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常腹黑,妖孽王爷的独宠

第8章 腿断了

妃常腹黑,妖孽王爷的独宠 风摆流苏 1953 2014-09-04 22:27:14

    鬼医看了一眼流风又看了一眼紧张的嘴巴都微微张开的云影,眉头轻轻的一皱,慢慢的薄唇开启“没……事。”

  “我去,鬼医你找死啊。”流风说着一脚就踹了过去,却被鬼医轻易的躲过。他们都快要被他吓死了好吗。

  鬼医躲开了流风那一脚,手腕微动,那缠在冷夙夜腕上的金线就又飞回了他的衣袖中,他笑着看着一脸怒气的流风“尊主的功力,那点毒还能压不住吗?”说完之后又变的很正经“不过还是要尽快找到蛇灵草,不然尊主体内的毒总有一天用内力也会压不住的。”说完鬼医突然看着冷夙夜“尊主一人来到这里,不会是要找蛇灵草吧。我难道没有说过那种草是长在极热之地的绝壁当中吗?”

  鬼医的话一出,流风和云影不由的都看向冷夙夜,主子不会真的像鬼医所说的那样独自一人来到这里找解药,结果给晕倒了吧。

  看着那三个人的目光,冷夙夜面具下的嘴角狠狠一抽,他有那么无聊吗?好吧,他的确有些无聊,来到这里坐在车底装有冰块的车里,冷夙夜还是感到酷热难当,不知怎么就想到这里会不会有鬼医所说的蛇灵草,只是想碰碰运气,那曾想竟然毒发,不过话说鬼医什么时候说那东西是长在绝壁之上的。

  “鬼医。”

  “尊主。”

  “一会儿自己跟着车走吧。”说完,冷夙夜迈步朝着破庙外面的马车走去。

  “是,啊?”鬼医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句,可随后就觉得不对。一张俊脸顿时垮了下来,他的嘴怎么就这么贱呢。

  流风和云影都吃吃的一笑,同时给鬼医来了一句“活该。”说完跟着冷夙夜朝外面走去。

  鬼医要跟着车走,驾车的任务自然落在了流风的身上,他轻轻一跳跃上马车,然后将马车的帘子挑了起来,冷夙夜慢慢的坐了进去,流风慢慢的将帘子放了下来,云影叶跟着跳上马车和流风并排坐着。

  流风笑着看了一眼一脸幽怨的鬼医,然后将手中的缰绳一拽,调转车头准备朝着鬼医来的路驶去。可就在马车慢慢的转弯的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紧接着马车好像颠簸了一下,似是压到了什么东西。

  流风急忙将马车停下来,鬼医则第一时间来到了马车的后面,“哎呀,压到人了。”

  流风急忙跳下马车走到后面一看,这不是刚才被自己打到门外的姑娘吗?怎么没走躺在这了。

  鬼医走上前伸手在叶清璇已经鲜血淋漓的腿上摸了一下,然后将手搭在了她的手腕处,“还好只是压着腿了,估计是疼晕了。”说完抬头看了一眼流风,意思是怎么办?管还是不管啊。

  流风的眉头皱了一下,本来这姑娘是死是活都与他们无关,可也不代表他们会视人的性命如草介,先前推那一张也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功力,只是想着不让她进庙怕打扰到主子,可谁能想到这姑娘竟然没走还躺着这了,这下好了,自己压断了人家的腿,要是现在在弃之不顾的话好像真的是不太厚道了。

  想了想,流风走到了马车旁边,在外面叫到“尊主。”

  “带着吧。”马车里面的冷夙夜淡淡的说道,事情大概是个什么样子他也知道了,毕竟是流风伤了人,没有道理对人家弃之不顾。

  冷夙夜都发话了,不等流风动手,鬼医立刻将地上的叶清璇抱了起来,喜滋滋的上了马车。

  “鬼医。”冷夙夜淡淡的声音又从马车里面传来。

  “尊主。”鬼医刚想施展轻功跳上马车,被冷夙夜这一声叫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很上心啊。”

  鬼医干笑了两声“为医者,以济世救人为本,应该的。”

  流风和云影互相看了一眼,都快被他恶心吐了好吗,谁不知道这世界上求鬼医看病最难,那刁钻古怪的条件让你会觉得死还是比较容易。

  “既然这样,那你就抱着吧。”

  “好嘞。”鬼医说完又准备上马车。

  “鬼医。”冷夙夜的声音又慢慢的传来。

  “尊主。”鬼医都快哭了,主子为什么每次都掐着他准备跃起的时候说话啊,您有什么话就不能一气说完吗?

  “抱着吧。”

  “嗯,抱着呢。”

  “那走吧。”

  “是。”鬼医算是明白了,尊主这还是不打算让自己上车啊,那这样的话他还抱着这姑娘干什么,“不过尊主,这姑娘的腿得赶快敷药了,不然晚了怕是要留下什么后遗症。”

  “这样啊。”冷夙夜拉长了声音说道,似乎在思考着鬼医的话,就在鬼医两只眼睛冒出希望的小星星的时候,冷夙夜淡淡的说了一句。“那你就留下给她敷药吧,晚了再和我们会和。”

  流风和云影再也忍不住的吃吃笑了起来,流风更是一样马鞭,搭在骏马的身上,马车朝前慢慢的走去。

  鬼医抱着叶清璇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马车越来越远,哀怨的表情再次浮现出来,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叶清璇喃喃的说道“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等到鬼医赶到隆福客栈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冷夙夜和流风云影正坐在客栈里面吃早饭了。

  看着鬼医抱着叶清璇走进来的时候,流风很钦佩的朝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鬼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伸手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喝水,因为拿的太猛,水洒了出来,顺着他的衣袖滴在了怀里叶清璇的脸上。

  叶清璇被水一激,意识有些清醒,腿上传来的钻心的疼痛让她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都是武功极好的人,叶清璇的这轻轻一声立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冷夙夜的目光落在了叶清璇因疼痛而皱在一起的小脸,不由的一怔,怎么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