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卿红妆

第十三章 卫国侯爷

重生之卿红妆 长翅膀的猫 2354 2016-04-08 15:36:44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余下鲜红的夕阳。  

  李清婉眸中的色彩也沉了下去,她缓缓握紧了拳,轻声道:“我还不知道您是谁。”  

  英宗靠在墙边,长时间的失血让他有些虚弱,他有些不能理解李清婉此刻的话。李清婉扶着他坐下,缓缓道:“有这么多人想要害您,您还是能平平安安的,我想向您讨点运气。”说完,解下英宗的披风,披在自己身上,深深地看了一眼英宗,道:“您保重。”英宗来不及抬手拦住她,就见到那个小小的身影跑了出去。  

  他来不及深思,只听到男人粗哑地喊着:“在那里!追!”  

  等到护卫赶到时,英宗已经陷入昏迷。  

  李清婉躲进小巷,静静地看着追过去的两个黑衣人。很快,又有官兵追赶了过来。  

  李清婉脱下身上的披风,扔入河中,让它随着河水飘走,墨黑的眸中阴晴不定。她在赌,赌老天会不会眷顾她,她前世受尽苦痛背叛,这一世,老天会不会多一点怜悯。还好,她赌赢了。  

  李清婉靠着墙壁,看着暮色染上夜空,微微皱起了眉。她很清楚,此刻回到相府,定会有人大做文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却在夜色降临时孤身一人,那时自己怕是百口莫辩了。  

  不过,有一个地方倒是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李清婉的母亲,是卫国侯的小女儿,名唤薛凝。  

  卫国侯所娶女子不过一人,两人颇为恩爱,膝下有三个孩子,只是都为男子,直到李清婉的母亲出世。一家中只有一个女孩,她成了最受宠爱的小女儿。兄长疼爱,更是父母心尖上的人。正因为如此,她在这个一尘不染的地方生活,骄纵却也善良,不知世间险恶。认识了李彦之后,更是一心一意地与李彦定下终身。却不知,李彦早已娶妻,她不过为妾。  

  她与薛家闹翻,嫁给李彦之后,关系更是降到冰点。  

  只是,薛家的感情怎么会是假的呢?  

  前世李清婉为了傅承宣说动薛家为他效力。薛家义无反顾地付出,只为了让她在傅承宣身边站稳跟脚,有个足够强硬的后台。只是,下场是什么?就因为她李清婉的愚蠢,葬送了整个薛家。  

  李清婉掩下眸中的寒凉,缓缓地睁开了眼,安安静静地站在厅堂中。  

  卫国侯早已被解除实权,如今不过是挂着侯爷的名号。大约是多年的欲血沙场,刚毅的脸庞上带着些煞气。李清婉前世见到他时,心中很是害怕,以至于一直不敢与他亲近,却不知,直到最后还想护她周全正是这一家人。  

  “你,咳咳……”坐在主座上的卫国侯薛成毅刚一开口,就忍不住咳了咳,太久没说话让他的嗓子干涩,他缓缓道,“你,是凝儿的孩子。”  

  李清婉微微抬眸,安安静静的面容,只说:“是,娘为我取的名,是‘婉’。”  

  薛成毅紧紧地盯着她,却不言语。坐在另外一个主座上的薛夫人杨月霜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这么凶神恶煞地盯着婉儿做什么?”接着又转脸一脸温和地看着李清婉,温声道,“婉儿,快到祖母这边来。”  

  当日薛家放下狠话“若是薛凝嫁给李彦,便与薛家再无瓜葛”,薛凝一气之下与薛家决裂,便连之后李清婉出世也不曾让薛家人见过半面。只是,李清婉清楚,薛凝后来之所以不愿与薛家联系,便是不愿再连累他们。  

  李清婉缓缓走到杨月霜身边,由着她亲昵地拉住自己的双手。  

  杨月霜看着李清婉细致的眉眼,不禁湿润了眼眶,叹道:“这眉眼,真的是像极了凝儿。”  

  薛成毅却是重重一拍桌子,怒道:“还提那逆女做什么!”  

  一旁站着的三个中年男子都是吃了一惊。  

  为首年长些的男子连忙劝道:“爹,您别生气啊,别吓着婉儿了。”  

  薛成毅吐出一口气,冷着脸不再言语了。  

  李清婉静静地说道:“娘在去世前,曾告诉清婉,她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便是薛家。她至死也不愿再见您,是不想拖累您。”最后一句,是对薛成毅说的。  

  薛成毅沉默了,缓缓地合上了眸。杨月霜红了眼眶,道:“这傻孩子,哪有拖累不拖累的……”  

  厅堂内所有人都沉默了,只是眸中都隐含着伤痛。  

  “好了,别提这些伤心事了。”杨月霜抚了抚李清婉的手背,说,“你没见过你的舅舅和兄弟姐妹,祖母给你介绍。”  

  三个中年男子按年岁长幼分别是薛光,薛庆,薛和。薛光算是父承子业,如今是官居四品的将军。薛庆则选择的文路,担任了一个文官官职。而薛和,是三人中长相最俊秀的,小半辈子的无所事事,到最后却是娶了商人之女为妻,如今倒是将手间的店铺管理的井井有条。  

  李清婉恭敬地对他们行了礼。  

  杨月霜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是给她介绍与她同辈的表兄弟姐妹。  

  薛光有一子一女,分别取名薛良臣,薛素素。薛庆有一女,取名薛依。薛和有两个儿子,分别取名薛良宇,薛良景。  

  李清婉一一打了招呼。  

  一阵闲谈后,几个孩子也不再多留,便一一行礼告退了。  

  李清婉沉默片刻,缓缓开口:“清婉今日相见,有一个请求。”  

  旁边薛庆看着李清婉,道:“夜色已晚,二叔倒是忘了问你,怎么一人在外?”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想起这事儿了。  

  “实不相瞒,清婉方才在南街与下人走散。”  

  “南街!”杨月霜惊慌地叫了一声,连忙紧张地察看李清婉有没有受伤,“我可是听说南街刚刚有刺客,伤了许多人,婉儿,快让祖母看看有没有受伤?”  

  李清婉微微弯起唇,温声道:“清婉无碍。只是天色渐晚,清婉身为女子,实在不宜一人行走。卫国侯府正巧在附近,清婉只能前来麻烦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你这孩子……”杨月霜轻斥了一声,眼底却是心疼的,说,“你能来,祖母很高兴。”  

  薛成毅瞥了她们一眼,说:“你来这里说的请求呢?”  

  李清婉微微抿着唇,唇边漾开浅浅的笑,道:“清婉身为女子,若是孤身回家,定会遭人诟病,来这里,是想与家人同归。”  

  薛成毅哼了一声,道:“这种时候晓得来找人了,平日里也不见得露个面。”这语气,总是透着些许酸气。  

  李清婉微微一笑,道:“清婉日后定会常来。”  

  薛庆笑着开口:“父亲,你若是想清婉了,清婉怎会不来?好了,很晚了,大哥送清婉回去吧,路上也安稳些。”  

  薛光笑着拍了拍薛庆的肩膀,道:“你可得好好劝劝爹啊。”  

  杨月霜一直将李清婉送到门口,这才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离开。  

  等到李清婉离开后,薛成毅微微凝起了眉,薛庆说:“爹,这小清婉很懂事。”  

  薛成毅叹了口气,说:“懂事固然好,可她不过是个十多岁的小姑娘,怎么那么老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