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黑色帝宠 索吻天价小蛮妻

45 没陪你就这么整我!

黑色帝宠 索吻天价小蛮妻 魅世安缨 2183 2015-09-06 22:09:25

    银帝冷飕飕的眸子瞥了一眼中年男子,他家小美人刚才瞬间翻滚而出的愤怒情绪他不是瞎子察觉不到,眼神危险的瞥一眼作为舞会负责人的袁总,他早已在这两天调查清楚,袁宏的女儿袁琳琳和倾情是室友,并且也是设计倾情的罪魁祸首之一;当然,真正的幕后黑手是玄帝。  

  一句轻飘飘的话,落到任何一个人的耳朵里,都像是瞬间让人入坠地狱,而他明明只是不冷不淡的说了句:“我最讨厌别人拍我的马丨屁。”  

  “银……银帝……”中年男子如遭雷劈。  

  退居红地毯两端的宾客,都忍不住好奇银帝会怎么做,传闻他脾气最难琢磨,笑的时候不一定高兴,不笑的时候也不一定是不高兴,做事手段狠戾,令人闻风丧胆,四帝之中最不能得罪的一个。  

  倾情看看现场的气氛,却话锋一转:“这里好闷,我们进去吧?”  

  她暂时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收拾袁琳琳的爸爸。  

  有些仇,她只想自己报,不想假借他人之手,她也不觉得某人会为她出气。  

  不知道袁琳琳有没有沾他爸爸的光登上这艘游艇,如果她也在船上的话,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银帝瞥了眼中年男子,凉飕飕的,闻言便带着她进了大厅。  

  但是下一秒,立刻对保镖发号施令道:“一个小时内,派人收购袁弘公司的股票,我希望袁业集团最大的股东是我的小美人。”  

  倾情目瞪口呆:“……”  

  What?主人,您怎么这么帅?  

  “喜欢吗?”  

  倾情一撇嘴:“不喜欢,我才不想要袁业公司,和刚才那马丨屁丨精的嘴脸一样恶丨心。”  

  袁琳琳家的东西,她一点都不想要。  

  而且,她明明想要自己报仇,结果她还没付诸行动,她身边这位有权有势的主人已经帮她搞定了一切,倾情嫌弃他多管闲事。  

  “好。”银帝又一个命令发出去,仿佛整个世界在他眼底都不过是蝼蚁,随便踩踏:“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上还有袁业公司,马上把他的办公大楼夷为平地,然后,买下那块地在上面盖一所免费的公共厕所。”  

  身后的保镖嘴角抽了抽,心里道:那公共厕所的面积得有多大啊?  

  少爷,您真要这样帝丨王一怒为红颜吗?  

  银帝低头间,手指勾起她的下巴:“现在呢?笑一个。”  

  保镖:少爷,我说错了,您这叫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博褒姒一笑。  

  倾情打落他的手,哈哈,其实真的想笑,琳琳要是知道她爸爸的公司马上就要变成公共厕所,不知道会不会气死?瞬间心情大好:“主人,您今晚真是帅到没朋友,我对你的崇拜如滔滔江水络绎不绝。”  

  银帝嘴角闪过一抹压抑的笑。  

  倾情还想继续夸夸他家霸气外侧的主人,忽然意识到无数双眼睛正在朝这边看来。  

  俊男美女他们早看得视觉疲劳,可这样戴着两张面具进场的方式实在太特别,瞬间让人疑惑今晚开的是不是化妆舞会?  

  在仔细一看,霍!那竟然是一张银色的面具,传说中不近女丨色的银帝?  

  船上的宾客,有的不止参加过这一届【世界峰会】,往年银帝参加舞会身边从不带女伴,今年怎么会有一个面具女人如此耀眼夺目的挽着他的手登场?  

  那样的明艳丨照人,镇定从容,甚至嘴角边还带着一抹隐隐的孤傲,说不出的感觉。  

  瞬间把在场所有的女人都比了下去。  

  “她的礼服真漂亮,不愧是银帝的舞伴。”  

  “她怎么带着面罩?你们看她那个面罩,好漂亮啊,像是来参加化妆舞会的,我猜她面罩上那几个绚丽闪亮的碎钻肯定比我手上这枚钻石戒指的钻石还值钱。”  

  “那是肯定的,你看那钻闪的,银帝的女人啊,肯定穿的用的都是最好的,哎,羡慕不来。”  

  一群女人站在那里窃窃私语。  

  疑惑、好奇、嫉妒、猜测……一时间无数的眼光落到倾情的身上。  

  而倾情,完全视为空气,眼神肆无忌惮的扫着舞会现场,半点窘迫怯场都没有。  

  有侍者递过来一个精致的号码牌,戴在她的手上,她也只是瞥了一眼,并不在意。  

  这一男一女的组合,男的霸气,女的孤傲,简直是珠联璧合,天造地设。  

  紫帝和玄帝正在休息区端着一杯酒闲聊,紫帝无意间撇着朝他们走过来的男女,他的目光落在倾情身上,嘴角非喜非怒的勾起,这个女人还真是…………  

  明明是阶下之囚,却不会在窘迫的困境里哭泣求饶,身上那股子气质,孤傲又从容。  

  一姿一态,说不出的镇定,或者是深处地狱在她眼底都是浮云。  

  仿佛不管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她都会活得潇洒自在,仿佛她不是受虐的一放,而独具主导权。  

  仿佛不是女奴,也不是女王,说不出来的感觉,没有任何的形容词,可以套用在她的身上!  

  他想到一句话,非常适合用在此时的她身上,那就是:你狂任你狂,清风拂山冈;你横任你横,明月照大江。  

  说不出的韵味,像个发光体,一下子就牵引住了紫帝的心神。  

  女人他真见得多了,可爱型的,任性型的,嚣张型的,淑女型的,矫揉造作型的,御姐型的,知性型的……但哪一款都没眼前这款让他更有兴趣。  

  “我的小美人,昨晚跟哥哥躲猫猫到哪里去了?”紫帝见他们已经走到近处,邪魅的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过来哥哥这里坐,昨晚虽然没完成第三垒,但到现在我还回味着我们之间的香丨吻呢。”  

  倾情真是恨得痒痒的,这魔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她什么时候跟他香丨吻过?  

  奶奶个熊,昨晚没陪你就这么整我!!!!小气吧啦锱铢必报的臭男人!  

  她现在的主人可是银帝,以她对男人的了解,就算这个男人对你半点感觉都没有,可是但凡大男子主义强烈的人,听到自己的东西被人染指过,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她现在的生杀大权,吃喝拉撒全被他捏在手掌心呢。  

  果然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银帝眯着眼睛盯着她的唇,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紧接着是冰寒,短得让人几乎以为是错觉。  

  倾情磨牙两下,再仔细看,仿佛他又完全无动于衷,仿佛紫帝的话完全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仿佛完全对他没影响。  

  但此时此刻,无波无浪的外面下,藏着的是一颗风起云涌般狂躁的心!  

  银帝的心底狂风巨浪呼啸的咆哮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