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无良仙尊,胖妞太难撩

第八章

无良仙尊,胖妞太难撩 加菲君 1620 2016-07-25 08:32:50

    苍叶大陆极北之地苍澜山,万年冰峰不朽,万丈之高天险无数,除邪帝者再无人登上顶峰。  

  然此刻一红衣女子香肩微露,一身真丝红袍完全掩盖不住那傲人的双峰,白而修长的腿部曲线,在寒风中若影若现,加上妖娆多姿的容貌,风情万种的仪态,可谓美不胜收。  

  旁边一身黑衣的男子面如刀削,神骏无比,紧身的霸装称得他孔武有力,高大威猛。紧闭的双唇,鹰一般锐利的眼神,与那妖娆的红衣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只是现在那女人妖媚的眉眼间,满是愁容,她痴痴望着前方,眼神中满是爱恋和纠结,好似浓雾中有她牵肠挂肚的人。  

  “夜刃,你说主上这是何必……”  

  黑衣男子闻言,锐利的眼神微微一暗,为数不多能掀起他心绪的事物中,他的主上便是第一位。  

  “情之一字,便是主上这样的人物,也胜不了”。  

  是啊,主上胜不了,她花容隐胜不了,这芸芸众生谁又何尝胜了?  

  “可是,主上的十年阳寿换的只是不确定,若她没有回来,这天下苍生必定要做陪葬!”  

  “这不是你能左右的事情……”  

  “我自是无法左右。天下苍生与我何干?陪葬了就陪葬了,但主上不一样,即便有这天下作陪,没有她,这便不是主上要的天下……而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办法,你没有办法,便是这能人异士多如牛毛的天下,也都没有办法!”  

  夜刃明白埋在花容隐心中的不甘与无奈,他们出生起便是主上的影卫,注定生死爱恨不由人,更何况她爱的那个人是他们的天。  

  “隐,放下吧,如果她真的回来……”  

  花容隐收回浓雾中的视线,转头瞧着身边的夜刃,他好像还是和十年前一样,那么高大健壮充满着安全感。但又不完全一样,这十年里,夜刃变成了主上最信赖的手足,连她都及不上的信任。她有时候会嫉妒、羡慕,为什么是夜刃不是她花容隐。直到星月的出现,那个如梦似幻的女子,她完全占据了主上的眼与心,那时候她才明白,原来主上也是正常的男人,不是不爱,是人不对。  

  于是她疯魔了,她把一切的不对都归于星月。直到三年前的那天,王的匕首穿透星月的胸膛,主上体内的封魔印再也抑制不住。  

  那一夜,王宫大火漫天哀嚎不断;那一夜,宫墙内残肢断臂血流成河;那一夜,一个男人从呜咽到失声顿首……  

  那一夜,星月死于那把冰冷的匕首下。  

  那一夜,煌帝国改朝换代。  

  那一夜,他们的主上青丝霜染  

  ……  

  思及此,花容隐轻轻合上双眸,似回首,似告别  

  “呵,早该放下……”  

  若她归来,她愿来世为马,驮着那个男子与他心爱的女子走遍万水千山,看尽云出日落。  

  若,她归来……  

  峰顶化不开的浓雾中飘散着丝丝血腥之气,悬崖边白衣男子顶风而立,狂风吹起如丝般柔顺的白发,那是怎样惊为天人的容颜!  

  飞眉入鬓好似三月乘风之柳,眉下一双狭长的眼眸宛若最清澈的山泉,那罕见的紫色瞳孔,更是添了三分邪魅不羁。挺拔的鼻梁,菲薄的唇,菱角分明的脸庞透着冷峻与上位者与身俱来的尊贵气息。  

  一袭白色长衣,衣料御风却不见丝毫凌乱,这乃是苍叶大陆屈指可数的几人能拥有的孤品帝王锦,锦衣包裹着修长的身躯,衣外一件纯白貂裘披风称得那无暇的皮肤恍若绝品白玉。  

  白发,白衣肆意张扬,在这漫天的风雪中,竟叫人痴了、呆了,这该是哪里来的神祗?而那紫眸中挥散不去的哀怨与冷漠,苍白脸颊上扎眼的血迹,脚下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阵法,在这坚冰之上,狂风之中,无天无地之界,竟透着一丝丝祥和!  

  诡异,却让人无法不匍匐的气场,好似一切外在都是假象,只有立于阵中的人才是一切的真相与主宰。  

  随着狂风大作,一阵阵晦涩难懂的语言如平静的湖面中丢下的一颗石子,一波一波荡漾开去。  

  咒语如水纹扩散开去,越来越远却越来越清晰,慢慢的,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这种声音。  

  花容隐与夜刃盘膝而坐极力运功抵挡着声波的攻势,再也无力考虑其他。而位于阵中心的白衣男子,只能任由一阵阵声波穿透皮脂与肺腑,那种好似要将人活剥一般的凌迟之痛竟然生生被他压制,即便早已面如猪肝,但唇间硬是没有发出一丝哼响。  

  苍澜山颠,风云涌动,渐渐的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漩涡直冲天际。  

  电闪,雷鸣,像是要劈开苍澜山一般。  

  阵中的男子却对此充耳不闻,越发古怪的面色提醒着他所受之苦,但那紫眸中却越发光彩夺目  

  “快了……本王的月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