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时光1-0青春

时光1-0青春

小杨的国度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6-02-15上架
  • 23494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时光1-0青春 小杨的国度 3120 2016-02-15 01:39:31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涌入这座飞快旋转的城市——带着他们的宏伟蓝图,或者肥皂泡般的白日梦想;每天,也有无数的人离开这个生硬冷漠的摩天大楼组成的森林——留下他们的眼泪。

拎着Marc Jacobs包包的年轻白领从地铁站嘈杂的人群里用力地挤出来,踩着10厘米的高跟鞋飞快地冲上台阶,捂着鼻子从衣衫褴褛的乞丐身边翻着白眼跑过去。

外滩一号到外滩十八号一字排开的名牌店里,服务员面若冰霜,店里偶尔一两个戴着巨大蛤蟆墨镜的女人用手指小心地拎起一件衣架上的衣服,虚弱无力,如同衣服上喷洒了毒药一样只用两根手指拉出来斜眼看一看,在所有店员突然容光焕发像借尸还魂一般想要冲过来介绍之前,突然轻轻地放开,衣服“啪”地荡回一整排密密麻麻的衣架中间。外滩的奢侈品店里,店员永远比客人要多。他们信奉的理念就是,一定要让五个人同时伺候一个人。

而一条马路之隔的外滩对面的江边大道上,无数从外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正拿着相机,彼此抢占着绝佳的拍照地点,他们穿着各种大型连锁低价服装店里千篇一律的衣服,用各种口音大声吼着“看这里!看这里!”他们和马路对面锋利的奢侈品世界,仅仅相隔二十米的距离。

老式弄堂里有女人顶着睡了一夜的蓬乱卷发端着马桶走向公共厕所,她们的眼神里是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怨恨和不甘。

而济南路八号的楼下,停满了一排豪华的轿车等待着接送里面的贵妇,她们花了三个小时打扮自己,只为了出门喝一个下午茶。

这是一座以光速往前发展的城市。

这是一座像地下迷宫般错综复杂的城市。

在人的心脏上挖出一个又一个洞,然后埋进滴答滴答的炸弹。社会两极的迅速分裂,活生生把人的灵魂撕成两半。

我们躺在自己小小的被窝里,微茫得似乎什么都不是。

当我在这座错综复杂的城市里,被早晨尖锐的闹钟吵醒了50%的灵魂后,我凭借着自己顽强的求生本能,把闹钟往远方一推。得到的是一片满意的宁静。

但结果是,昨晚浇花后因为偷懒而没有放回厕所被我遗忘在床边的水桶。半小时后我大叫着起来,看见了安静地躺在水桶里的闹钟。于是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把闹钟拿到窗台用力地甩几下,想要把里面的水分甩干。看看能不能像我上次泡在奶茶杯里的手机一样顽强存活。

当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闹钟猛甩一下的时候,闹钟后面的盖子居然神奇的不翼而飞了。2秒钟之后,楼下传来了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哎哟要死啊”,而上次听到这句话是我把一张重达十公斤的棉被掉了下去。

那天楼下的张老太刚从街口的发廊里回来,头上顶着二十厘米的盘花头和差不多一公斤的发胶。当她顾盼生姿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闭上眼睛就是天黑。

弄堂里弥漫起来的晨雾,被渐渐亮起来的灯光照射出一团一团黄晕来。

还没有亮透的清晨,在冷蓝色的天空上面,依然可以看见一些残留的星光。

气温在这几天飞快地下降了。

呵气成霜。

冰冻三尺。

记忆里停留着遥远阳光下的晴朗世界。

我背起书包,拿起放在书桌上的牛奶走出房间。当我拉开门的时候,母亲就追了上来,一边唠叨一边抢过手中的牛奶一把塞进书包。“子轩啊!哎哟大冬天的你穿这么少啊!这怎么行?男孩子嘛哪能只讲究帅气的啦!”

“好啦好啦,”我低低应了一声,然后拉开门,“妈,我上课要迟到了。”

浓重的雾气朝屋里涌。

头顶是深冬里飘荡着的白寥寥的天光。

还是早上很早,光线来不及照穿整条冗长的弄堂。弄堂两边堆放着的箱子,锅,以及垃圾桶,都只能在雾气里浮出浅浅的一层灰色轮廓来。

我关上了门,连同母亲的唠叨一起关在了里面。只来得及隐约听到半句“放学后早点......”冬天的寒气就隔绝了一切。

我提了提书包带子,哈出口白气,耸耸肩,朝弄堂口走去。

刚走两步,看见踉跄着冲出家门的梦瑶,险些撞上。我刚想张口问声早,就听到门里传出来女人的尖嗓门:

“路上小心点,放学早点回来......”

梦瑶抬起头,正好对上我稍稍有些尴尬的脸。梦瑶沉默的脸在冬天早晨微薄的光线里看不出表情。

在我的记忆里,梦瑶和我对视时的表情,像是一整个世纪般长短的慢镜。

深冬的清晨,整个弄堂都还是一片安静,像是被浓雾浸泡着,没有一丁点儿声响。

今天是礼拜六,所有的大人都不用上班。高中的学生奉行着不成文的规定,周六一定要补课。所以,一整条弄堂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急不慢地行走着。

我突然想起了梦瑶一定还没有吃早餐,于是我放下一边的肩带,把书包顺向胸前,拿出牛奶,塞到梦瑶手里,“给。”

梦瑶吸了下鼻子,伸手接了过去。

两个人走向光亮的弄堂口,消失在一片白茫茫的浓雾里。

该怎样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

头顶是交错的天际线,分割着不明不暗的天空。云朵很低很低的浮动在狭长的天空上。铅灰色的断云,沿弄堂投下深浅交替的光影。

每天上学放学,经过的一定是这样一条时间长廊般狭窄的走道,头上是每家人挂出来的衣服。梅雨季节晒不干,却依然晒着。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不要从挂着的女人的裤子下走过,晦气。

弄堂两边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吞噬着本来就不大的空间。

共用的厨房里,每天都在发生着争吵。

“哦哟!你怎么又用我们家的水啦!”

被发现的人也只能装傻尴尬地笑笑,说句,“不好意思用错了......”

潮湿的地面和窗。

小小的窗户,光线弱得几乎看不见。把窗帘拉向一边,让更多的光照进屋内。让房子显得稍微更亮一些。

就是这样的世界。

十八年了,自己心安理得的生活着,很知足,也很舒服。如同贴身的棉毛衫,不昂贵,可是却有凉凉的依赖感。尽管这是让男生在冬天里看起来非常不帅的衣服,但一到秋天,哪怕气温都还是可以热得人发晕,母亲也会早早地准备好,唠叨着自己,赶快穿上。

母亲身体比较虚弱,每天都需要靠吃西药来调理。

每天早晨为我打点好一切,放学回家就可以吃到中午饭了。看着父母亲每天都弯着腰辛辛苦苦的工作,表面上我看起来不在乎,其实内心里比谁都要疼。

每次向父母亲要钱的时候,我的内心都好像有一块刀片在切割。内心里一瞬间充满了愧疚。心里总是会这样想:

“父母亲赚钱不容易,以后要省省。”

每次看到想要买的东西,都不敢去下手。

但有些时候,有些钱是必须要拿的,例如买书的钱,交练习册的钱,交校服的钱......

拿到了钱后,就只能偷偷地捂着内心里的痛。到了实在受不了的地步,就只能走到没有人的角落或者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从小到大,我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他们,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尽管有时候我会因为愧疚而帮他们做家务,但我觉得还是弥补不了。

就是这样生活了十八年的世界。不过也快要结束了。

四年前父亲辞去单位的职位,下海经商。现在已经是一个大饭店的老板。每天客来客往,生意红火异常。已经得意到可以在接到订座电话的时候骄傲地说“对不起本店不接受预定”了。

新买的房子在高尚的小区。高层住宅,有漂亮的江景。

只等夏天交房,就可以离开这个逼仄而潮湿的弄堂。甚至是可以用得上“逃离”这个词了。像是把陷在泥泞里的脚整个拔起来。

母亲活在这种因为等待而变得日益骄傲起来的氛围里。与邻居的闲聊往往最后都会走向“哎呀搬了之后我这风湿腿应该就好很多了,这房子,真是太潮湿了,蛇虫百脚的。”或者“我看你们也搬掉算了。”

这样的对话往往引来的都是羡慕的恭维,以及最后都会再补一句“你真是幸福死来。不但老公会赚钞票,儿子也争气,哪回不考前三名啊。哪像我们家那小棺材,哦哟。”

这个时候,我都只是远远地听着,坐在窗前写练习,偶尔抬起头,看到母亲包围在一群烫着过时卷发的女人中间,一张脸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其实有好几次,我在回家的路上,都会听到三言两语的议论,比如。

“杨家那个女人我看快得意死她了,早晚摔下来,疼死她。”

“我看也是,男人有了钱都变坏,你别看她现在嚣张,以后说不定每天被她老公打得鼻青脸肿。”

“倒是她儿子,真的是算她上辈子积德。”

“听说刚进学校就拿了个全市英语比赛一等奖,哎。”

就是这样的世界,每天每天,像抽丝般地,缠绕成一个透明的茧。虚荣与嫉妒所筑就的心脏容器里,被日益地灌注进粘稠的墨汁。

发臭了。

我每天经过这样一条狭长的弄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