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时光1-0青春

第八章

时光1-0青春 小杨的国度 4219 2016-02-18 14:24:30

  上个星期我和子怡一直手牵着手出入各种场所,最终还是被刘杰发现了,他一回到家就马上告诉黎浩卓和汤义。刘杰这个人他就是这样,他要是知道了一些东西,就会马上报告给我们。他就像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着什么东西都一目了然。

在我告诉他们我和子怡的认识是因为我的英勇事迹后,他们纷纷对我表示赞赏。

大学注册的那一天,同时也迎来了汤义的生日。我们来到了之前被黎浩卓称为收入妖兽的那所学院里。一些男同学穿着九分裤露出脚上穿着的尼龙袜子,而穿着千遍一律衣服的男生则消失在人山人海里,再也找不到他们。

有些女生也是踩着8厘米的高跟鞋刷着两把刷子一般的睫毛和周围的女生讨论着她们各种各样的贵族生活。

汤义在注册完之后,就马上叫他家的司机把他送到外滩后面那座楼顶做得像宝莲灯一样的大楼,威斯汀酒店。其实每次汤义的生日都像是空中演习一样,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例如去年的生日,黎浩卓实在琢磨不透到底要送他什么礼物,因为感觉汤义好像什么都不缺,所以他也只能简简单单买了个便宜手表。结果汤义板着脸收下了。

“小轩,我想请你帮个忙。”黎浩卓问。

“我知道你想干嘛,你想让我帮你买送给汤义的礼物吧!想得美,要是这样的话我宁愿让你杀了我。”

“我早知道你会这样。”

“放心吧!就算再怎么样他也不会杀了我们的。”我笑着说。

这时,我的和黎浩卓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我拿出一看,是汤义发过来的短信,黎浩卓的也是。里面写着:今晚8:00威斯汀酒店见,我包了间房,客厅是其他同学,只有包厢才是我们的。注意穿好我送给你们的礼服,否则我要人命!!有女朋友的带上女朋友。

其实在前几天汤义就强烈要求我们穿着整齐,穿西装,皮鞋,还要打蝴蝶结或者领带。可是我们哪有钱去买这些,于是他带着我们到各种名牌店里挑选适合我们的西装。

我和子怡坐上汤义的车,不过开车的人并不是汤义,是他派来的司机。他这时候应该是在酒店里打点好一切,每次过生日他都是这样。

由于这时候是高峰时间,所以当车子到了酒店上海已经披上了它五颜六色的衣裳,金黄色的路灯和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把上海变成了闪着萤火虫光芒的黑色水泥森林。

包厢里的打扮也是非常奢华,昏暗的灯光,餐桌上摆放着烛光,白色金丝边的盘子和银色的刀叉。

走进包厢里,看见的是刘杰和雨澜坐在一起聊天,看起来他们还聊得挺高兴。我便嘲笑他们道:“你们就不怕黎浩卓抓你们去浸猪笼?”

“我们可不是狗男女哦!”雨澜笑道。

汤义也进来了,他看见黎浩卓还没到,就问:“小卓怎么还没到?”

“我刚刚给他发信息了,他说他这就到。他还骂到上海的交通怎么不去死,可能是在路上堵车吧!”刘杰喝了口水。以我多年来对黎浩卓的了解,如果他在这时候说“上海的交通怎么不去死”这样的话,那么他就一定还在家里准备之类的。

不过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事谁也料不准。黎浩卓首先伸了个头进来看一看,然后又伸了一条他那长腿进来。停顿了两秒钟之后,他才整个人都走进来。他慢悠悠的走到我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我感觉他很奇怪,于是问:“你......”

还没等我出口,黎浩卓就猛的截下我接下来的话语:“你要是再敢说出一个字,老子就用刀子割破你的喉管。”

我吓了一跳,由于我们的这顿是西餐,所以我也不敢再出声。

当汤义宣布开饭的时候,突然门被推开。按道理来说,已经没有人会再进来了。我第一时间认为是汤义的爸妈或者是其他的亲戚,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推门进来的居然是紫曦。汤义的眼睛瞪大了一圈,刘杰愣住了,场面突然变得一片尴尬。但我却发现,黎浩卓却依然表现得很淡定,这让我觉得非常奇怪。

“你来干嘛?”汤义看起来很激动。

“庆祝你的生日啊!”紫曦微微扯起嘴角。

“不欢迎你,给我滚。”汤义拿起刀子指向她。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这张嘴还是那么贱。”

“紫曦,你还是...走吧...”刘杰突然站起来说。

“那就看在刘杰的面子上吧!汤义,生日快乐!”然后紫曦便拉开门走了出去。

紫曦走后,整个包厢被一团尴尬的气息笼罩着。汤义摔了一下叉子,双手摆放在胸前说:“是谁?”

没有人吭声。

他继续说到:“小杰,不会是你吧?”

“我...没有...”刘杰低下头结结巴巴地说,在餐桌上烛光的映衬下,显得很无辜。

“你和紫曦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都看在眼里,请你老实交代。”汤义朝着刘杰伸了下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汤义每次发脾气都是非常冷静的,不像普通人一样放声大骂,可是看起来也是非常的可怕。总而言之,他和郭敬明的小说《小时代》里的顾里没什么两样。

“我真的没有......”刘杰更委屈了,看起来就像一个无辜的孩子。

“子轩,不会是你吧?”汤义看着我。

“汤义你怀疑我?我可什么都没......”还没等我说完,黎浩卓就插进来了一句话。

“是我叫的...就这么一点事,吵什么?大家都这么大了。”他站起来,拿起一杯红酒,走了两步,又说:“今天我们之所以欢聚在这里,是为我们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汤义庆祝他的生日。我从小就很悲惨,家庭也很不顺,我曾经经历了很多恶心的事情和悲惨的遭遇。但幸好,我遇见了汤义,这些年来多亏了他的照顾,无论别人觉得汤义有多么冷酷,多么不近人情,多么自私自利,但我知道,他不是这样,或者是说,他不全是这样。”黎浩卓笑了笑,又走到我的位置后面。“所以他才会和我一起分享快乐,或者是感受我的快乐,甚至是品尝了我的快乐。简单来说,他也就和我一样,跟雨澜上床了。”这时雨澜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又走到汤义旁边:“然而最讽刺的是,他却以为我并不知道。可是汤义啊汤义,我们是如此情谊深厚的好兄弟......”又抓住汤义的头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所以我要敬我的好兄弟,感谢他分享我的快乐人生,同时我也发自内心的祝愿他,从今以后和我的人生一样开始发烂、发臭。”说完,黎浩卓拿着他手上的红酒潇洒地从汤义头上倒了下去,然后把杯子摔碎在地上扬长而去。

我们带着汤义回到我们租的公寓,一路上汤义都是面无表情,我们也不敢出声。自从我们认识汤义以来,如果他刚刚经历过了一件世界末日般的事,那么就最好保持沉默。要是谁不知死活的在这时候发出声音哪怕是一只苍蝇,那么都会成为他锁定的目标。到那时候他要是攻击你,那你就静静待着等死吧!如果他要是没心情管你,那你就赶紧谢天谢地。

黎浩卓没有回家,打给他电话也是一直关机。刘杰一回家就走到厕所里洗澡了,或者说不是洗澡,而是以洗澡来躲避。不过他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之前毕竟汤义也吓到了他。剩下的我和汤义两人尴尬的坐在客厅里,我脱下外套,然后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两杯。坐回位置上,递了一杯给汤义“给。”

当汤义伸出手拿起杯子喝水的时候,我突然被吓得往后退了一下,因为刚刚他都是像一块木头一样坐在那里,现在他突然拿杯子喝水了,我毫无心理准备。

“你怕我?”汤义看着我说。

我微微点头。“嗯...嗯......”

“不过也是,坐过来吧!”他笑了笑,于是我才慢慢挪过去。

“其实是我不对。”汤义放下水杯。

“嗯...嗯?为什么?”我很好奇。

在接下来听汤义说了十分钟左右的故事后,我才知道,汤义很早就认识雨澜了,但他不知道雨澜曾经喜欢过黎浩卓,于是经常带着她去各种地方玩或者带她去各种餐厅吃饭。去巴黎时,汤义也买了两瓶Dior女士香水悄悄用快递送给她。在医院里的时候,当汤义已经知道了雨澜其实不属于他的,他也打算结束这段感情,但雨澜却不肯放手,在昨天她去找汤义,想要向他道歉,他不想理她。但对方却依然要缠着自己不放也没有办法,她想让汤义陪她喝酒,当汤义喝到一定程度了,自己也知道有点醉了,于是就昏昏沉沉的走到床上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旁边睡着的居然是雨澜,幸好那时我们都不在家,汤义也不想把事传开,这样对谁都不好。于是便急急忙忙的收拾好东西,随便在路上拦下一辆出租车把雨澜送了回去。

“不过我也不知道黎浩卓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按道理来说雨澜是绝对不会告诉他的。”汤义喝了口水。

“那按道理来说,也不是你的错啊!”

“黎浩卓其实也是很惨的,从小到大他连生日也没有过过,自从认识了我才有好日子过的,我想让他开心。我想这之间一定存在着一些误会吧!如果换作是我看见自己的女朋友和别人上床,我想我也一定会杀了那个人的。至于他为什么要叫紫曦来这点我就不知道了。”

想不到平时看见汤义都是跟冷血动物一样的人,原来也有着一颗温暖的心。这是不是就像别人所说的,越坚硬的外壳里藏着的生物就越软弱呢?

第二天我们来到学校也没有看见黎浩卓,汤义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依然是处于关机状态。放学以后我们午饭都没吃就赶紧去找他,我们去了好几个他经常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他。就这样事情过了一个多月,我们还依然是没有收到关于黎浩卓的任何消息。汤义坚信黎浩卓会出现在那些他经常去过的地方,所以每次当汤义总是怀着希望的心情去到那些地方时,到最后又怀着失落的心情离开。

晚上吃饭的时候,虽然我做的饭菜汤义一直都很喜欢,不过黎浩卓不在的这些天里,汤义都没有笑过,仿佛有人夺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你们先吃吧!我去一下厕所。”汤义突然站起来说。他的语气很温柔,平时他都不是这样的。

他走进厕所里就立马关上了门,动作似乎很急。

“我去看一下。”我对刘杰说。

当我走到厕所门口时,听见了汤义在里面呕吐的声音,我悄悄打开门,尽量不发出声音。走进厕所里,看见汤义跪坐在马桶旁,当我想要走过去扶起他时,却看见马桶里的一大片红色的液体,他的嘴唇边还残留着少许的血液。

“起来吧我和你去看医生。”

“不需要......”汤义推了我一下。

“你快起来我带你去医院。”我吼了他一下。

“滚开。”

刘杰听见我的大嗓门也赶紧跑了过来,他看了看马桶里的鲜血。“汤义你还是和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你们能不能不要管我?你们干嘛这么爱管闲事啊?”然后他一下子站起来把我和刘杰推到门外把自己反锁在里面。

我抬手就敲门,刘杰也跟着我拿起拳头用力的敲。

“汤义...汤义...你开门......”我的眼泪不听话的从眼眶里跑出来,而我也很清晰的听见汤义在里面吸鼻子的声音。我慢慢蹲下来,把脸埋在膝盖上,任凭眼泪肆意的翻涌着。

我们的友情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难道我们的友谊以后都处于这样分裂的状态吗?我不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重新欢聚在一起的,并且我们会永远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我每次都这样想,当初我还以为这只是上帝给我们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直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太过天真。死神的阴影其实有各种形状,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它们每天投射在这座城市表面上的阴影,其实都是死神某一个局部的轮廓,当太阳旋转到某个角度,这些阴影就会拼成一个完整的高举镰刀的英雄。那时我们就将一起挽手,走向灵魂的尽头。

最后还有一场大火,把我们的友谊烧成了灰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