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顾恋你

第二章 同学聚会

我顾恋你 糖糖糖糖疯子 1975 2016-01-04 19:30:31

    次日早晨,我起床时也就六点钟左右。实际上,一整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就在不停地想咱们几个姐妹以前在学校时的事情。不停地想不停地想,怎么也睡不着,想着想着就笑了,一会想着想着又哭了,就这样一晚上差不多就过去了。  

  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照照镜子,还好还好,没有很严重的黑眼圈,毕竟今天是要和大家好好的玩玩,续下旧,婷儿就要走了,我不想顶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就去见她,那只会让大家更难过罢了。  

  在家梳洗了一番,下身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上身是一件T恤外加一件牛仔衣。顺便看了下时间八点钟了,就背着自己的书包准备出门了。  

  走到客厅,看到阿姨(我爸的第二任老婆)在打扫卫生,就问了一句:“阿姨,我爸呢?”她说:“你爸在卧室,估计还没起床。”我哦了一声便朝他们的主卧走去。  

  敲了敲门,发现我爸已经起了,问他要了一百块钱就出门了。出门时隐隐约约听到阿姨朝我爸说了句:“一天只知道要钱要钱,什么也不会干,也不知道养她来干嘛。”听到这我也只是微微扬起嘴角,冷笑了一声,呵。  

  出门了,先是来到晓雪家,约起晓雪一起来到了我们事先约好的地点‘齐乐广场’。看了看表,超不多快九点了。我们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才坐下来没多久,就看到他们到了。“嘿,我们在这呢!”晓雪不停地向他们招手。晓雪边招手边牵着我朝他们走去。  

  这次我们人并不是很多,分别是是和我们玩得很好的铁哥们王绍杰,刘俊与他们在本班的小女朋友叶嘉琪和冯慧,当然,还有另外几个姐妹的男朋友——晓雪家的严峻皓、王芳家的周兴、苏静家的舒哲、郭婷家的赵宏(晓雪的哥哥,开学升初二了)。加上我总共也就是十三个人。  

  “嘿,欣儿,才一个暑假不见变漂亮了啊!”这个头发染成暗红色且一脸玩世不恭的少年就是王绍杰,我们小学的扛把子,别看头发染得怪怪的,但确是帅哥一枚,就是脾气差了那么点外加玩世不恭。  

  “哟,是呐,才一个暑假不见呢,咱们杰哥可是越来越帅了。”语毕,我抛了一个媚眼过去。  

  普通人我可是不会叫哥的,至于为什么叫他哥,那是因为他的确比我大,足足大了两岁,别看我们是一个班的,但是他可是留过两级的人物呐。他七岁上的小学,留过两次级所以现在快十五岁了。  

  现在这年头,留级的人很多,特别是男生,我们班就有好几个。周兴和舒哲也是十五岁。  

  “哈哈,你这小嘴可是越发的甜了,我可是喜欢得紧呐。”王绍杰边说还边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脸。  

  “哎呦,杰哥,你家琪琪可看着呢,你可得老实点。”说完我嘻嘻一笑无意地朝叶嘉琪看去。却发现此时的她面色铁青,着实有点难看,像隐忍着什么。不过我可无所谓,毕竟是开玩笑,咱们出来混的,小肚鸡肠可不是什么好事。  

  “是呐是呐。杰哥你得小心点,可别让你家媳妇逮着让你回家跪搓衣板呐。哈哈”就在这时周兴说话了,也是一脸的嘻嘻哈哈。“哈哈”这一下把我们大家都逗乐了。王绍杰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人注意到,叶嘉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最后我们大家从‘齐乐广场’出来了,婷儿提议一起去旱冰场玩,大家都说好,就打了几辆车去了。  

  到了旱冰场,我们几个女孩子都去选了适合自己的旱冰鞋。  

  等到我们都换好了,才发现他们哥几个还没换呢,还在那里和管理员宇哥还有那群宇哥哥们叼着烟吹牛13。  

  王芳不高兴了就走过去朝他们吼了句:“你们是来玩的还是来吹牛的!”这话刚吼完,周兴便连忙闭嘴,去问服务台的宇哥找旱冰鞋了。  

  “哈哈”一看这场面,我们大家不由得笑出了声。这小两口就是这样,周兴就只有王芳这样的人才可以把他制服得服服帖帖的,整个就一对欢喜冤家。不过好笑归好笑,其余的几个男生也都去找旱冰鞋换了。  

  旱冰鞋一换好,王绍杰就给我们付了钱。王绍杰家境不错,每次出来玩也就属他最大方了,大家都玩得不错也没什么好推脱的就由他去了。付完钱大家就一对一对的牵手去滑旱冰了。  

  我去,这也太坑了吧,这可苦了我这个单身的了。我就自己郁闷地滑着,腮帮子鼓得紧紧的,哎呦,心里那个气呀,欺负我这个单身的。呜呜。  

  就在这时,王绍杰过来了,牵起了我的手,“欣儿,一起滑呗。”“咦,杰哥,琪琪呢。你不陪她呀。”“她?她说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说到叶嘉琪王绍杰一脸的不在乎,又接着说:“哎呦,欣儿,不给我面子呀?。”  

  听到这里,我有些不舒服叶嘉琪了,好歹她和婷儿也算同学吧,怎么能说走就走呢,都不陪陪婷儿。我掩饰住了心里的那丝不快,任由王绍杰牵着。说了句:“咱们杰大帅哥牵着我滑旱冰,我当然是千百个愿意呢。”“你看看,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呢,我都快被她们的眼神给杀死了。”说着我又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我可没撒谎,旁边的一大群女的都朝我们这边看着呢,吓得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当然,前者是真后者是假,从小到大我还没有怕过谁呢。  

  “哈哈”王绍杰一声大笑,很是夸张的用手捂住了肚子,“哎呦,欣儿宝贝,你太可爱了。”我不爽的嘟了嘟嘴,“我说的可是实话。”“好咯好咯,你说的是实话,咱们不理他们,哥罩着你呢,哈哈”语毕,他便又牵起了我的手,大家一起滑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