怎么办嘛!这小杂种都欺负到娘头上来了!”  

  陈若惜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冷静,又对着李清乐开口:“这李清婉,这段日子整个人都变得邪乎了。我已经修书一封,请老太君回府了。”  

  李清乐拿过一旁洁净的帕子擦了擦手,不紧不慢地开口:“娘,在血缘上,姑奶奶确实与我们相近。可是,对外来讲,无论是我们还是李清婉,都姓李。”  

  “这点,娘已经想过了。”陈若惜满目阴翳,咬着牙开口,“若是那小杂种做了让李家不能认她的事,对付她,可就在容易不过了。”  

  “嗯,那就交给娘处理了。”李清乐点了点头。  

  陈若惜握紧了拳,恨声道:“我本是不想这么早对付这小贱人的,本是想用她给你将来入宫做垫脚石,却不料她成了绊脚石。”  

  李清平眨了眨眼睛,说:“娘,你有什么好计策了?”  

  陈若惜勾起唇,冷笑道:“便将她彻彻底底毁了。”  

  碎雨轩中,李清婉放下了手中的墨笔,将信纸折好放入信封中,转身递给锦宝,淡淡道:“将这封信交给卫国侯手中,不可让任何人看到。”  

  锦宝接过后,藏在胸口,行过了礼便向外退下。  

  惊蛰端上茶点,说:“三小姐,今日阳光正好,您要出去走走吗?”  

  李清婉似笑非笑地看向她,看得惊蛰心跳不已,这才温声道:“也好,刘嬷嬷不在,便由你陪我出去走走吧。”说着,慢悠悠地站起身来,惊蛰连忙去扶。  

  日头稍大,李清婉回到了碎雨轩,懒懒地坐在桌前,由着惊蛰为自己捏肩,锦宝为她倒了茶水。  

  院子外头忽然传出一些声响,伴随着女子的哭泣声。  

  李清婉微微皱起眉,不悦地开口:“何人吵闹?”  

  不一会儿,刘嬷嬷便拖着一个丫鬟进了屋。那丫鬟被摔在地上,哭个不停。  

  李清婉微微眯起眸子,忽而弯起唇,温声道:“绿意,好久不见啊。”  

  绿意慌忙地求饶,哭道:“三小姐,奴婢并非有意擅闯碎雨轩,只是……奴婢是来投靠三小姐的。”  

  李清婉从容地看着她,面上保持着微笑,说:“起来说话。”  

  绿意却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抽泣着说:“三小姐有所不知,当日奴婢无意冲撞您,离开了您后,府中的下人都看不清奴婢,挨骂挨打更是常有的事,奴婢知道错了,今日,也只是想见见您,求您开恩。”  

  李清婉静静地看着她,一言不发。  

  随着刘嬷嬷一起进来的钱嬷嬷咳了一下,说:“三小姐,你看她一直跪着也不是回事儿啊。”  

  李清婉略微抬眸,看向她,问:“那嬷嬷觉得应当如何?”  

  “不如,让这丫头给您泡壶茶,让你消消气儿。”  

  李清婉微笑着看着钱嬷嬷,淡声道:“也好。”  

  绿意连忙退下去泡茶了,不一会儿就端着茶回来了,恭恭敬敬地将茶杯举过头顶,等待着李清婉。李清婉接过茶杯,不紧不慢地喝完了一杯茶。  

  “你们先退下,我有话对绿意说。”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散的差不多了,只剩下绿意和李清婉。  

  李清婉抚摸着茶杯杯沿,眸中幽深,缓缓道:“绿意,从我八岁开始,你在我身边,虽算不得极好,但我心中,也曾经将你视作最亲近的人。”  

  绿意跪在地上,微微握紧了拳,低声道:“是,三小姐待绿意极好。”  

  李清婉慢慢地了斟一杯茶,递给绿意,说:“这杯茶,是我原谅你的证明,喝了,以后留在我身边,忠心不二,我可以既往不咎。”  

  绿意接过茶杯,尽量忽视手的颤抖,一饮而尽后,低声道:“谢三小姐。”  

  “还有别的话对我说吗?”李清婉抚过鬓发,静静地看着她。  

  绿意压下心中的颤抖,稳住了声音,答道:“奴婢会忠心对待三小姐。”  

  李清婉缓缓地弯起唇角,眸中最后一丝暖意也消失殆尽,她轻声道:“那便好。”  

  碎雨轩三小姐的卧室门一开一合,接着便在无人靠近。  

  夕阳渐起,碎雨轩已经围满了人。  

  站在屋外的人还可以听见屋中女子放浪的叫声以及男子的低吼声。  

  老太君站在屋外,冷笑道:“我当是什么事,连老婆子回来都不露个脸,竟是在此干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李彦紧皱着眉,眉目间的黑沉让人几乎不敢看,他忍了许久,才说出一句:“将那不要脸的孽女抓出来。”  

  李清乐微微皱起眉,低声道:“爹,如今这么多人,若是将三妹妹抓出来,让她日后还怎么做人啊?”  

  “她敢做这些事,还想着做人吗!”李彦对着身后的家丁怒吼,“滚进去,将人带出来!”  

  这吼声实在太响,惊动了在后厢房的奴仆,刘嬷嬷,钱嬷嬷,还有惊蛰,平添,南枝几个丫鬟都纷纷跑了出来,见到这阵仗,都是吃了一惊,连忙跪下行礼。  

  李彦盯着他们,冷笑:“你们连主子都看不住吗!”  

  这时,卧室中传出几声女子的尖叫和男人的讨饶声。很快,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便给拖了出来,重重地摔在地上。  

  那男人连连求饶:“相爷饶命,奴才,奴才与三小姐早已私定终身,今日,今日之事,是奴才情难自禁啊!老爷饶命啊……”  

  “混账!”李彦再也忍不住,一脚狠狠地踢在了男人的胸口上。男人一时不察,被踹倒在地,哇地呕出一口血来。  

  “你们说,说这个混账和你们小姐是什么关系?不说就全部打死!”老太君重重地敲了敲拐杖,指着跪倒的丫头婆子厉声道。  

  惊蛰缩了缩身子,慌乱道:“奴婢说,奴婢说!小姐,确实与此人多次往来……”  

  “你胡说!”刘嬷嬷怒道,“你这吃里扒外的贱奴,小姐何时见过此人!”  

  老太君重重一敲拐杖,地上的青石板仿佛要被震裂:“住口!”又指着惊蛰,冷声道,“你说。”  

  “奴婢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也曾多次为小姐与这人传递过信物。”惊蛰说着,看向倒地的男人,说,“奴婢上午才将小姐说的红香珠交给他。”  

  男人连忙爬起身来,从怀中摸索了一下,就是将红香珠拿了出来,磕着头说:“相爷,奴才与小姐是真心相爱的,求老爷将小姐许配给奴才,奴才定会好好待小姐的。”说完,就是一下接一下地磕起头来。  

  李清乐叹了一口气,道:“父亲,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便许了这事吧,好过让三妹妹痛苦。”  

  陈若惜眼底闪过冷意,说:“老爷,我知道前阵子的事你还在怪我,可是如今发生了这种事,也只能让婉儿嫁了。”  

  李彦沉着脸色,眸中的厌恶不言而喻,冷声道:“我就当没生过这个逆女。”  

  男人连连磕头,几乎是痛哭流涕:“谢老爷,谢老爷,奴才定会好好待三小姐。”  

  “哦?你一个奴才,想要好好待我做什么?”  

  碎雨轩门口,一个温和淡然的声音传来,带着夜色降临的幽凉,冷了人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