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皇上,请滚去冷宫

第五章 为皇上选妃

皇上,请滚去冷宫 沥尘沙羽 1948 2014-06-03 21:51:22

    众人久等的太子没到,倒是那位传闻中的皇后先出现了。

  万俟延澹殿乃是议论国家大事的地方,怎能是皇后区区一小女子所能踏足的地方。原本只是看着殿门的众人,在看到玉韵儿手中的圣旨之时,纷纷跪倒在地。

  兰枉苍和元胡即使不愿,也都跪了下来。

  玉韵儿一身大红色的凤袍,带着殿外的阳光,仿佛金色的浴火凤凰,冉冉而来。身后的裙摆曳地,足过留声。她脸上带着同色的面纱,遮掩了她的容颜。露在外面的双眼,注视延澹殿龙椅的方向,强势地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头上金色的凤冠,高贵傲然地俯视着跪拜的众人。

  她身材纤细颀长,身子窈窕妖娆,凡走过的地方,必会留下迷乱人心的恬淡香味,触鼻沁凉,想要细闻却再也寻不到。

  因为得不到,才更让人向往。

  “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玉韵儿站到龙椅之前,手中依然举着明黄的圣旨。

  “众卿家平身!”她一甩袖摆,裙裾飞扬,凤凰的尾巴也随之翱翔,然后落下,停留在她的脚边。玉韵儿坐到了万俟夜的位置上,才出声对朝臣说道。

  龙椅之旁的位置,就是万俟夜的位置。万俟笉一直是在位的,只是他来不管这些事,万俟夜尊敬自己的父亲,所以一直没有继位。

  “本宫回朝之事,想必众位皆已知晓。”早在玉韵儿在回来的路上,万俟笉的圣旨已经传遍整个万俟。“本宫此次会出现在朝堂之上,是因为皇上有旨,太子卧榻休养期间,将由本宫代为处理朝政。”

  “皇后娘娘,自古以来,并无女子上朝之先例,娘娘此番行径,岂不是违背祖宗国法。”不需要兰枉苍这样的大人物出头,已经有人替他说话。

  玉韵儿看过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个年纪轻轻的文官,说话声音不大,但是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他似乎不是很清楚。敢第一个站出来,玉韵儿可不会放过。

  “皇上圣旨已下,你,想要抗旨?”她声音轻柔地说道,遮掩在面纱下的脸,无人看得清楚。

  “微臣不敢!”那人立刻跪下,抗旨可是大罪,那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起来吧!”一个小小的文官还不值得她动气,玉韵儿今天真正的目的是让这些人把家里的女儿送进宫。“还有谁想拿祖宗国法出来的?”

  “臣等不敢!”

  兰枉苍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小丫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胆魄,真不知万俟笉是在哪找到她的。元胡和兰枉苍的想法却不相同,万俟家的人都不是吃素的,这个皇后可不是万俟家的人。

  当年万俟笉隐居世外,所有人都以为太子是颗软柿子,结果呢?

  还不是被一个四岁大的孩子玩弄于鼓掌之间!

  现在对这个女子,没有谁会觉得她比太子要好糊弄,不,是对付。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玉韵儿看着他们唯唯诺诺地样子,自是好笑,不过也难怪,谁想得罪人呢?

  一阵沉默之后,她才对众人说道:“本宫这里倒有一事,不知众位有何看法?”

  “臣等洗耳恭听!”

  玉韵儿看着他们,嘴角漾起微笑,“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后宫妃嫔之位空缺多年,皇嗣凋零,本宫上对不起万俟祖宗,下对不起黎民百姓,心有不安,甚是愧疚——所以,本宫想为皇上选妃,以藉祖宗之灵。不知各位大人意下如何?”

  此言一出,大臣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皇上登基之时就言明不封妃,如今皇后回朝的第一件事情却是选妃,是皇上心意有变,还是皇后擅自主张?

  女人,终究还是只能管女人的事情。

  “皇后娘娘,臣以为此事应先禀报皇上,由皇上决定。”丞相站出来说道,他的声音立刻掩盖了众人的小声议论,威严自然是长久积累而来的。

  “本宫如今代理一切朝政,丞相大人的意思,是说本宫无权为皇上选妃?”玉韵儿靠着身后的椅背,语气冰冷。

  元胡看了一眼兰枉苍,心里冷笑,没有女儿的丞相,该怎么巩固后宫的地位?

  以前是万俟笉坚决不封妃立后,现在刚刚有了一个皇后,却要给他选妃,不知万俟笉知道后心里会作何感想呢?

  “皇后娘娘,老臣以为,娘娘所言正是我万俟命脉所在,皇上膝下只有太子一个儿子,是时候充裕后宫,为万俟繁衍后嗣。”元胡立刻站了出来,丞相与他不和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他现在赞成玉韵儿的提议也没有人会怀疑什么。

  “大将军所言极是,那就这么定了。此事交由礼部负责,退朝吧!”

  玉韵儿站起身来,轻弹了弹衣袖,出了延澹殿。

  “大将军真是为国尽忠,连自己的女儿都能牺牲啊!”兰枉苍嘲讽地说道。

  “丞相大人此话何意?”元胡一脸的不解,但是心里清楚的很。兰枉苍的意思,所有大臣都很清楚。没有皇帝的后宫,有什么意义呢?把女儿嫁进宫里,如同当活寡妇,还不如直接找个家世背景好的嫁了。

  “何意?大将军心里清楚!”

  “兰大人,皇上不日将回朝,这,想必大人还不知晓!”元胡看着兰枉苍,一脸胜券在握地说道。即使皇帝回朝,他也能够继续当他的大将军,而丞相能不能继续当他的丞相,那可就不一定了。

  兰枉苍面无表情,睨了他一眼,而后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元胡笑着看着兰枉苍的背影,皇后,始终是女人。

  就在昨天,福德去了一趟将军府,亲自将元胡请进了宫里。元胡起先还以为是太子遭遇刺杀要见他,结果却是皇后。这个第一眼就让人无法望怀的女人。

***亲们收藏推荐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