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时光1-0青春

第五章

时光1-0青春 小杨的国度 4323 2016-02-17 00:23:39

  元旦节即将到来,而上海也逐渐变得越来越多人,许多从外带来的游客都想留在上海跨年。外滩和东方明珠已经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就是还不知道真的到了元旦他们会弄出什么来。

而在元旦节的前一天,我的姐姐杨萱也终于从伦敦回来了。而我之所以用“终于”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她很纵容和袒护我这个宝贝弟弟,从小到大无论我做错什么事她都会满脸慈祥地对我说“没事没事,以后小心点就行了,我不会告诉妈妈的。”

她从初中起就长得诱人,是学校的校花,当初汤义和刘杰和黎浩卓都以她为中心。不过两年前,她就凭借着自己优异的成绩去了英国伦敦留学,也是因为这样汤义他们也就放弃了。每次过节她回来的时候,她都会带好多的礼物和好多好吃的零食给我(因为我很贪吃)。

当我把单车放在屋子旁边后,姐姐也刚刚从里面出来。我整理了一下领带,然后冲过去抱住她,她的头发散发出一种洗发水的迷人香味。

“好久不见啊帅哥。”她轻轻拍了拍我的脸。

“你也是啊美女。”

在吃饭时候,我在餐桌下从裤袋里取出手机,悄悄地发了条“我姐姐回来啦”的短信给汤义。十几秒之后,汤义就回了信息,里面写着:“好啊!什么时候有空约她出来一起吃饭。”

我轻轻上扬起嘴角,然后回了个“OK”。

晚上,我约了汤义他们去外滩跨年。整个外滩人山人海,或者说比人山人海还要严重,简单来说,就是跟蚂蚁窝没什么两样。

当我们连走一步都非常困难地走到了光景台阶上时,旁边的人群轰然倒下,随之我也跟着他们一起斜下去,还好刘杰和旁边的人及时拉住我。

在这种本来就已经混乱的情况下,居然还有人雪上加霜,有个人突然把一大堆现金券扔到空中然后大声呼叫着“这里有酒店的现金券”后,人群一下子拥挤起来,刚刚倒下来的人都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站起来就又重新被踩在下面。

半小时之后,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和救护车陆续载着被踩踏的人送往医院救治。

旁边依然是蚂蚁窝一样拥挤的人群,嘈杂的声音覆盖不住警笛声。有死者家属的哭泣声,也有围观者的讨论声,但这些混合在一起的复杂的声音都被响亮的警笛声给冲刷干净。

上海中心大厦依然在向众人展示着它那妖艳的灯光,似乎完全不知道外滩已经变成了灾区。

我突然发现汤义的眼睛死盯着远方的一处,目光移都移不开。我顺着他的目光朝远处望去,结果,我看见了令我心碎的一幕。

汤义叫我打了个电话给梦瑶,五秒钟之后,梦瑶在我们的视线里掏出电话,然后对着电话温柔地发出了一声“喂!”

“你在...哪?”我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用力地掐住了喉咙。

“我在家呢!怎么了?”视线里梦瑶的表情依然很美好。

“没事,就是...你......”

“怎么了?”

“没事了,再见!”我的心跳得很快,话已经说不出口了。

“嗯!再见。”梦瑶挂掉了电话后,就和她身边的一位看起来挺有钱的帅气男生拥抱起来。

我曾经也问过梦瑶,问他为什么不喜欢黎浩卓而喜欢我,她说因为我很单纯,很安静,不染头发,总是规矩地穿着校服,也不会像其他男生一样为了耍帅而把领带弄得像要准备上吊一样。但这些词语如果放在黎浩卓身上,他也一样可以对号入座。

我不够黎浩卓帅,但黎浩卓的家世不够我好,现在看来是不是梦瑶喜欢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的家世呢?正所谓谁不喜欢高富帅,光帅有什么用?有钱才是硬道理。

汤义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好朋友受到一丁点伤害的,所以他的反应明显比我还要激烈。

“兄弟们,你们跟我来一下。”他带着我们三人怒气冲冲地朝梦瑶走去。

梦瑶看见在我们的时候,表情明显僵死在了脸上。

“哟!这不是吴昊嘛!还真是有缘,又见面了。”汤义板着一张计算机脸。

“梦瑶,你不是说在家么?”黎浩卓的表情和汤义一样。

“我......”梦瑶也答不出什么话来。

“我是梦瑶的男朋友,我喜欢和她在哪关你们什么事?”吴昊的表情像要吃了我们似的。

“你说你是她男朋友就是她男朋友啊?那么那些整天为了一两滴水一两度电就吵架的大妈我说她是你妈也是你妈咯?你区区一个小三也敢这么理直气壮,不要脸。”

“我......”对方明显被汤义的话给弄结巴了。

“对不起小轩,我...我...我下个星期...要离开上海了。”梦瑶走到我面前牵着我的手。

“你要去哪?”我把脸瞥向另外一边。

“去北京...吴昊在北京买了房子。”

每个字都像是一只只利箭,深深地刺进我的心脏。我一把甩开梦瑶的手,留下了一句“祝你们幸福”然后朝着人流多的地方挤去。

而汤义也对他们留下了一句“奸夫***然后朝我追去。

身后是汤义他们传来的“小轩小轩”着急的声音。

陆家嘴的摩天楼群同时发出漂亮的灯光,上海中心大厦用一种像是未来城一样的灯光把浦东照得发亮。东方明珠也穿上红色的衣裳来为跨年添加气氛。震旦大楼和它旁边的花旗金融大厦也不断利用巨大的电视机屏幕组成的外墙播放着各种广告,时不时屏幕上还会显示着“我爱上海”的字样。

成为灾区的外滩人群开始逐渐减少,很多从外地来的游客或者上海的本地人都离开外滩去了其它地方。只剩下一些警察和医生用担架抬起那些被踩踏的伤者。

我走到了一个几乎没有人的灯光昏暗的地方,来到苏州河旁边,趴到栏杆上。

这时,汤义他们也赶到了。汤义走到我身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就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你还有我们呢”。

我笑了笑:“我还差点忘了呢!”

“那走吧!我们去吃夜宵,我请客。”汤义满脸笑容地说。

上帝总是喜欢跟我们玩这种悲欢离合的游戏,如果上帝看到了在黑暗的一处嘻嘻哈哈的四个男生,那么他会让我们拥有什么样的结局?

时间不断的向前推动,所有的东西都会随着时间流去,被遗忘在过去的时空里。谁都不知道自己最终会怎样,也许下一秒自己就死了也说不定。

等着吧,上帝要和我们玩的游戏还没开始。

元旦节上海的早晨,太阳的光线照耀着陆家嘴的楼群,虽然在冬天里这样的太阳光不够强,但还是能感觉到一丝丝的暖意。

外滩的陈毅广场上堆放着一字排开的鲜花,偶尔有一两个死者的家属跪在鲜花面前,泪流满面地拜了两下。

汤义早早就起来做好了早餐,当他端着盘子到餐桌上的时候,我还是趴在窗前发呆。

“我去叫他。”刘杰看着我魂不守舍的样子,脸上也是满脸担心的表情。

当我有气无力地走到了餐桌前坐下,黎浩卓拉住我的手,温柔地说:“别不开心了,你看,汤义从来都不会自己做早餐的,今天早上的这顿是汤义为你准备的。他今天早上也是叫我和刘杰教他做的,他可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哦!”

听到这些话,我的眼眶一瞬间积满了泪水,我微微抬起头,发现汤义的食指上贴了张创可贴。

我把手放在汤义贴着创可贴的食指上,小声地说了句“对不起”。汤义也微微上扬起嘴角,“赶紧吃早餐吧!”

温暖的阳光被公路两边的树上密密麻麻的树叶打散了照耀在地面上,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板着一张脸快速地走着。

我坐在汤义的法拉利车里,窗外是许多像鸽子笼一样的房子刷刷地往后移过。

车子走过大桥之后,进入眼帘的就是浦东的一片摩天大楼,地面上宽阔的大道,完全不像浦西细得像水管道一样的公路。当初政府说“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这句话实现得还真不错。

汤义带着我们到东方明珠上游玩,站在第二个球体上的玻璃台阶往下看。来来往往像蚂蚁一样的汽车,和浦西密密麻麻的建筑,难怪上海经常有雾霾,这样看过去就是一大团黄色的浓烟笼罩着浦西。

“我买了套票,等下就在塔里吃自助餐吧!”汤义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

当刘杰吃完了三碗水果沙拉和两瓶牛奶甚至四个蛋糕之后,他还是要坚持着继续吃下去,他说一定要吃翻本才可以。而我也明显地看见汤义对他投向了鄙视的眼神。

黎浩卓只是吃了一个蛋糕和半瓶牛奶就已经饱了,和刘杰的差距简直是天和地一样。

我的心情在朋友们的安慰下也得到明显的改善,嘴唇也可以跟着他们微微笑笑了。

在我们快乐得连爸妈都不认识了的时候,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给打断了。我拿出手机一看,是梦瑶的电话,于是刚刚笑着的嘴又弯了下去。

“喂梦瑶...”还没等我说完一句话,就被对方给打断了。

“我在虹桥机场,我要去北京了,想跟你道个别,你...好好保重。”梦瑶的声音很微弱。

“你不是说下个星期才去吗?”

“吴昊他家突然有事,所以提前了。”

电话挂断后,我留下了汤义他们赶紧打车前往虹桥机场。明明就已经打算忘了她,可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在这之前黎浩卓也跟我说是梦瑶配不上我,不值得我为她去伤心。

虹桥机场到处都是人,密密麻麻地拥挤在一起。广播里冷冰冰的女声在播报着各个航班起飞或者误点的信息,无数条长队排在换登机牌的窗口。

我在人群里,艰难地一个一个地挤过去,目光寻找着记忆里的那个梦瑶。

当我终于越过无数人的头顶和肩膀缝隙,看见前面静静站着看电子牌的梦瑶的时候,我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梦瑶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显得格外干净。娇小的身材,有一种小鸟依人的感觉,看起来很孱弱,好像一捧就会碎一样。

我挥舞着手,大声地喊她的名字。

梦瑶听见有人叫自己名字的时候,有点不可置信地回过头,在寻找了一会儿之后,目光轻轻地落了下来。她笑了。

她看着朝自己跑过来吴昊,高兴地投入了他的怀抱。

那就是了。

我漫长恋爱岁月的最终结局。

我穿着梦瑶送我的休闲鞋,穿着她喜欢的小西装外套,站在机场的安检口,看着她牵着吴昊,一步一步的离开我的世界。

一个高大一个小巧的背影,他们依偎在一起,就像我们曾经依偎的样子一样。

吴昊提着巨大的旅行包,也提着梦瑶的白色背包。他伸过手,揽过梦瑶的肩头。

一步,一步,走向他们共同拥有的世界。

我看着机场安检的人在他们身上来回检查了几下,就放他们过去了。

然后他们的背影,就消失在来回拥挤的人群,和密密麻麻的蓝色红色电子数字牌的后面。

我在厕所洗了把脸,掏出口袋里梦瑶送给我的手帕擦干净脸上的泪水,然后把手帕丢进了厕所的垃圾桶。

走到机场门口时,看见了汤义他们站在法拉利车旁边等我,我慢慢的一步一步走到他们身边,旁边来往的路人看见了我憋着的嘴,有几个女的开始评论起来“哇塞!看他的表情,好可爱啊!”

她们把大部分目光投到我身上,但我的目光只注视着我的朋友们。

“没事了!是梦瑶她配不上你”汤义表情安慰地说了一句。

而我也努力控制着我的眼泪,然后投向兄弟们的怀抱。

头顶是飞机划过天空的痕迹,飞机上的一闪一闪的航空警示灯,就像一颗孤独的星星独自飘进黑暗的空间。是的,每天都有无数的人离开这座飞快旋转的城市,每天都有人离开这座生硬冷漠的摩天大楼组成的森林,每天都有人离开这座该死的城市,每天都有人离开这座永恒的城市。

留下他们的眼泪。

汤义戴好白手套,握住方向盘,车子便朝我们的公寓驶去。

我的心情就像今晚元旦节的夜上海,东方明珠以及黄浦江两岸的地标性建筑统统熄掉了景观灯。对昨晚在外滩被踩死的人表示哀悼。

漆黑的天幕上点缀着大颗大颗钻石般的星星,对面陆家嘴无数摩天大楼组成的水泥森林一片漆黑,只剩下零星因为加班而依然亮着的窗口,摩天楼群顶上一片乱闪的红色导航灯,仿佛烧毁的黑色森林里,依然被风吹亮着的无数星火。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陆家嘴看起来像是上帝从脖子上摘下来放在江边的钻石项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