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伤城记

第二十三章

伤城记 呼呼象 2015 2016-06-21 00:00:26

    本以为不日就要嫁进相府,没想到她的顶头上司邓氏小姐居然惹了风寒,且总是反复,这一拖,就拖到了初夏。  

  这段时间,莫烟认了三品官员张大人为义父,并住进了这位义父为她购置在城东的一个大屋内。  

  丫鬟婢仆一应俱全,主子就只有莫烟一个。  

  义父说,这间大屋,到她出嫁的时候,地契一并作为嫁妆随她到相府。  

  到这朝代快一年了。  

  去年五月的时候穿越到这个地方,现今已是四月,还有一个月,就要满周年了。  

  莫烟噗嗤一笑,对自己的想法觉得好笑。  

  “巧儿,去打点一下,我要到感业寺还愿。”  

  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什么突然要到感业寺还愿,但还是赶紧打点去了。因着时候已经不早,感业寺路途较远,虽然有马车,但也怕耽误了回程。  

  说走就走,主子就是这么任性,而她巧儿的效率就是这么的高。  

  拜神这事情,莫烟也不太懂,多亏了巧儿在身边替她打点周到。  

  待得从感业寺里出来,天已经半黑了。这感业寺都是些和尚,莫烟自然是不会留下过夜的。趁着天未全黑,就急着赶回城了。  

  就在马车疾驰在林间小道上时,忽地听得赶车的吆喝了一声,马车渐渐停了下来,只听得赶车的道:“姑娘,来时的路不知怎的被一棵倒下的大树拦腰截断了道。“  

  “能改道吗?”莫烟心里隐隐觉得不好。  

  “回姑娘,回去的路就此一条,现今只有我们三人,小的又不敢抛下两位姑娘独自去请帮手。”赶车的回道。  

  莫烟心想也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唯一的男人要是离开了,她们两还不得吓死?  

  “会有老虎野兽吗?”巧儿毕竟年龄比较小,此刻已经担心得快哭了。  

  “老虎倒没有,怕就怕这是匪徒设的套。”莫烟说道,外面赶车的也没应声,也是认同她的话。  

  这世道,最怕的并非洪水猛兽,而是人心。  

  莫烟的担心还是应验了,半盏茶的时间后,已经全黑的树林里忽地冒出了火光,莫烟赶紧拉着巧儿跳下马车,跟着赶车那个马夫连忙藏到草丛中。  

  火光渐渐近了,几个留着大胡子、匪徒模样的人举着火把走了过来。“老大,看来咱几个来晚了?人都走了。”一个较胖的络腮胡说。  

  “还不都怪你,磨磨蹭蹭的,咱做买卖那么磨蹭,你看人都走了。”一个瘦子说,他们几个虽然体型不一样,但都清一色留着大胡子。  

  “少啰嗦,人也许没走远,你看连马都没卸下了,怕是看到我们的火光才跑的,走,我们分两路,往两个方向找,定能找到那女子。”  

  “大哥,听说春华楼那个莫烟长得挺俊的,就这么宰了可惜。”这是;另一个人的声音。  

  接着几个人都起了哄,都道找到莫烟必定要先过把子瘾才杀。  

  莫烟是听明白了,这是有人要买凶杀她。而且请的还是这些不上道的,丝毫不讲江湖规矩的蛮匪。  

  到底是谁这么恨她,要置他于死地?  

  长亭公主没这么下作,而且她不是已经给她点了一条康庄大道吗?  

  莫烟自问自穿越来这里之后,就算做不到面面俱圆,但真的不敢乱得罪人。  

  而且春华楼和其他传统花楼的营业性质并不相同,所以也没有什么抢客户的问题存在。  

  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忽地,头上的草已经被扫了开来,一张猥琐的面就在头顶上:“兄弟们,人在这里。”  

  马夫被一刀毙了命,连挣扎都来不及。  

  血淋淋的尸体倒在身边,莫烟感到十分震撼,她一向都知道这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但前一刻还鲜活的一条生命,在刀锋之下,一秒钟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巧儿已经惊栗得躲在她身后颤抖,她蹲着的双腿也禁不住颤抖起来。  

  她是如何被人拎起来,拖出去的,她都不知道。  

  她觉得头脑发麻,一片空白,那些男人看着她猥琐的眼神,讪笑的景象时远时近。  

  最后,到她的衣服已经被剥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在猛地清醒过来。  

  这伙人的意图很明确,先要她的身子,然后就一刀了结。  

  莫烟看着黑压压的树林,眼泪从眼里划下来,她此刻才意识到绝望的感觉。  

  她现在只希望一切的磨难尽快过去,她希望这些匪徒的刀足够锋利,能让她死得痛快些。  

  她希望,再醒过来的时候,她会在自己21世纪温暖的家中。  

  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  

  只见眼前银光一闪,一起一落,几下子,原来压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已经跌在一旁,他瞪着大眼睛,到死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巧儿已经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莫烟看着衣衫不整的她,哭着提自己把被撕碎的衣物披回身上。  

  “小姐,小姐,你别吓我,你怎么了?”巧儿哭着拉着自己快要滑落的衣裳,不停地叫着莫烟。  

  莫烟后知后觉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用力抱着巧儿。  

  “巧儿,巧儿,我好怕,他们是不是要杀我?”  

  她们一起躲着的时候,匪徒们说的话,巧儿也听到。  

  巧儿没回答,只是紧紧拥着她哭。  

  劫后余生,任谁此刻也没心情去理清思绪,要做的,就是尽情哭喊,发泄心情。  

  哭了好一会,莫烟才注意到身旁站着一个人,是一个穿着黑衣,长相清秀的男子。  

  他的视线并没落在她们两人的身上,而是看着树林。  

  “感谢英雄相救,小女子感激不尽。”莫烟整好衣裳,带着哭音说道。  

  “不必言谢,我是听命而来,我们帮主要我保护小姐,可惜十方来迟,让两位姑娘受惊了。”  

  男子说道。  

  “帮主?你是说桑越?”  

  “正是。”  

  “他在哪儿?”  

  “帮主的行踪在下不知。”说这句话的时候,十方心虚地看了一眼树林内,莫烟捕捉到他这微妙的眼神变化,心里已有了计较。  

  “既然你不知道,那你走吧。”  

呼呼象

前几天更新一章,发现又多了一个收藏,真好。我写作不是为了什么,有人看已经很感恩。期末工作像山一样压下来,这段时间也许是没有什么时间更新的了。 我觉得我本来就不应该写古文,毕竟写古文需要很华丽的辞藻,可惜我真的写不来,完结这本之后,不会再写古文了,会写现文或者近代的,古文要求实在太高,我驾驭不了。 7月前我尽量再更两章,7月8日后放假就大把时间写作了,希望收藏的不要放弃我,谢谢! 还得写些感言,之前在另外一个网站写文,评论很多都是互粉之类没诚意的,说真的,我挺享受现在没有评论但有点击和收藏的状态,没有人邀请我进新人群,没有人烦我。 这种安静很好! 写完就更了,没检查,可能会有别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