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南冠欲从楚

第八章 身边的她和她

南冠欲从楚 君浮 3525 2015-04-01 20:23:59

  从停车场坐上保姆车后,南果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她静静的看着窗外,随着车快速的行驶,那些风景转瞬而逝。不是她不愿开口说话,她只是有点累了,心累了,她开始怀疑她接下这个广告到底是对是错,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回到S市是对是错,她回来的本意是为了开始新的生活,从过去彻底走出来,可是现在像这样总是被过去的人、过去的事情牵绊着,好像已经偏离了她既定的轨道,她突然之间开始怀疑一切,开始不知道何去何从?

秦思语从刚刚一直都在观察着南果,她和南果认识了这么多年,南果心里想什么她一眼就能够看出来,她能够看出现在的南果很矛盾,但她却不能干扰她的决定,她对好朋友的定位,只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好好地陪在她身边,做一个倾诉的对象,做一个认真的听众,她不愿她的一时口快偶然间替她做了决定,尤其是一个终身后悔的决定,她不能冒这个风险。秦思语轻轻的推了下南果,问道:“果果,没事儿吧?”

啊,果然还是让思语担心了!转头对上好朋友略带关切的眼神,南果连忙否认道:“没事,我没事儿,思语,就是有些事情想不通,我慢慢琢磨一会儿就会好了。”

“你啊,我还不知道你那小性子啊!”秦思语笑骂道,转而温柔安慰道:“果果,不要钻牛角尖,凡事要跟从自己的心走,你时刻都要记住,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在背后支持你的,所以,你不要顾及我们,放开手去做你想做的事情!”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秦思语相信南果肯定懂她的话中所包含的意思。

“嗯!”南果淡淡回答道,虽还是软软糯糯的声音,却已然不是刚刚垂头丧气的模样,她静静的望向秦思语,多年的情谊早已让两人间的默契横生,只需要一个眼神,我就能懂你,两人相视而笑。

前座的杨芷看着后面的两人,嘴角挂上了微笑,小丫头真是幸福,有南叶和楚睿之在背后保护着,还有这样一个知心的朋友,真好!这样的幸福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自己身边来呢,杨芷看向窗外,风景在不断变换,时间在不断流逝,而他现在又在哪?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他,总会回来的,是吧?

黎昕如往常一样,回到家就直接进了书房,他实在是有太多的工作要做,韩若雨从他进门时就站在旁边,伸出手准备去接黎昕脱下来的大衣,怎料黎昕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自己挂起了大衣,这让韩若雨尴尬不已,局促的收回了手,但还是很快掩盖了真实的表情,重新挂起笑容,问道:“饭已经做好了,要先吃饭吗?”

得到的却是更加冰冷的回应,“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你自己吃吧!”

韩若雨不听倒不打紧,一听却马上火大起来:“在外面吃过了?肯定是和南果那个贱人一起吃的吧,怎么,旧情人一回来,你就忍不住啦?”韩若雨忍不住叫嚣。

黎昕无语的看着韩若雨,无奈道:“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还有工作要做,先回书房了。”

韩若雨看着黎昕一副连解释都不愿的表情,更加难受,出来的话也更加难听,声音也更加大:“旧情人都回来了,你怎么还舍得回家啊,不是应该在外共度春宵吗?”

“你不要太过分了,这样的话不应该从你的口中出来,对不起你韩氏千金的身份!”黎昕本就是贵族之子,听到这样的话更是眉头紧皱。

韩若雨嗤笑道:“你还知道我的身份啊,要我告诉你吗,我的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你黎昕的妻子,我还为你生了一个儿子,所以,你就不要再想着南果了!”

黎昕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和她交流了,暗自摇摇头直接进了书房,留下韩若雨一人空洞的坐在沙发里。

其实黎昕并没有在外面吃饭,可他确实也没有什么胃口吃饭,南果的态度让他捉摸不透,他本来以为至少他们两人可以是最简单的朋友,毕竟他当时那样做,抛弃她确实是有苦衷的,而这个苦衷他从一开始就告诉了南果,可南果在听说了他有未婚妻的时候并没有吃惊,反而更加靠近他,以至最后他爱她爱到极致却不得不伤害她,他以为南果可以理解自己,他以为至少一年时间过去了,南果可以释怀,他以为,至少南果对他的态度不会是现在这样的……那么多他以为,却不是她想要的所为,他的后悔,还能打开她对他封闭的心扉吗?他不确定……

门外的韩若雨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饭菜渐渐变冷,她的心也越来越冷,原以为自己的心狠,在当初那样对待南果时自己都没有手软过,却没想到黎昕的心更冷更硬,她韩若雨这么多年的付出到头来却依然比不过那个贱人,她南果为什么不直接死在美国,明明大家都可以过得很幸福,为什么还要回来破坏她原来平静的生活?

可怜之人的最可怜之处莫过于认识不到自身的过错,甚至一味的怪罪于他人,韩若雨很不幸的就是这无数可怜人之一。

第一轮广告拍摄过后,南果有了一个小小的假期,原本的南果因为自身的身份以及性格所致,几乎是个宅女,基本上除了正常的工作、通告以外,南果待在家里连脚都不愿移一步的,但这次休假,这才一大早,正做着美梦的南果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暴力拖出了被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靠,果然是那个变态!”通过这几天的相处,南果同学已经深刻的认识到了杨芷大经纪人的本质,当然,对某人也从一开始的盲目崇拜转为鄙视鄙视鄙视鄙视……完全是个疯女人!不,完全不像个女人!

譬如,杨芷会拉着南果陪她看一晚上的韩剧,哭的那叫一个稀里哗啦,最重要的是,你哭就哭嘛,还要不停的问南果,你怎么不哭啊,这么感人!对此南果只能无奈道:“大哥,大姐,我就是演电视剧的,我是演员,我完全知道这电视剧是怎么演出来的,这都是后期剪出来的,你看啊,这个演员现在哭的不能自已,说不定现场笑场了好几次呢?所以,我作为观众,根本不可能哭出来的!”原以为杨芷可以就此放过自己了,却没料到她丫的哭的却更来劲了,还断断续续道:“我……我也是……是……是看过人演电视的,可我还是……还是觉得很感动啊!”于是,一夜不得安生,南果不得不咆哮,“我的美容觉!我可是艺人啊,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啊!!!”

又譬如,自从南果休假后,杨芷就自觉承担起私人煮妇的职责,开始负责南果的一日三餐,南果看她一副跃跃欲试且很有信心的姿态,也就放心的辞退了原本的厨娘,将厨房交给了她,可事实是,第一天中午,杨芷用电饭煲煮饭却没有连接插座,以至于最后吃的是外卖,第一天晚上,杨芷将醋错当成酱油,以至于两人的牙齿到现在还酸着,接下来又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很多意外,南果无可奈何,只好将人撵出厨房,自己亲身上阵,终于吃了一顿正常的饭,饭桌上的杨芷则一直星星眼的盯着南果,“哇!果果,果果,你好厉害啊,你做的饭好好吃哦!好好吃!”说完还象征性的吧唧吧唧了嘴!惹得南果直接想要一筷子敲晕这个女人,然后打包送回到楚睿之那去,但还是咬咬牙忍住了,毕竟这可是她的经纪人啊,一条船上的人,忍,忍,忍!

再譬如,在南果的眼中杨芷真的是一个固执到底的偏执狂,她未免对自己以前的事情太过于好奇,只要一有时间,一有机会,杨芷就会问南果:“哎,你跟那个黎昕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啊?”南果不回答,杨芷继续问:“那你跟南叶之间是什么关系啊?告诉我嘛,告诉我嘛!”看着连撒娇都用上的某人,南果无语的摇了摇头,如果现在有人来跟她说她面前正抱着她的胳膊使劲撒娇的这货就是那个手腕强硬的Wendy,打死她也不信!见南果还是不买帐,杨芷也不放弃,继续锲而不舍,坏嘻嘻的问道:“那你跟我的大boss又是什么关系啊?”如果前面两个问题是为了完成楚睿之那货交给自己的任务,那最后一个就是杨芷自己的私心了,楚睿之对南果的心意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她也要看看南果是怎么想的。

果然,听到杨芷的问题,南果不像之前那样果断的拒绝回答了,南果耷拉着个小脑袋,苦思冥想,就在杨芷准备放弃转身要走的时候,南果忽然回答说:“我也不知道这样对睿之哥到底公平不公平,可是,有一点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不想要睿之哥离开我,不想要看到他喜欢上别人,可是,我好像并没有完全忘记黎昕。”南果边说着边望向杨芷,自嘲一笑,“杨芷,你一定觉得我很贪心,是吧?我自己都觉得我很贪心呢!”看着陷入矛盾中的南果,杨芷忽然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楚睿之的付出是有回报的,知道这点那就够了。一面笑着安慰突然感伤的南果,一面偷偷地将录音笔放进裤兜,心想,学长的生日快到了,这份生日礼物他应该会喜欢的吧!

睡眼惺忪的南果凶巴巴的瞪着坐在她对面的吵了她美梦的罪魁祸首,“我的好经纪人啊,又有什么事啊?我昨天晚上可是陪你看韩剧到两点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啊,我是明星哎,皮肤不好怎么办?不漂亮了怎么办?没人找我演戏了怎么办?……”听着某人不停的牢骚,杨芷皱着眉掏了掏耳朵:“真啰嗦,好了好了,你本来就不漂亮,所以你刚刚说的那些都不成立,赶紧去梳妆一下,今天我们去给我的大Boss买礼物,过两天不是他的生日了吗?你明天又有工作……哎,臭丫头,我还没说完呢,你跑这么快干嘛……啊?”

“虾米,睿之哥的生日,她居然差点给忘了,就怪死杨芷,给她这几天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还好她提醒了自己……”南果一路狂奔中还不忘暗自诽腹下杨芷,好不容易梳妆整齐,穿戴完毕,两人向着商场出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