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伤城记

 第十八章 解决

伤城记 呼呼象 3018 2016-02-24 00:56:54

     

  莫烟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说真的,心里也有点犯怵,心里既难过又悲愤,此刻又不知如何安慰洛清眸。  

  “清眸,先不说其他,咱们先找医女来看看身子?”拿起手帕替洛清眸擦了擦她嘴角的血丝。  

  洛清眸双手抱住双膝,低垂的脸只能看见泪珠不停地滑落。  

  莫烟只能叹了口气。  

  眼前只能先解决成老爷找来的顺天府一行人。看来她还是低估事件的严重性了,光把左子清找来根本于事无补。  

  只是她仍是奇怪,发生这么大的事儿,连她莫烟都知道赶了过来,为什么凌天淏却一直没有出现?  

  关上了门,莫烟低声嘱咐了巧儿去找医女过来,心知左子清帮不上什么忙,便唤了丫头陪着左子清留在另一头的会客厅中,叮嘱她不要出来。  

  交代了种种事宜,莫烟只身一人走下了梯级,刘妈妈和一众姐妹们还在和官差僵持着。  

  见莫烟走了下来,杨大人首先开腔:“莫烟姑娘,这洛清眸呢?”  

  “敢问大人,你们只知洛清眸伤了成老爷,那么洛清眸身上伤痕累累又当如何?”莫烟虽然恭敬,但口气偏硬,平时孝敬了不少银子给这位顺天府允,没想到骨节眼的时候反而是他倒打一耙。  

  “这个本府自然得调查清楚,不过洛清眸必须先收入大牢,等事件调查清楚后再作打算。”杨大人捋着羊胡子说道。  

  “荒谬!成老爷对洛清眸使强,还……还把她身上打得遍体鳞伤,就算清眸有何过错,也不过是自卫伤人。”莫烟气愤之极,不敬的言辞也冲口而出。  

  只见那顺天府允杨必武脸色变得铁青,心火已是升腾起来,心道这莫烟不过是婊子一名,居然敢对他如此无礼。  

  心思如此,嘴上自然也不肯放松了,转念一想,嘿嘿了一声道:“众人皆知春华楼乃烟花之地,楼内的姑娘哪个不是明买明卖,成老爷既然出得起银子,这鱼水之欢嘛,呵呵,怎算用强?”  

  莫烟还没有出声,楼内众姐妹们早已经激动得吵闹不止,骂声四起,可惜周遭看热闹的没一个为这些女子们出头,不是站到了顺天府和成老爷的那边,就是冷眼旁观一切。  

  莫烟知道这个时候争论春华楼的经营性质根本毫无意义,她想说,即使姑娘们卖身都得看个人意愿,并非你有钱姑娘就非得卖身不可。  

  可是如果这样一说,不就是坐实了洛清眸至今仍是青楼女子吗?这样一来,以后嫁入太师府的希望更是无望。  

  “洛清眸又怎会是……”莫烟想反驳,可话到一半,就被杨必武截住了:“莫姑娘,我也曾是洛清眸的入幕之宾呢。”  

  莫烟咬了咬唇,竟然束手无策。  

  就在冷眼僵持之际,大门外人潮涌涌,有人高呼:丞相来啦。  

  莫烟心头一悸,难不成是左子游?  

  这可大不妙,想必是丞相府的家人告知了左子游是她把他的妹子拐来了春华楼。看来这梁子是结下了。  

  莫烟忐忑地瞧着门外,左子游颀长的身形犹如鹤立鸡群般出现在人群里,那些寻常的百姓官差自然而然地给他让出了一条路,阳光照射到他的身上,显得尤其风华绝代,傲气逼人。  

  杨必武抢先走到了左子游面前鞠躬行礼,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末了还不忘暗暗提了太师的名头。  

  左子游瞥了莫烟一眼,对莫烟开口道:“你呢,你有何话说。”  

  这是左子游给她机会吗?难不成同为朝堂的重臣,他就不用卖给凌太师这个面子?  

  抑或是他真如传闻中那样正直不阿,敢于对抗不同的势力?  

  不论如何,既然他愿给她机会,她自然紧紧抓住。“左丞相,事情是这样的。”  

  莫烟把在洛清眸口中听到的事情又重新说了一遍,结果不变,可是过程就和杨必武说的不尽相同,在她的口述中听到的却是成老爷强迫不成转而虐打洛清眸,洛清眸最后悲愤不已才伤了成老爷。  

  如此说来,洛清眸乃为了自保而伤人,这确是情有可原的。  

  “杨必武。”左子游道。  

  杨必武恭恭敬敬地走近左子游低头作揖道:“丞相,属下在。”  

  “既然两名当事人均重伤在身,双方的口供也并不相同,那就等他们养好了伤再作打算,你先带你的下属们撤回,改日再论。”  

  “这个,丞相,万一这洛清眸逃走,这可如何是好?”  

  左子游冷冷道:“此人本相作保,杨大人可放心了?”  

  “属下不敢,不敢。”杨必武说罢,对左子游作了个揖便带着自己的兵士们撤退了。  

  左子游身边的侍卫也屏退了一切无关人等,左子游并没再说什么,抬腿便往二楼走去。  

  莫烟心道不好,急急地跟上前去。  

  “左子清,给我滚出来!”一上到二楼,左子游就吼了一声,春华楼虽大,不过左子游的内力深厚,声音早已传到了每个角落。  

  会客厅的门咿呀一声打开,左子清低着头,双手拨弄着肩前的小辫子,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左子游正想发飙,看了看周围那些女子,一把拉起了左子清走进了会客花厅。莫烟也不敢稍作停留,匆匆跟上前去。  

  不管如何,今次是她把左子清带到这里来的,虽然临门一脚她还是没有把左子清扯进这个是非圈里,但也足以激起了左子游的怒气了。  

  莫烟不禁暗暗心惊,如果刚才她让左子清为洛清眸出头,后果会怎样?左子游会不会气恼得直接就把她给撕开两半?  

  进到会客花厅,尽管这是室内,但莫烟还是感到了深深的寒意,这左子游周身散发出的寒气根本是连炉火都无法抵挡的,莫烟悚得浑身都起了鸡毛疙瘩,尚不知左子清的状况如何。  

  左子清虽然也害怕,不过这毕竟是从小就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兄长,所以并没有莫烟那样惊悚。“大哥,我知错了。”左子清双手摇晃着左子游的手臂,嘟起嘴巴撒娇起来。  

  “左丞相……”始作俑者是她,她自然想为左子清说情,可是左子游一个寒冽的眼神射过来,莫烟没出息地把余下的话吞了下去。  

  左子清也瞪了一眼莫烟,都怪她,否则哥哥也不会发这么大的火。  

  在场的两位女子,自然都知道左子游究竟为何而怒,以往左子清偷偷到春华楼来都是后门出入,并且经过小心的伪装掩饰,他都容忍了。这次竟然还想以丞相妹子的身份去摆平太师府与洛清眸之间的事,一旦传出去,这妹子还想不想嫁了?  

  哪家的闺女会到这些风月场所流连?  

  这个莫烟也是胆大包天,竟然算计到了他们兄妹的头上来了。  

  忽地,嘭的一声巨响,低垂着头的莫烟抬眼看过去,只见花厅中心那酸枝木的桌子已经粉碎了。  

  莫烟自然知道左子游是懂武,可是不知道他的内力如此深厚,厚重的酸枝木桌子,被他一掌击下竟成了颗粒。  

  不自觉的,莫烟摸了摸自己的骨头,心道自己的骨头也比这个木头硬不了多少吧。  

  左子清也是第一次看到左子游在她面前动武,居然忘了撒娇,吓得话都不敢说。  

  “我的意思你们都懂了吧!”惜字如金的左子游说道。  

  “懂了。”左子清和莫烟同时答道。  

  “大哥武功好高哟,能教清儿吗?”左子清虽然知道他的意思,还是天真地想卖一下萌。  

  莫烟就没这个胆子了,现今连话都不敢说,谁知说错了什么,左子游会不会顺便也给她送上一掌。  

  “太师府和洛清眸的事情,本相会给你摆平,只是,请莫姑娘别再在清儿的身上打注意。”左子游冷冽地开口道。  

  顿时,遍地寒霜。  

  “莫烟不敢。”  

  “但愿如此!”  

  事情有了丞相左子游的介入,总算有了个相对好的结局,只是洛清眸受到的伤害终是无法平复,凌天淏那天没有出现不过是因为被凌太师禁足。  

  凌太师当时只是想找人把洛清眸凌辱,好让凌天淏以为洛清眸生性如此,好断了娶她进门的念想。却不曾想那人以为背后有太师府撑腰胡作非为,得了如斯下场。  

  最终凌太师还是得偿所望,并非凌天淏不愿娶洛清眸,而是洛清眸自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即使能嫁入太师府又当如何?  

  凌天淏真的能宠她爱她一辈子?他真的不会嫌弃她的出身?本来以她的出身,能当个小妾已是荣宠,她却偏偏妄想当正妻。  

  洛清眸离开那天,只有莫烟一个去送了她,想到她单身一个女子并没一技之长,偷偷塞给了她不少银子。  

  “清眸,回乡后先用银子做些买卖,只有银子才能靠得住,知道吗?”莫烟替她拨了拨额前的刘海。  

  虽然和她的感情并不算太深,不过还是很惋惜她的遭遇。  

  洛清眸苦涩地一笑,虽美却略带凄凉之感:“莫姐姐,多谢了,清眸此去永不再返,你也要保重。后会有期。”  

  两人挥手作别。  

呼呼象

上班了很忙,更新有点儿慢,对不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