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十二章 南街行刺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559 2016-04-04 14:27:31

    金玉阁中,女子带着面纱,看不清面目,身旁的两个丫鬟长得很是俏丽。稍沉稳一点的开口:“小姐,首饰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看看衣服吧。”  

  说话的是锦宝。  

  再过不久就是李彦的寿辰,李清婉要为自己寻一身行头,这才出了相府添置首饰。  

  李清婉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已经打包好的首饰,道:“惊蛰,把东西带上,我们去南街看看。”  

  南街,会出大事。  

  几人到达南街已是未时,日头稍斜,街上的人也便多了点。  

  楚衣轩中,李清婉平静地抚摸着一匹藏青色的布料,眸中深色渐起,面纱下,唇角不经意勾起。  

  街道上,马蹄声渐近。  

  李清婉放下布料,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今日有些困乏,也挑不出什么,还是先回去吧。”静静地说完,李清婉转身出门。惊蛰与锦宝连忙跟上。  

  只是刚走到街道上,人群忽然哄闹起来,伴随的人的尖叫声,大批的人四散地涌出来。  

  “快跑啊,杀人啦!”  

  “救命啊!”  

  各种人尖叫着奔跑,不管不顾地冲撞着身旁的人。  

  李清婉不动声色地向人群中挤去,看起来好像是被人群冲散。锦宝和惊蛰大惊,一边呼喊着“小姐”,一边向人群中挤去,却被疯狂逃跑的人再一次撞开。  

  李清婉沿着房屋边缘缓缓地前行,待看到百姓尖叫哭喊的中心,气氛凝滞的两队人马,她靠在墙边,淡淡一笑:“找到了。”  

  百姓被挟制着,不得逃离,被围攻的人群中心,是一个男人,微低垂着头,捂着手臂。有鲜红的血迹顺着男人的手臂滴落。而那些穿着便装的人,已经所剩不多,却无一人逃离,誓死反抗着外圈的黑衣人。  

  他们自然不能逃,因为他们保护的,是皇帝英宗啊。  

  李清婉清楚地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那些反贼中,会有一人对英宗射出一箭,只是,被一个突然闯出来的女人挡下一箭。很快,官兵就会赶到,而这些反贼也会被悉数制服。前世的英宗会将这个女子带回皇宫,这个女子伤好之后,便成了冠绝六宫的庄妃。英宗甚至为了她废去了皇后,她离后位也确实只有一步之遥。只可惜,她的对手是傅承宣。她若成了皇后,傅承宣又怎么做得了皇帝?于是,昔日南街的行刺一案被傅承宣彻查,这个庄妃也被查实与当年行刺的反贼联手,提前知道了官兵赶来的消息,才装作百姓,救下英宗。据说英宗将自己关在御书房三日,才终于下旨,将庄妃判处斩立决。  

  只是,能够冠绝六宫的女子,又怎么会是省油的灯呢。  

  李清婉静静地看着不断向自己这边移动的护卫。  

  “主子,属下拦住逆贼,一旁小巷可以通人。”一个护卫低声说完,挥刀砍杀了一个逆贼。  

  坐在马匹上的黑衣人,在无人察觉中,缓缓拉开了弓箭。  

  李清婉微微皱起眉,看着英宗在几个护卫的保护下,缓缓向自己所在的小巷靠近。  

  利箭破空射出,一个护卫大惊,喊道:“保护主子!”  

  一个粉衣身影忽然跃出,利箭在女子肩头穿过,染开红艳的色彩。众人再回头一看,哪还有英宗的身影。  

  李清婉趁着方才的一片混乱,站在英宗身后,将他拽入了小巷。再之后,就是带着他不停地向小巷深处跑去。  

  绕过了几条小巷后,李清婉缓缓地停下了脚步,激烈地跑动让她筋疲力尽,靠在墙上喘息着。英宗捂着手臂上不断滴血的伤处,沉默地看着李清婉。那是一种警惕防备的目光,带着一个皇帝该有的狠厉。  

  “你没事吧?”李清婉恍若未觉,面纱遮住了脸颊,只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全无心计,无辜而又单纯。  

  英宗不得不承认,这双眼睛很干净,他缓缓道:“姑娘,你是何人?”  

  李清婉眨了眨眼睛,道:“我,我叫清婉,方才忽然出现了那么多黑衣人,我和下人走散了……呀,您流血了!”李清婉忽然一声惊呼,看着他鲜血淋漓的手,两道娥眉微蹙,从怀中掏出洁净的白帕,说,“我给您包扎一下。”  

  英宗盘膝坐下,撩起披风,李清婉看到那道在他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时,还是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您,您的伤……”  

  “无碍,包扎吧。”  

  李清婉吸了吸鼻子,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地将洁净的帕子覆上他的伤口。洁白的手帕立刻晕出了鲜血,看上去格外惊心。李清婉微微吹着他的伤口,却忘了自己还带着面纱,几番下来,面纱轻轻地飘落。  

  英宗静静地看着李清婉,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她修长的脖颈,小巧的鼻子,光洁额头,以及微微闪动的睫毛,脸颊上还有未褪去的孩子般的稚嫩。  

  “几岁了?”英宗忽然问。李清婉抬眸看向他,显得她的眼睛格外大,也格外青涩,她轻声道:“十四了。”  

  英宗看着她稚嫩的模样,叹息:“真小啊。”  

  李清婉轻轻一笑,道:“那您呢?”  

  “朕……真实年龄?”英宗忽然笑了,问,“你觉得,我多大了?”  

  李清婉想了想,红嫩的唇微微抿起:“您看上去和我父亲差不多大,应该是三十几岁吧。”李清婉没说假话。不得不承认,英宗看上去很年轻,大约是做了皇帝,有御医调理着身体,脸上的皱纹也是极少。再加之英宗是靠着武力打下的国家,体格也是极好,不会有中年人的发胖。  

  “哈哈!”英宗笑了,看着她乌亮的眸子,道,“我已经四十一岁了。”  

  李清婉吃惊地张大了小嘴,眸中也是满满地惊讶:“怎么会?您看上去很年轻啊。”这幅单纯懵懂的模样的确惹男人喜爱,李清婉很清楚,她没有如李清乐一般动人的美貌,有的只是她这双看起来清澈的眼睛。  

  等包扎过了伤口,还是不可避免方才的问题。  

  英宗看着绣帕上的兰花,眸中色彩渐深,道:“小丫头,你还没有回答,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李清婉蹲在他面前,大约是有些累了,干脆也坐在地上,抱着膝盖,轻声道:“我方才与丫头走散了。大家都在跑,我被挤着,却不敢跑。”  

  “不敢?”  

  “嗯。”李清婉点了点头,小声道,“怕跑了之后,她们回来找不到我;也怕跑了之后会被杀,所以只敢躲在暗处。”  

  英宗看着她可怜的模样,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道:“那怎么敢救我?”  

  “一开始是不敢的。”李清婉抬眸看着他,说,“可是,好多人保护着您,哪怕被杀也要保护您,我想,您对他们一定很重要。而且,当时很混乱,我就趁势把你拉进了小巷……呼,幸好他们没看到,我都吓得满手汗了。”说着,还摊开了手心,给他看看手心的汗水。  

  英宗看着她白嫩的小手,手心闪动着晶莹,竟也格外好看。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下来。  

  李清婉看了看天色,忧心地开口:“已经这么晚了……”  

  “我们回去吧。”英宗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估计那些逆贼已经被收拾地差不多了。”  

  李清婉点了点头,站起身学着英宗的模样拍了拍尘土,向小巷外走了几步。忽然,李清婉快步退了回来,拉住英宗躲进了小巷,一双大眼睛中布满了惊慌。  

  “怎么办,他们还在!”李清婉用口型对英宗道。她着实没想到,照理说,前世这些逆贼是一个不留地被制服了,可是这次,为什么会又两个漏网之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