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最后的守望者1不归路

最后的守望者1不归路

堕落游戏者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9-05上架
  • 824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最后的守望者1不归路 堕落游戏者 2977 2015-09-05 06:31:19

  (本故事纯属虚构)

2256年,我——查理,生于第一平行宇宙T2591星系六号行星沐·耀城的一个普通家庭。家里一共就只有三个人——我、母亲和父亲。母亲长时间工作在外,甚至有时一连几年都不回家,随着时间的流逝,关于母亲的记忆渐渐被岁月长河所侵蚀,她的面容被永远地遗忘在我心底的某个地方。而我父亲——麦克斯是一名数学教师,这一点令我感到非常苦恼。因为在我的观念里,教师就是严苛和控制狂的代名词。严苛的意思是严肃、苛刻,而教师不正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学生的吗?控制狂(英语:control freak)是与心理学有关的贬义俗语,指的是试图支配周遭一切事情的做法的人。换一个说法,如果教师连自己的学生都控制不了,那还能教他们些什么?

可是当时间不断的流逝,某天回忆起小时的一些幼稚而单薄的想法,你甚至都不敢直视这些夸张的想象力。曾经被我一度误认成‘魔鬼’的教师如今也有了更多的代名词,比如说‘和蔼’指的是性情温和,态度可亲,让人心里感到温暖。再或者说是‘父亲’。

也许是因为父亲的遗传,所以我的数学成绩还算不错,但也仅仅只能算是不错而已。他常常提醒我“数学是严谨的,容不得任何的差错……”他通常一说就是大半个小时,对此我也并没有什么不满,每次当他差不多说完时,我基本已经进入半睡眠状态。

二二七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清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了城里的高楼上,密如蛛网的道路上是湍急的车流。我住在城外的一个小型别墅里,远离城市的喧嚣。

“嘿!走开,快给我离开我的草坪!”一大早上,我就被父亲粗犷的声音给吵醒。八成又是邻居家的宠物闯进了我们家的草坪来大小便,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实在惹得他生气了,他就会采用签署‘和平协议’战术和邻居大吵一架。

我把枕头压在自己耳朵上,希望能把一切烦人的的声音拒之在外。不知睡了多久,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雨点小,但是雷声很大。直到恐怖的、吓人的雷声把我惊醒,我才极不情愿地坐起身来,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眼前看到的只有一片迷茫。

我眯着眼向窗外看去,刚才的蒙蒙雨已经演变成现在的骤风暴雨,寒风钻过窗户间的缝隙闯进了房间。我并没有因此感到惊异,因为不得不承认,这里的天气就是这样,如果有一天没有下雨的话,我才会感到惊奇。如果你是一个害怕打雷的人,劝你千万不要来沐·耀城。

我恍恍惚惚地走下楼梯,睡眼惺忪地坐在客厅的褐色沙发上。父亲一直坐在我的右边一米五处,他一直盯着电视不放,和电视机比起了干瞪眼,估计刚才又和那个胖邻居吵了起来,现在正在气头上。

“自今年六月起,第一平行宇宙T2591星系六号行星上的华尔城已经三个月未出现过任何降雨,现在华尔城已经进入了前所未见的缺水期……而六号行星上其他地区的天气也变得十分不稳定,从星联在九月最新统计数据来看,六号行星在前几年的时间里,自转速度有明显地减弱,这可能就是气候变得不稳定的原因。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出让六号行星自转速度快速减弱的原因,科学家预测,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六号行星上的天气和环境将会进行一番翻天覆地地变化。对于上面的居民来说,这将是一场灾难。具体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来转到下一条新闻……”一条电视新闻。

看了一整天的新闻,这个星期天实在是无聊至极。时间已经是下午九点钟,太阳的余辉洒在了城中高楼的顶端。今天是我‘朋友’杰米的生日,我答应他要去和他一起庆祝他的生日。一开始我是不打算去的,但没想到那家伙居然也请了凡仪,所以只好勉为其难地去参加他的生日聚会。

我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的一套黑色外套,简单地打扮了一下,准备出门。

“麦……呃,爸!我要出去一下,今晚就不回来吃饭了”我向父亲打了个招呼,以免他待会儿又大惊小怪。

“出去?去哪?”父亲惊异道。

“去城里参加杰米的生日聚会。”

“杰米?就是上次和你打架的那个同学。”

“对,上次你还找了他的家长,最后被他爸打了一顿。”我无奈。

“什么?”父亲一脸不服,和我争辩,“你以为我真的打不过那个粗汉吗?我只是……只是在故意让他的,这叫智慧,懂吗?”

“好!智慧,挨打的智慧,”

说完,我猛地关上门,终于逃脱了这个‘监狱’。吸入一大口屋外新鲜空气,心情舒畅了许多。

“嘿!今晚早点回来。”父亲嘱咐道。

“知道了,一点钟前回家。”

“别人家可不会有这样的规矩。”我嘴里默念着。

天渐渐黑了下来,屋外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冷,寒冷慢慢的入侵了薄薄的外套,我想应该不会再有比这更糟的事了,但是后来我觉得我错了。

杰米的生日聚会在沐·耀学院旁边的钩子手酒吧里进行,我也不知道酒吧的名字为什么叫钩子手,我想可能是因为这是一个非法酒吧。杰米几乎请来了全校他认识的人,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全校的小混混。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喜欢来这,这就像是地狱一般。酒吧里的奇怪音乐几乎让人抓狂,里面挤满了疯狂跳舞的人群,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我一直站在跳舞的人群之外,玩儿着自己的手机,直到聚会进入了最后的阶段,全场的人唱起了别扭的生日歌:“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

杰米上台演讲:“今天大家玩的开心吗?”

“开心!”全场人大喊。

“那接下来就让我们有请今天payty女王杰西卡!”琳凡仪的英文名。

“呜~杰西卡!杰西卡……”

我随着所有人的目光转向了凡仪,她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杰米主动拿着话筒走向了她。

杰米走到凡仪面前,伸出了右手,向她请求:“能陪我跳支舞吗?”

“呃……我不会跳舞,还是算了吧。”凡仪当着全场人的面拒绝了他,场面陷入了一时的尴尬。

“没关系的,来吧。”杰米硬拉着她的手往台上走。

“杰西卡!杰西卡……”全场人继续大喊。

凡仪极不情愿地被拉上台,我想过去阻止,山姆却抢到了我前面。

“她说了她不愿意。”山姆直接把杰米推到了一边,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酒吧音乐的声音。

我看到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子举起酒瓶走向了山姆,在他还没有砸到山姆之前,我拿起身旁的椅子猛地砸向了他,男子倒在了人群中满地打滚,瞬时间,一群人举起拳头冲了上来。

“嘿!嘿!嘿!等一下。”杰米捂着脸说,“大家都是兄弟,为了这点小事,就算了吧。”

场面陷入混乱,我们只好离开了聚会,大家都瞪着眼目送我们离开。说实话,真没想到杰米竟然会出手相助,让我们免于遭受那群粗汉的攻击。最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会把我们当作了他的兄弟,我本以为他会把我和山姆打得鼻青脸肿,可事实却正好相反。谁知道呢?也许他真的想把我和山姆揍一顿。

最后,山姆用他新买的那辆红色跑车把我们送回家,我坐在后座,而凡仪坐在我旁边。

不久,车子就开到了我家门口。

“谢谢!”我面带微笑地礼貌性向山姆道谢。

山姆笑了笑,“应该我感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把那个人打倒了,我可能就被打得倒地不起了。”

我目送山姆离开,直到车子消失在黑暗之中。真羡慕他有一个慷慨的父亲或母亲能帮他买一辆这么好的车,要是我有像他一样的父母该多好。可惜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一点,我已经可以设想接下来会发生的事。

我轻轻地推开门,低着头走进客厅,我已经做好了赎罪的准备。他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看也不看我一眼,他可能是在思考该如何处置我,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过了几分钟,他仍在淡然地看着电视。站在一旁的我终于忍受不了了,我自觉地走向客厅角落里面壁思过。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吗?”他问道。

“知道,晚上一点钟前必须回家。”我低着头回答他,做出一副知错了的表情。

“还有……”

“我去了酒吧。”

“还有……”

“和别人打架斗殴。”

父亲连续问了我三次,我都如实的回答了他,真不敢相信我居然会碰上这样一个父亲,无法想象以后的生活会有多惨。

堕落游戏者

第一次写小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