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最后的守望者1不归路

第三章监狱

最后的守望者1不归路 堕落游戏者 3272 2015-09-05 06:37:14

  二二七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我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名罪犯,即使我从来没有犯过罪,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会犯罪。‘罪恶’‘杀人狂’‘犯罪’‘监狱’等词语不断的在我脑子里浮现,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我被警察带离了学校,朋友、或是父亲,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却很熟悉的面孔,他们都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带上警车,一些人的眼神中还带着恐惧与对罪恶的愤恨。

我被带到了一间宽敞的、充满罪恶的房间里,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手被紧紧拷上,等待着他们的审问,我意识到自己可能将永远失去自由。那个椅子,我现在坐着的椅子,不知曾经有多少个真正的罪犯在上面坐过,而我即将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过了不久,两名警察走了进来,开始审问我。他们告诉我:我在停车场里杀了一名学校的教师,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到底说些什么。说来也真是可笑,如果我自己真的杀了人,难道我自己会不知道吗?还会用他们告诉我吗?

“我再说一次,我不可能会杀人,今天早上刚来到学校我就去上课了根本没有去停车场。”我极力争辩。

“那你是否能解释一下桌子底下的这把枪是怎么回事?”一名警察拿出了那把从我桌子底下搜出来的手枪。

“这把手枪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你们一定是误会我了,一定是其他人把它藏在那里的。”

“那手枪上有你旳指纹是怎么回事?还有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你怎么解释?”

说着,一名警察就把手按在了前面桌子的屏幕上,把他所说的那段录像调了出来。我真不敢相信录像里的那个人居然是我,他穿着和我一样的衣服,外貌特征也几乎和我相同。他用那把手枪指着受害者连续开了三枪,受害者被击中后倒地不起,杀手也迅速离开了现场。

“你知道那名教师是谁吗?”一名年轻的警察激动的说:“他是我的父亲,再过一年他就可以安安稳稳的退休了你知道吗……”

他说红了眼,眼泪几乎已经要从他的眼睛里溢出来。我很为他的父亲感到悲伤,但他们一定是抓错人了,我不可能是凶手,但是根据他们提供的种种证据表明,我就是那个杀人犯,我已经无从辩解,一定是某人在故意陷害我。

“别再解释了,你这个罪犯。终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这些罪犯全部消灭。”

说完,他们离开了房间。留下我独自一人接受最后的审判,无论谁在背后搞鬼,他一定没有想过留给我任何活路,我接下来要么是被判死罪,含冤而死;要么就是无期徒刑,一生只有在监狱里度过。而那位真正的罪犯,一定会非常满意看到这两个结果。

两个月后,我在星际最高法庭接受了最后的审判,这件事已经惊动了整个星联,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杀人是最可耻最可恶的一件事。我显然是星联成立十年以来,第三个接受审判的杀人犯,第一个杀人犯已在七年前被判死刑,第二个在五年前被判无期徒刑,我现在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名字,没有人会想记住这些恶魔的名字。而如今,我也成了一名杀人犯,而且我才仅仅只有十八岁。

幸运的是,我听到消息说子弹从受害者的心脏擦肩而过,他最后得到了及时的治疗,现在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而我也得到了最仁慈的审判结果——无期徒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对那名受害者道歉,而那位幕后的真凶,我只想对他说:有什么恩怨就直接冲我来,不要再伤及无辜。

但现在说什么已经是于事无补,我的一生将要监狱里度过,厚实的墙壁与高高的铁丝网将会让我与自由完全隔开,剩下的唯有恐惧和孤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几乎已经适应了监狱的生活,完全与外界失去了联系,自由已经离我而去,我甚至都已经忘了什么是自由。

我与真正的罪犯被关在一起,使得自己越来越像真正的罪犯,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寻求真相,凶手到底是谁?他现在是否还在逍遥法外?是否还在暗地里嘲笑我?

真相的诱惑是无法抵挡的,它会一直缠着你,就像鬼魂一样在半夜里吵醒你;它会不断地诱导你,你会像渴望自由一样渴望得到它。

一直被关在这个阴暗的地方这么久,我开始变得越来越渴望自由,甚至产生了越狱的想法。已经过去了几年?现在是几年?外面变得怎样了?除了山姆还会隔三差五的来看看我,给我讲讲一些关于外面的事之外,父亲、凡仪、杰米……他们的面孔已经越来越模糊。

“喂!七十一号,有人来找你。”狱警说着,把牢房铁门打开,把我带去与亲人见面的地方。

不用说,肯定是山姆,除了他,不可能还会是别人。但是这次有点不一样,当我看见山姆时,他身边多了两个我依稀记得的身影。

“山姆!”我惊异的看了一眼山姆,又看了一眼他旁边的一个男子,“你是?杰米?”

“怎么!不记得我了?”他苦笑道。

“呃……请问你是?”我向山姆旁边的白发女子问道。

“艾琳娜!”

“呵!”我笑了笑,我本以为大家早已经把我忘了,真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来看我。但我还是有一点失望,因为我始终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查理!”山姆小声对我说,“你的父亲也来了,可是……可是他……”

“我知道,他……他一定对我很失望。”我顺着山姆眼神的方向看到了坐在对面靠墙的椅子上的父亲,他在极力的躲避着我的目光,相比于以前的他,现在已经是头发渐白。

“对了,跟我说说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了?”我尽力挤出一个微笑面对他们,但是事实上,我几乎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微笑……

与山姆他们聊了两个多小时后,我重新回到了那个充满罪恶与恐惧的牢房。我问了山姆:杰西卡现在怎样了?而他们却只是简单一句:她现在很好。他们在撒谎,即使是一个几年未正常与人接触过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我没有杀人、犯罪,却被永远关在这个地方,而那个真凶却还在逍遥法外,为何总会有那么多的误解与不公平。望着窗户外的那一小片天空,我想起了我以前的生活。在拥有自由时,我只知道挥霍时间,不懂得去珍惜身边的一切,总是在抱怨对生活的不满。而如今,自由已经离我而去,我也变成了人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自己的父亲都在逃避我。也不知道现在家里是否一切安好,朋友是否已经成家立业,她是否还在记恨我,或者已经忘了我。

如果继续这样沉默下去,真相迟早有一天会被时间所埋没,我也会在误解中死去。现在要寻求真相的唯一方法就是要先从这里出去,现在不可能名正言顺从大门走出去,那剩下的只有越狱了。

但是想要从全星际最安全的监狱之一逃出去绝非易事,这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安装有监控摄像头,你根本无法逃过监控区。就算幸运逃了出去,监狱之外也是万里无人的无人区,西边是一大片沙漠,那儿是死路一条,而东南方向有一片巨大的原始森林,那里到处是凶猛的野兽和可怕的剧毒植物,去那里等同闯进了地狱。

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是沐·耀城,到达那里必须徒步穿过三百多公里的沙漠与两百多公里的森林,而一般人在沙漠里根本活不过两天。但我知道东南方向两百公里处有一个小镇,那里可能会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就算我避开了监控,逃出来监狱,躲过了沙漠灼热的烘烤或是原始森林的野兽和毒草,也不可能逃得过警察的追捕。

虽然看似不可能越狱成功,但是我也必须试试。想要越狱成功,仅凭我一人之力很难办到,所以我找到了监狱里狱龄最高的维斯·费利。他曾有两次越狱,但都没能成功,他可能是监狱里最了解监狱结构的人了,这有助于我制定越狱的计划。另外,选择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连续越狱未能成功,说明他一定很想出去,这就意味着他将会至始至终的忠诚于我。

很快,我就找到了维斯·费利,他也很快就答应了我。不过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对越狱计划进行了保密,并给他设立了三个条件:一、必须听令于我,二、出去后不可以再干犯罪的事,不然我就把他告发,最多再一起和他被关回监狱,三、绝不能跟别人说这件事。他一一答应了这些条约。

有了足够的人手,接下来就要找一些工具,要问从哪里找?别忘了这可是监狱,毒品都随处可见,更别说是我要的小工具,在这里,手头没有一点东西,你根本活不下去。我通过维斯·费利从别人那里找来了一个微型激光发射器,它只有一个手指头一样大,而且威力巨大,足可以杀死三百米以内的敌人,但我们只找到了一节能量电池,最多只能使用五次,所以还是慎用为妙。

然后我又用一把弹簧刀换来了一些药片,有四片是高氧药片,遇到水后就会产生大量的氧气,一片只能用十几分钟。还有一种是用于去除体味,服用后几分钟就会被人体吸收,短时间内可以改变人体原本的气味,主要是为了逃过嗅探机器人。还有的就是强效的去痛片,是用来受伤消毒的。

一切都计划好后,剩下的就是等待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